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妮 | 一个人的武林

原标题:闫妮 | 一个人的武林

不管成功与失败,不管前途是什么。我,只想往前走。穿过喜怒哀乐,穿过爱恨情仇,穿过一切,去看看大海上的春天,和那儿盛开的花。

———《生逢灿烂的日子》中闫妮最爱的诗句

今年47岁的闫妮,愈发得美了。一脸明媚春光,一身潇洒风情。

图片来源《芭莎珠宝》

她曾默默走过十年龙套生涯,品尝过数次被人换角的无奈与辛酸;也曾坐过“浮华名利”这趟过山车,因《武林外传》一夕爆红。她经历过所谓的失败婚姻,还经历过一段所谓反传统的姐弟恋……

好在,她阅尽千帆仍怀赤子之心,历经尘事愈发孤勇向前。

今年5月11日母亲节档期,闫妮和女儿邹元清联袂出演的都市轻喜剧电影《我是你妈》上映。不再年轻的她,丝毫不受年龄的影响,在影片中大方地秀出了自己的美与性感。

在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开幕式上,闫妮与《我是你妈》剧组的主创人员共同亮相,出场的闫妮完全颠覆了中国社会里对一个47岁母亲的形象设定,她身着一身婀娜妩媚的吊带长裙惊艳全场,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情与成熟。

人的成熟,大体都要走过一条漫长的道路,而且是一条只能独自趟的路,人生终究是“一个人的武林”。

1

囹圄突围,从不言弃

1994年,闫妮由兰州军区政治部战斗话剧团被调到了有着“明星团”之称的空军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简称“空政文工团”)。那时,与她同期入伍的战友们在进团不久后便依次受到各个剧组的邀约,而闫妮却无戏可拍。

同在文工团的周小斌、牛莉等虽都极力为闫妮介绍工作,但她得到的依旧是没有姓名的女战士,从舞台左侧快速跑到右侧的举旗手等“边缘”角色。

初演话剧《湘江,湘江》时,她饰演一个只有四字台词的女战士,在出场时高呼“红军二班”后便即刻倒地牺牲。即使戏份如此之少,她还是一遍又一遍细心琢磨自己的角色,从摔倒时的方向到细微的表情变化。

红军二班这(台词)是说不成啥样了,那就摔得好点,死得好点吧。

就这样,每一次的巡回演出闫妮都格外认真地“牺牲”,被撞到发青的身体更是那段日子的常态。那时的她经常深感压力,但压力的来源并非身体的伤痛,而是工作的危机。

那段时间我不断的拍戏,因为空政话剧团是一个‘明星团’,没有作品的话我怕人家不要我了。

为了留在团里,闫妮在完成团里的既定任务后便四处试戏,战友们曾戏称她经常“迟到早退”,每到饭点儿总是最后一个出现,吃饭时间未结束又总是第一个离开。

可文工团却不会因为你的努力而给予怜悯,这里只遵循一条准则——没有作品就走人。个性一向随遇而安的闫妮彼时深深地发觉——要么破碎,要么突围。

突破口出现在2003年。一天,闫妮刚走出空政食堂门口,突然被一男子拦下,简单的攀谈之后她当即得到了轻喜剧《健康快车》中的“严文秀”一角,这名男子的姓名叫尚敬。

闫妮在电视剧《健康快车》中饰演“严文秀”

在《健康快车》中闫妮饰演一名护士,由于角色职业的需求,闫妮要背诵大段专业的医学术语。

“背台词就和往里‘吃’字一样,你不喊开始,她就拿着剧本不撒手。”合作演员洪剑涛回忆道。

这次虽然仍旧不是主角,但闫妮却凭借剧中的精彩演绎和私下的刻苦钻研引起了尚敬导演的注意,这一“注意”便为后来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2004年闫妮接到尚敬送来的剧本,“他当时说是主角,我就想管他什么戏呢,只要是主角就行。” 就这样,未待了解究竟演什么角色,闫妮便一口接下了这部戏。

“嘿,兄弟!我们好久不见你在哪里……” 2006年1月,一部现象级“神剧”——《武林外传》横空出世。“排山倒海”、“葵花点穴手”等用语一时遍布街巷。随着剧作的热播,“佟湘玉”、“白展堂”等角色及其扮演者火了。

历经十年蛰伏,“佟掌柜”闫妮终于成功突围,开拓出了属于自己的“武林”。

2

难得糊涂,看淡得失

“闫妮太糊涂了!”合作演员张译曾笑评道。开车时和导航仪聊天,情急之下将热水和冰水称为“男水”与“女水”。

娱乐圈也是名利场,有人在长期的寂寂无名中绝望离开,有人在“一朝爆红”后浮躁膨胀,究其原因皆是太过看重“得失”。但经历了事业大开大合的闫妮却基本没有跑偏过。

2003年,还在跑龙套的闫妮被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组邀请表演小品。一审、二审、三审直至五审闫妮都出色地完成了表演。直播在即,兴奋的闫妮告诉了亲朋好友们自己即将上春晚的好消息,可就在直播的前三天她被突然告知自己被其他人替换了。

