白云机场T2“同城同价”狂吸粉

原标题:白云机场T2“同城同价”狂吸粉

廖木兴/制图

入驻商户称成本虽高,但品牌效益更重要“机场一碗面条78大洋!平均每一根面条3块钱!不是吃面,这是吃钱啊啊啊。只好含泪吃下,连汤都全喝掉,就差集体舔碗了……”这是2015年著名演员刘晓庆发的一条微博。长期以来,国内机场“天价餐饮”饱受诟病,近年多地机场开始整治,推行“限价令”,但阳奉阴违的情况仍普遍存在。

4月26日,白云机场T2航站楼启用,多家老字号餐饮进驻,“同城同价”成为一大卖点。5月19日起,南航等12家航空公司转至广州白云机场T2航站楼运营,旅客吞吐量大增,“同城同价同质”的餐饮体验随即引来一片点赞,短时间疯狂“吸粉”。

不过由于机场铺租仍然高昂,有商户负责人坦言进驻T2乃“图名不图利”。有商业观察员表示,与其签署“同城同价”的死规定,降低租金打破垄断才是整治机场“天价餐饮”的治本之策。

新快报记者 陆妍思

旅客体验

有高档有快餐 全是知名品牌

5月19日出差的李小姐一改以往先在市区填饱肚子的习惯,早早来到T2“觅食”。她发现,比起中餐店多为不知名餐饮品牌的T1,T2的餐饮店几乎全为较知名的连锁品牌,既有中高档的陶陶居、广州酒家,也有价格亲民的太平沙、银记肠粉、狮头牌卤味研究所、遇见小面等小吃快餐品牌,就连便利店也是本土较知名的连锁品牌喜市多, “现磨咖啡十多元,还有多款面包、便当等新鲜食品供应,价格与市区店相当,对于赶时间的旅客是不错的选择。”

最终李小姐选择了位于国内出发区的陶陶居,“过完安检吃得更安心。”她点了一个29元的云吞面,8元茶位费,慢悠悠坐了一个多钟,扫码成为微信会员还有9折优惠,埋单33元。“虽然点心菜品选择比市区店少一点,但分量没有缩水,加上装修真的有惊喜,甚至比不少陶陶居的市区门店坐得更宽敞舒适,改变了我对机场餐饮的坏印象。”

李小姐还发现,T2航站楼的手信特产也不贵,点都德饼铺的蝴蝶酥、鲍鱼酥礼盒18元/盒,惠如楼广东特产还有买三送一的优惠,价格与市区超市相差无几,广州酒家旗下的利口福腊味、饼干礼盒定价也与市区门店价格一致。“反倒是麦当劳、肯德基的套餐还是要四五十元,比市区贵不少。” 不过李小姐仍是高度评价T2航站楼“同城同价”执行得比较靠谱,擦亮了“食在广州”这张名片。

记者调查

人工等运营成本较高

据了解,白云机场T2航站楼的“同城同价”绝非仅仅是商家承诺。

今年2月1日起施行的《广州市民用运输机场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机场管理机构应当在经营协议中明确经营服务质量、经营责任和安全规范等事项,并约定经营者提供的商品、服务的价格,不得高于本市中心城区同一商标、商号、品牌或者同类商品、服务标注的价格。无独有偶,近日北京新机场发布消息,航站楼内部分餐饮和零售店面向社会公开招商,要求参与竞标的企业签署《同城同质同价承诺书》。

不过业内人士表示,“同城同价”落实不易。过去机场餐饮价格高企,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店铺租金与人工成本比较高。这从主要在香港国际机场经营的连锁餐饮品牌“皇玺”的业绩公告中便可见一斑,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为止的9个月期间,皇玺的营收为7777万港元,毛利6341万港元,毛利率高达81.54%,但由于员工成本、物业租金两项分别达到2465万港元,2469万港元,加上其他支出, 最终公司拥有人收益总额仅约200万港元。

