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跑者声音|西洲:大连马拉松 一场漫长的精彩旅行

原标题:跑者声音|西洲:大连马拉松 一场漫长的精彩旅行

终于看见终点了,但是却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反而有一丝失落。我从来都是一个认为过程比结果更重要的人,在向着目标努力的过程中,总能感觉到痛苦中夹杂着一丝快感。而此时站在终点的那一刻,我更愿意把它当作是梦开始的原点。因为热爱让我不忍停下脚步!

刚刚迈过终点计时器没有多久,就收到了赛会的完赛短信。3小时47分,终于完成了对团队的承诺。也是长长的嘘出了一口气,但是极度的疲劳让我的思维几乎停滞,只能机械的迈着步子向前走。这时看见了老以巴满面笑容的向我走来,啥也不说,上去就给了这个跟我纠缠了一路的男人一个大大的拥抱。继续向前走的过程中不自觉的寻找着橙色的身影,完成比赛以后寻找终点等候的朋友们已经是我下意识的习惯。也正是他们让我无论在生活中还是比赛中都不曾感觉到寂寞。这个团队是真正可以让人觉得成绩不重要,得失不重要,只有和你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才最重要。这样的感动是在我没有加入“东行者”时好久都不曾有过的,时间长到让我感觉到有些陌生。和“东行者”一起时始终能感觉到有一种温暖又澎湃的力量流淌在他们身边,使人不自觉的向着他们靠拢。这种力量温和而有力,总能让人忘记烦恼和压力融入到他们欢乐的氛围中。我相信这种力量会改变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这不单单是一种漩涡般吸引的力量,而是一种海洋般包容的力量,它会吸引你的同时慢慢改变你。上了趟卫生间回来看了看发现写跑偏了,赶紧回归正题。

2017年大马思考良久报了一个半马。比赛当日我怒跑出了2小时20分的成绩。回到终点时,人都快走光了。那时的我还很天真,认为马拉松和徒步大会一样,就是吃饱喝足看美女的一项活动。路上甚至每次经过大马宝贝时都微笑打招呼,认为自己就是赛道上最闪亮的那颗星。那时的我还很单纯,看不懂别人的眼神。以上种种足以看出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严肃的跑者。成绩在我这还不如结束后完赛包里那块面包呢(面包太小我会不开心)。

但是这次不同了!赛前承蒙强哥不嫌弃,拉我入伙一起参加全马组队赛。强哥作为东行者内尥的最快的女子选手之一从来都是和今生,大鹏这种高手组队的。不知道这次怎么睡迷糊了要拉我入伙,我开始还以为是因为每队都要找一个吉祥物呢。经过激烈角逐,争取到了开哥和大岩入伙。我忘记了什么时候确定三东入队的了。但是在三东加入的那一刻我仿佛明白了什么,其实我并不是强队的特邀嘉宾,我们团队的底线原来在三东那。哈哈,东哥看到了不要削我,我喝酒赔罪。

左→右 三东,大开,小强,我,大岩

确定队名的时候经过了一番急头白脸的辩论(chaochao)后。不知道是哪位大神提出了队名叫”没有4儿“(我没记错的话就是开哥),没想到得到了大家的一致通过(其实是吵吵累了)。之后为了给这个土到冒泡的队名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大家竟然决定本次大马全部跑进4小时。我掐指一算,我勒个去了,顶你奶奶了肺!竟然平均1小时10公里的配速还差2公里需要超近路(没用计算器算到这步已经不错了)。吃饱喝足分四气跑我肯定没问题,但是想到要一次跑完让我这个钙铁锌硒一天不拉的养生好青年小腿肚子也是微微抽筋。但这时我又开动了聪明的小脑瓜一想,没关系啊,我跑过三东就行了!(东哥,别生气,我爱你!哈哈!)其实除了大岩我感觉我们“没有4儿”战队的其余4个人心里都是没底的,开哥甚至说出了没有4儿可以5啊的有损军威之话。不过立刻遭到了强队的温柔一击。开哥一看情况不妙,立刻下了军令状,超过4小时,每过1分钟1杯啤酒。(在我知道开哥的酒量以后,发现他也是大大的狡猾)。

从开哥后来的表现看,他拿小强的话当真了

一切就绪,大家开始分头训练了。我自己的水平我最清楚。12月1月2月加一起跑量也不到100公里,最近起步就是6分,10公里以后就6分半了。这种水平如果能全马进4小时除非我赞助大马委员会。但是本着答应别人的事一定要做到的原则从3月份开始,我逼着自己开始加大跑量,恢复训练。