“谁都能感受到闫妮的那份付出和努力,不是说她演的不好,可就是在那个节骨眼上被换掉了。”朱军感慨道。

等待了九年的机遇突然从手中滑走,闫妮为此失落了很久。有人曾问她有没有因此而怀疑自己,想过放弃。她说:

人生的每次经历对你都是有好处的,当时我就想即使我现在出不来,我还是会干这一件事情,我到老了还是会出来的。

2006年,随着《武林外传》在各个电视台的火热播出,闫妮火了。碰巧,张艺谋那时正在为新电影寻找女主角。这个风情万种又火辣的“佟湘玉”引起了他的注意。

张艺谋在与闫妮见面交谈后即敲定由闫妮担任女主角,可就在双方签订意向合同后不久,事情发生了变化。

据闫妮回忆:

我合同都签了,等到我回来的时候我接到导演的电话,他说可能不想让我演了。我当时也挺难受的,我觉得那次机会很好嘛,但也怕人家(为难),我就说没事儿,没事儿的,以后还是有机会合作的。

闫妮与张艺谋同是西安人,当时已炙手可热的她,倘若再有“谋女郎”加持,事业无疑会再上层楼。但她既没有打“同乡牌”,也没再试图为自己争取,而是坦然接受现实然后快速调整自己。

幸运的是,后来被选中的女演员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出演,这个角色又再次回到了闫妮手中。

闫妮在电影《三枪拍案惊奇》中饰演“老板娘”

在拍摄电影《三枪拍案惊奇》时,有一场戏是倪大红与闫妮在沙漠中滚打。开拍前倪大红担心误伤闫妮,因此多次走位演练,但闫妮却说:“没事儿,你就打,这样咱容易过。”

哪知正式开拍后“糊涂”的闫妮投入到忘记了自己是在演戏,不顾一切地与倪大红厮打起来,当场将倪大红的三颗金牙打到“不翼而飞”。待监视器后的导演一声“咔”后,全组人员奔向了拍摄地点“满地找牙”。

不时犯糊涂的闫妮虽然闹出过不少笑话,但这份“糊涂”也为她带来了幸运。

黄渤与闫妮曾一同出演电影《大灌篮》,但两人的戏份都不是很多。有一场戏,导演在思量过后决定还是交由闫妮演。戏份偏少的黄渤心怀忐忑地找到了闫妮,希望闫妮可以把这场戏让给自己,未待黄渤解释,闫妮便爽快地答应了。

闫妮在电影《大灌篮》中饰演“倪师父”

拍摄结束后,黄渤心生感激地告诉闫妮“闫妮,我欠你一个人情,早晚还你”。不久之后,黄渤参演电影《斗牛》并邀请闫妮出演女一号“九儿”。彼时的拍摄地点在山东临沂,气温直达零下数十度,本来只有三天的戏份硬是被导演管虎“磨”了半个多月。

到了杀青时,管虎心里过意不去就提出要给闫妮加片酬,但闫妮却以“片酬已经提前说好了”而谢绝。最终闫妮凭借在该片中的精彩演绎被提名2010年第四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女配角奖。

闫妮在电影《斗牛》中饰演“九儿”

在部分人眼中“戏我不分”的闫妮,主动让戏的闫妮也许都是所谓糊涂的,但若论起对演绎的敏感度,闫妮可从不糊涂。

俞白眉曾感叹道:

她每一次表演都是先找到感觉,找到感觉之后,她那个表演的准确和丰富就是令人惊叹的。就是上帝安排这个演员会演戏。

首先,闫妮对于剧本角色的判断非常敏锐,她可以准确地“嗅”出哪些角色是自己可以驾驭的。例如,在最初接触到剧本《北风那个吹》时,闫妮便被其中的“牛鲜花”一角所吸引,并坚信自己可以成功塑造这个角色。

为了得到演出机会,她多次致电导演毛遂自荐,甚至说出“我演牛鲜花最好,别人谁都演不过我”这样很容易引起争议的言语。

闫妮在电视剧《北风那个吹》中饰演“牛鲜花”

但事实证明了闫妮并不是夸口,该角色让闫妮两年之内获得六大电视剧盛典最高奖项,并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金鹰奖

闫妮荣获第27届电视剧飞天奖

除了对角色精准的判断外,闫妮对待每一句对白,每一场戏也都有着近乎执拗的严格,她的一切表演都要先感受后演绎。在与张嘉译合拍《一仆二主》期间,如果遇到不认可的片段,闫妮绝不会默不吭声,我只有思想上通了才能演出来,要是假的,我肯定不会演。

每当提到未来人生的规划,她总说:

我觉得人一辈子只能做一件事,我除了演戏没想过做别的。

演戏于闫妮而言始于偶然,醉于热爱,陷于情深。如此“择一事,忠一生”,专注执着的人,往往更容易出成绩,虽然有时候成绩来得晚一点。

3

孤勇为爱,相信爱情

“在你最痛苦的时候,却被老天爷安排去演喜剧。”在迎来事业转折的2004年,闫妮的婚姻同样出现了转折,这一年她离婚了。

对于闫妮离婚的原因,外界一直有着诸多揣测,但她只零星提到过前夫在公安部门工作,二人皆为彼此的初恋,曾经的生活安稳而平静,前夫是一个负责、有担当的人,最终分开只是因为“缘分尽了”

有人曾问她是否会为了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庭而勉强维持婚姻。她坦言,女儿虽然是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但自己同样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爱护和尊重自己也是爱女儿的另一种形式。

“我以前的那种家庭其实就是很温暖的家庭,可是我还是要走,为了自由而离开,可能我这辈子再碰不到那么温暖的家,但还是毅然决然地走了。”虽然经历了失败的婚姻,但闫妮却从未怀疑过爱情。

离婚后的她也曾经历过一段感情,那是一场相差八岁的“姐弟恋”。于多数人而言接受一段“反传统”的感情,都是要承受巨大压力的,公众人物的压力则更甚。

当这段“姐弟恋”逐渐浮出水面时,诸如“他们俩怎么会走到一起的”的质疑也时常出现在闫妮的耳畔,但她却从不觉得这些外界的声音会影响自己的选择。

闫妮的“男闺蜜”耿乐曾回忆道:

她(闫妮)在跟我聊她的情感和恋爱时,那种状态就像一个小姑娘,那种为爱痴狂的程度,全部身心都是对方的模样,有时候让我看了都会很心痛。

闫妮的好友耿乐

有一次,耿乐接到闫妮的短信:“忘记一个人真的很难吗?”那时,闫妮正在这段感情中挣扎,挣扎的来源并非外界,而是两个人自身。

“也许是我们还不具备能力去解决这个难题。”闫妮在回忆起这段前后拉扯了很多年的感情时说。

可惜,这段感情最终没有修成正果;可幸,它也是人生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爱的消亡总是伴随着痛苦,但她说:“我有这个准备,当爱出现,我一样会忘乎所以,一样会前赴后继。”

有人对待恋爱和婚姻会为了坚持而坚持,但闫妮却不会。虽然她从未说过自己两段感情结束的真正原因,但每一次的选择都是她坦然面对自己内心的结果,不强求,不将就。

有时候想起来还是挺开心的,因为不管怎样你的每次经历其实都是你的珍宝。

朱军曾在一档访问中问闫妮:“你对未来有什么期许吗?”闫妮认真想了想,道:“期许一段美丽的爱情吧。”言语未毕便笑了起来,那是一种即使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纯粹与天真。

可是,如果美丽的爱情迟迟未到呢?那么,即便是一个人的武林,也要走得精彩。

4

且歌且从容,一直在路上

最近,“闫妮变瘦变美”等相关话题频频被人提及,有记者曾采访她是如何瘦下来的,闫妮答:“其实我是吃了一个减肥药,吃完之后就瘦下来了。”

记者再问她衣品是如何提升的,她答:“我私下穿得很随意,之前机场还被人说像大妈呢!”

如今的闫妮虽然仍旧单身,但她却将自己滋养得愈加美丽。她会和女儿一起录制嘻哈歌曲,会和少女时期一般迷恋摇滚乐。她渴望爱情,追寻自由,凛然而洒脱,且歌且从容。

“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今夜不会......”28年前,一个女孩哼着《再回首》踏上了由西安开往兰州的火车,不为别的,只为不想被城墙环绕。

如今,这个女孩仍然在路上,“寻觅是必不可少的,我从事着自己喜欢的职业,一直在寻找的路上。”

图片来源网络

文/方子心

非非马写在后面:

之所以会发闫妮,是因为我们团队里的方子心很喜欢她。我基本没看过《武林外传》,所以,作为一个观众,对作为演员的她谈不上有特别深的情感联系,但是,因为她一直有作品和曝光度,我一直对她有关注。

在我的印象里,《武林外传》之后,她再没有现象级作品问世,但观众缘一直不错,尤其近来越来越美,成为新型励志熟女代表。女人啊,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自己,无论内外。

不放弃,和年龄无关,是一个人的生活态度、工作态度。

果然,她对自己的专业一直都很有要求,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也往往更有生命力,更美。

闫妮又难得在虽执着于工作,对自己有高标准、严要求,却同时又有随缘随份之心。过执的人,通常很容易“走火入魔”,知道何处行,何时止,要天赋、要修行、要悟性。

所以,闫妮很难得。希望今天的文章,能让你有所思有所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