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在新冷战视野下推演中美贸易战的复杂演化前景

原标题:在新冷战视野下推演中美贸易战的复杂演化前景

◎作者 | 熊鹏

◎来源 | 全球宏观投机(GlobalMacroXP) 已获授权

01

开始还是结束?

中美贸易谈判华盛顿回合几乎确保了双方不开征关税,这是重大的利好。这也是我在5月9日乐观预期贸易谈判结果中最主要的检验标准。在这种场景下,股票、债券、商品和外汇等资产如何变动,读者可参考《对中美贸易战最乐观分析:第二轮谈判存在重大突破可能性》一文。

本文我将结合冷战史对华盛顿回合后中美经贸发展做一些场景分析。这些分析将有助于宏观交易员形成对于未来交易的基准假设和意外准备。作者感谢刘煜辉先生的讨论。文责自负。

02

冷战

冷战是核武器发明后出现的一种新对抗模式。在核武器发明前,任何武器的发明都会被用于战争。而核武器发明后,美苏领导人都意识到动用核武器意味着自己也会被消灭。氢弹试验后,苏联的计算表明100颗氢弹即可彻底毁灭地球。从而,大规模的战争不再是一个合理选项,因为根据西方政治家普遍信奉的克劳塞维茨《战争论》,战争是政治的延伸,是为了达成政治目标的手段,如果这个手段反过来毁了目的本身,那么就不能使用这个手段了。

基于二战的惨痛教训,核武器的毁灭效应,1940年代末英美的战略家乔治凯南、杜勒斯和丘吉尔提出了避免热战,采用“遏制”等战略与苏联竞争的思路,而之后美国九位总统坚持了这一战略,与苏联的六位总shuji对抗。

冷战的思路从1947年成型,一直到1991年苏联宣布解体。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惊心动魄的“和平”年代,虽然期间发生了朝鲜战争、柏林墙危机、古巴导弹危机、越战、阿富汗和伊朗政变、80年代险些误发核弹等重大事件。但是,美苏维持了总体的平衡,文明依然存在。

顺便说一句,冷战一词,是著名的宏观交易员伯纳德巴鲁克和记者朋友斯沃普于1946年共同发明。李普曼在1947年出版《冷战》小册子,从而广为人知。(Stover,2011)巴鲁克在1929年成功逃顶而广为人知,是20世纪著名的股票作手,一度与杰西利弗莫尔齐名。

03

冷战的历史教训

冷战留给今日的历史经验是:

1、 冷战一共持续了43年,整整几代人都是在冷战阴影下成长起来的,包括基辛格在内,都认为冷战会是人类的长期生存状态;

2、 冷战远远不仅是军事抗衡,而是意识形态、政治制度、经济政策、外交技巧、流行文化、历史与宗教观念、人权观念、领袖个人魅力、想象力和勇气等全面竞争;

3、 双方都犯下了无数错误、都错失过极好的机会、浪费过极大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

4、 冷战归根到底最后是两套社会系统之间的竞争,竞争优势核心来源于:精准投射能力、抗冲击能力、内生增长能力、纠错能力。

04

新冷战还是贸易战?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1946年巴鲁克在殚精竭虑设计二战后的世界核秩序之时,2006年擅长宏观交易分析的经济学博士纳瓦罗则开始关注中国崛起的政治经济学后果。

10年后,随着特朗普总统当选,纳瓦罗等也入驻白宫,成为高级幕僚。特朗普政府于2017年12月发布《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NSS)》,首次把中国称为“战略对手”和“修正主义大国”,并誓言采取措施应对新形式的“经济侵略”。很多人认为,这是尼克松总统以来,美国对中国定位的最显著变化,可能会影响未来数十年的中美关系。