4月份至少有40公里+的训练没有用手机记录

但是突然增加的跑量好像并没有带给我很大的进步,我的配速和耐力都在不断下降。这时我开始意识到跑步并不是一项简单的运动 ,并不是只要肯迈开腿跑就能进步。而是和其他体育运动一样需要科学的训练方法和体系。这个要写的太多,就不说了。反正我是在赛前的半个月上网搜了很多资料,也请教了很多大神。决定了慢慢减少跑量,并在赛前3天多补充碳水,增加身体的能量储备。可以说是充足的碳水储备促成了我这次全马的成功PB。这个后面会说到。

赛前晚餐,感觉超级给力

随着大马的邻近我的心情也是越来越紧张,从来没有一次比赛能让我如此紧张,到最后我甚至开始变得有些神经质。总是控制不住想出去训练,但是又强迫自己不能再加量了,这样太容易受伤,反而对比赛没有好处。这时的小强应该感觉到了我们紧张的状态,不断在我们的战队群里发字让我们放松心情,这只是一场普通的马拉松比赛而已。但是我答应了你们,我就会拼尽全力的!

12号的晚上我就已经开始进入到了兴奋状态,晚餐时只知道要多补充碳水,但是并不知道要吃什么。走进一个饭店看了一圈菜单又出来,挑了好几家以后终于决定还是来一碗牛肉面吧。这个应该不至于犯错。晚上回家看到朋友们都在发定装照,我也忍不住发了我的第一张赛前定装照。本来我决定要带5个能量胶上战场的,但是装入腰包系上以后就感觉像是腰上背了个大铅球,实在太沉了!最后决定还是带3管吧。这就体现出了比赛经验,赛后我想了一下,其实1管能量胶完全能满足要求,因为后半段赛会就有补给可以拿了。还有跑鞋,犹豫了很久没敢穿新鞋,还是感觉熟悉的亚瑟士最有安全感。

因为第二天要和神仙哥一起走,定了4点的闹钟。没想到2点就醒了,我想这下可毁了,这个时间醒了就别想睡了。拿出手机我发现三东这个点也醒了,看来兴奋加紧张到失眠的不止我一个人啊。索性起来拿出全麦面包开始一点一点的啃,啃着啃着忽然感觉自己很傻缺,应该再睡一会儿。于是躺了10分钟起来继续啃面包。4点30准时在神仙哥楼下等他,过了一会儿看见他光着个大腿穿了个塑料袋子就跑出来了(其实是跑步雨衣用来保持体温),原来是因为不想穿那么多带着沉影响跑完给我们拍照。早上还是很冷的,神仙哥也是拼了。再次感谢神仙哥每次的无私奉献。

5点30左右准时到了团队汇合点拍了照片,团队核心们接受了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本次大马我们有100多个人报名参加。现场看着还是非常震撼的。拍照时看着这么庞大的队伍,这么多熟悉的朋友,紧张的心情缓解了不少。

检录后我们走到了各自的起跑区,我们这种以前没有成绩的菜鸟被分到了最后的D区。开哥和大岩被分到了C区。没有4儿战队组队起跑的计划还没开始就蹬腿了。

东哥赛前感冒,穿个塑料袋保持体温

发令枪响后,比我预想的要好很多,不到4分钟我们就到了起跑点。按照预订计划,强队带队,稳速前进。但是前3公里实在跑不开,不断的提速降速拐弯超人。过了友好广场我感觉状态不错,和强队打好招呼后就独自上路了。跑了几百米就看见思蕊在我前面,真的好巧,赛前我们还说好我们的目标都是进4小时呢,正好组队前进。在奥林匹克时看见琳琳在路边等我,快速击掌后继续前进。(这次实在是比较认真,不然就停下来拍个照片了)和思蕊一起组队跑过星海广场后她有些降速,我知道她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我也是在旁边干着急没有办法,这时我的状态非常好,根本控制不住速度慢下来。只能跑一段回头等一会,最后只能忍痛抛下思蕊独自前进了,抛弃小伙伴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sorry,我欠你一个400)