目前内地多个机场力推“同城同价”,餐饮店的毛利率大降,但机场店铺租金却仍然高昂。以白云机场T2航站楼为例,其商业规划面积达4.4万平方米,规划商铺360多家。从此前公布的近1.3万平米招商结果显示,对应年化保底收入3亿元,平均租金达2.35万元/平米/年。若全部招商,预计能为白云机场贡献8亿元左右收入和超5亿元净利润。

“机场店铺租金比市区一般街铺贵50%,比市中心购物中心的店铺也高出20%。”T2航站楼其中一家连锁商户的负责人透露,他们市区一家普通门店的门面租金占整个经营成本的15%—20%,而机场门店租金占比平均达到30%以上,同时物流配送及解决员工的居住与出行成本也比市区高出不少。假设一个20平米的面馆,一个月的租金至少要20万元,再加上人工、原材料成本,大概需要卖出5000碗定价50元的牛肉面才不会亏损,若要严格执行“同城同价”政策,赚钱更是难上加难。

看中T2航站楼巨大吞吐量 “图名不图利”

由于运营成本高昂,加上“同城同价”的规定,目前T2航站楼招标商户少了“二线散户”的身影,逾80%均为品牌连锁企业,不少负责人表示进驻T2是“图名不图利”。

一口气在T2航站楼拿下3间店铺的喜市多相关负责人对新快报记者表示,对于便利店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插旗”式的密集布店,除了便利性外,也是加深消费者对品牌的印象,他们看中的正是白云机场的巨大客流量所引发的广告效应。据相关数据统计,2017年白云机场的旅客吞吐量达6580.70万人次,增速高达10.2%,仅次于北京、上海,稳占全国前三位。为了增加利润,喜市多在机场的门店增加了手信特产销售区域。

在一众进驻T2的餐饮店中,陶陶居是最舍得砸钱打造“面子工程”的,金色、绿色的装修风格相当高级,陶陶居标志性的上面挂着康有为所书的“陶陶居”金漆招牌的大鸟笼也一并搬入机场店,点心师傅还在店门前“摆台献艺”,现场展示茶点制作的全过程。陶陶居品牌经营方广州市食尚国味饮食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尹江波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或许机场店赚的钱会比一般市区的店会少很多,但相比商业意义,我们更看重陶陶居机场店的品牌意义,希望以机场为窗口赢得国内外消费者的口碑,进一步加持我们的品牌与形象价值。”

专家说法

自由竞争必须尊重商业规则

一位商业观察员对新快报记者表示,店铺租金居高不下,消费品价格自然水涨船高,这是商业铁律。政府有关部门应行政干预,机场店铺租金降下来,破除机场既是管理者又是经营者的双重身份,打破垄断经营,引入充分的竞争机制,才是降低机场餐饮价格的治本之策。

知名评论员王志安则认为,机场的餐饮价格竞争并不存在所谓的垄断,它的竞争对手是家里的厨房,市区内的餐饮店,便利店内的零食,以及价格相对便宜的洋快餐。而机场内中式餐饮的店铺租金,竞争的对象也不是市区内的餐饮店铺,而是那些机场内的土特产展柜,奢侈品门店。比起所谓“同城同价”的死规定,自由竞争才是必须尊重的商业规则。

相关

机场商业的 三种主流管理模式

ACI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机场总营收1520亿美元,其中非航收入占比40%。而在所有的非航业务收入中,零售、餐饮占比26%,商业在机场创收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对于机场免税店、旅游零售商和餐饮供应商的经营,目前有三种主流的管理模式,分别是保底经营费模式(MAG)、全委托模式、合资经营模式(JV)。

保底经营费模式即采取年度零售租金加销售额分成的形式,也是目前全球机场采用最广泛的,但其运营灵活性差。全委托模式即与某个合约商签署合同,由其代为管理零售餐饮店,在美国最为常见。合资经营即机场与零售商合作,共同投资和开发商业服务,这在欧洲机场最为常见,机场可获得更大的商业控制权,直接参与零售的经营管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