限于篇幅,本文无意讨论前因后果,也无意评判价值。秉承交易员往前看和基于数据/事实的传统,我们只对未来的发展做客观的推演。

05

新冷战的五个关键字

1、 中美未来的关系很大可能会维持一种“新冷战”模式,即维持基本和平前提下的全方位竞争。

所谓基本和平,是指不以发生核战争为目的,但并不排除一些局部的低烈度战争可能性(美国国防部定义为6天以内的战斗)。

2、 新冷战模式下,最主要的竞争将是经济竞争。

归根到底,经济现在是全球所有政府合法性的最重要来源,参与各方本质上都应该着眼于内部的经济增长潜力。所以,极大概率,这也是一次和平的,文明的竞争。这个竞争的烈度,会远远小于美苏争霸的竞争烈度,同时,经济竞争将取代核武竞赛,成为最重要的竞争标的。竞争的最后,很可能没有输家。这其实是中国很好的一次向世界文明作出贡献的机会。

3、 新冷战的竞争,至少考虑5~10年的周期。

双方都有充分的时间进行反复的磨砺。过程会非常跌宕起伏、希望与绝望会反复出现。

4、 由于全球产业分工链的进一步深化,所以,新冷战会将全球经济分工链条打破、重整、再造。

竞争战略的出发点,应该是考虑全球产业价值分工链,绝不能局限于一国之范围,也不能局限于传统的生产范围。从下图很容易看出,任何一个产品或者产业,在全球范围内至少分成研发、设计、采购、生产、配送、营销和服务等节点(Gary&Karina,2016)。生产是附加价值最低的环节。如何考虑让附加价值上移,创造出产业链上移的环境和国际条件,是新冷战参与者必须思考的问题。

图 全球价值分工链的微笑曲线

全球价值分工链同时也是地理和历史的产物,更是二战后双边、多边贸易和投资协定的产物。所以,拒绝讨论地缘政治,是不聪明的表现。

5、 反脆弱。

冷战留给世人的最大教训是苏东集团的失败,完全是自身的失败。孙子兵法曰:不可胜在己,可胜之敌。这是数千年人类战略认识的结晶。在今天尤其适合各国的管理者。这要求我们首先着眼于内部事务,解决国内经济系统脆弱性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债务增长过快、资产价格虚高、强化市场的激励机制、国企改革、金融体系改革等根本问题。只有解决了国内自身发展的瓶颈问题,才会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甚至可以借助竞争,使得中国的综合国力再上一个台阶。

05

近期的经济展望

与一般的观点相反,我认为截止到目前的贸易谈判,对中国经济是利好。

从努钦接受福布斯采访透露出的信息看,中国将大量从美国增加农产品、能源等的进口。而这两块,可以有效的降低中国的基本要素成本,提高潜在经济增长率。

持续稳定的多元化能源供应,是中国经济最重要的生命线之一。目前,石油进口过多集中在政治不稳定的波斯湾和中亚地区,导致我国容易受到地缘政治冲击。液化天然气同样也有这个问题,进口来源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俄国、中亚和波斯湾。从地理区位分布上,这些进口油气距离中国华北地区太远。所以,如果可以从美国进口液化天然气,那么中国北方的冬季气荒就会得到有效缓解,同时有利于中国的环境保护,减少北方的煤炭使用。

另外,市场开放对于中国的民营经济而言,机会远远大于挑战。中国的经济已经深度融入了全球产业分工链,最近的贸易谈判有助于保持以中美日韩台为核心的环太平洋产业分工链继续繁荣。例如,中国的电动汽车产业链已经是全球最完备的分工体系之一,开放美国电动车产业进入中国,很有可能会形成良性互动,而电动车则是未来数十年全球最重要的经济增长点之一。

华盛顿回合之后,中国会难得的拥有几个月的时间,可以将重心更多集中在国内经济问题上,尤其是需要认真总结和反思去杠杆过程中的不足,加快企业和地方政府去杠杆的进程,为将来应对经济冲击留出充分的空间。

06

系好安全带的金融市场

虽然在经济上我认为中美的竞争格局事实上会利好中国经济,但是对于资本市场则是另外一个景象。因为贸易谈判打打停停,市场情绪会时而悲观,时而乐观。而随着谈判的深入,不同的输家赢家都会浮出水面,而这会再次放大市场的波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