等思蕊时匆匆拍了唯一的赛道照片

前25公里的状态都是非常好的,在七七街遇到了单位的同事给我加油,特别开心。跑过半马的时候看了一眼手表,竟然PB了。这无疑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让我在21-25公里时跑的无比欢快。但是没想到的是进入东港才是噩梦的开始。过了半马以后很快就进入了夺命大东港的折返跑路线,跑了3公里就被单调乏味的路线折磨的时间错乱。开始不断的给自己暗示,再跑17公里就结束了,就是平时的一次大强度训练。但是单调的景色和一眼望不到头的赛道还是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压力。在经过第一个折返点的时候我看到了羽哥的背影,我靠,我难道要进330了!立刻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发现我有点想多了,立刻追上去询问羽哥的情况,羽哥说腿伤犯了,让我先走。羽哥短期内连续参加黄山100和大连100确实给身体带来了极大的压力。没关系,等伤好了,你还是330以内的大神。

在东港20公里的折返跑中发生了几件事,但是我已经记不清顺序和时间了,极度的疲惫使我的意识都有些模糊,只能机械的向前迈着步子,过了30公里以后我就已经开始不断的开始暗示自己了。每当坚持不住时,我就开始用第三人称和自己自言自语“XX,不要停,继续跑”。实在坚持不住时我就在每一个医疗点都停下来让工作人员给我喷喷云南白药。也是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让自己停下来歇息一下。在这段时间内我好像超过了叔儿,但是在我进入医疗点的时候叔儿又把我超了过去,这时我拼尽全力也不能追上了,只能看着叔儿的花头巾越来越远了。在途中最开心的事还是看到了大哥,反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看到了前方熟悉的橙色身影,从背影看一个像头熊,一个像只鹿。大哥和伪装在我前面艰难的前进,看着大哥的状态比我好不到哪去,也是随时就要GG的样子。在我快速超过去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了大哥的一声叹息“唉,确实是有点老了”。这时伪装跟了上来和我并排向前。不过我这个兄弟的跑步频率和我实在不在一个频道上,步幅是我的两倍,步频是我的一半。而且脚步声奇重,把人不自觉的就带到了他的频率上。(也可能是我的幻觉,毕竟那时我已经傻了)不行!刚一起跑了200米我就感觉自己随时都要双拐然后左脚拌右脚的摔一个狗啃泥了。退赛事小,大哥还在后面看着呢,怎么也要拐过这个弯再说啊。我不记得和伪装说了什么,应该就是再这样跑咱俩一会儿就都得扶树了。反正伪装主动减速让我先走了,谢啦,兄弟!

35公里以后的事情我已经很模糊了,极度疲惫的精神和身体甚至给我带来了时间上的错乱感。38公里时我感觉已经跑了好久,前面就应该已经是终点了,我甚至忘记了看一下手表上的时间。模模糊糊中看见了前面39公里的标记。我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我甚至停下来看看自己是不是跑错路又折返回来了。当认清楚才跑了1公里时,极大的恐惧感迅速压迫而来,让我不由自主的升起了放弃的念头。因为当时的我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这条路是没有尽头的。在涌起放弃想法的同时我也微微清醒过来,快速的从腰包中拿出最后一个能量胶挤到嘴里。连水都没有喝就咽了下去,不断的和自己说话暗示自己。“还有三公里了,很简单”。

已经记不清怎么坚持跑完这3公里的了。现在想想反而这三公里最简单,因为当时的我已经彻底蒙圈了,除了机械的迈步向前,身体里剩余的能量甚至支撑不起我想到放弃的念头。当看到42公里标志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能量又回到了身体里面,这种感觉很神奇,就像突然有什么东西离开了身体,感觉异常轻盈。这时我又有力气想到了冲线一定要帅,决定最后200米加速一下,没想到第一步刚蹬地还没等发力立刻就抽筋了。第一次跑步抽筋就这么奉献给了42公里标志牌处。

深夜回想起这次大马的经历,感觉短短的4个小时内我经历了一场充满精彩的故事,一场异常绚烂的梦境。在灵魂与肉体的纠缠中,各种情绪在这短短的4个小时内轮番袭来,让我应接不暇。甚至让我经历了一场时间与空间上的奇妙旅行。我想这正是马拉松的魅力所在,局外人只看到了局内人的狼狈,而局内人却像乘坐光速飞船一样看到了局外人永远看不到的风景。

已经1点了,先这样吧。“没有4儿”的故事还在继续,未完,待续……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