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史上最大科技股IPO案:40岁的新创独角兽,或将改写中国科技股定义

原标题:A股史上最大科技股IPO案:40岁的新创独角兽,或将改写中国科技股定义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Fii)董事长陈永正将于 6 月 2 日出席 DeepTech深科技于北京举行的 DeepTech 2018 “万众一芯,点石成晶”北京峰会。

陈永正将在 6 月 2 日上午会议环节 “中国科技产业的全新定义——走出实验室的深科技,跃进未来的硬科技”中发表主题演讲,并与多位重量级嘉宾共同参与圆桌论坛讨论。

富士康科技集团旗下富士康工业互联网(Fii)于 22 日晚间对外正式公布上市招股书,以申购时间与认购缴交股款时间来看,富士康工业互联网上市时间正式进入倒数计时。

事实上,在富士康工业互联网 IPO 申请案过会之后,市场就开始热烈讨论其后续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以目前 A 股上市科技股来看,市值最高的科技股应是海康威视,甚至有人大胆预测,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在 A 股挂牌之后,将有机会超越其他科技股代表企业,成为 A 股市值最高的上市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富士康工业互联网系通过资产重组等型式成立,但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这家企业主体的成立时间来看,这其实是一家新创公司,只是这家新创公司身上带着的是超过富士康科技集团超过 40 年积累的能力简单讲,这将会是一家拥有 40 年深厚底子的新创独角兽。

而这家新创独角兽企业值得注意之处,不只在于资本市场的表现,更在于将会为中国科技股带来全新定义的可能,因为,在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身上流的血,不只是单一的科技产品制造生产,更有着科学、科技、创新的基因,再加上海量数据优势,以及对“工业互联网” 深度理解。

A股史上最大科技股IPO案

根据上交所所刊登的发行公告,富士康工业互联网代码为 601138,简称“工业富联”,此次 IPO 上市发行价为每股人民币 13.77 元,发行市盈率高达 17.09 倍。本次新股发行所募集的资金总额高达人民币 271.2 亿。这将使富士康工业互联网成为 A 股史上仅次于中国人寿的第 11 大 IPO 事件,也是近 3 年来,A 股上市最大规模的 IPO 案,也是 A 股史上最大科技股 IPO 案。

根据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披露的最新的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发行约 19.6953 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 10%,全部为公开发行新股,不涉及老股转让,,申购时间为 5 月 24 日,中签号公布日为 5 月 28 日。

值得注意的是,证监会在 5 月 11 日发布消息时,并没有按惯例公布企业的拟募资金额。甚至有人猜测,由于之前药明康德等企业 IPO 募资额出现缩水,此次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很有可能出现募资金额打折的情况。但从最新的募资金额及用途来看,与之前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一致。

而根据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所公布的招股书内容来看,本次募集的资金将用于八大方向进行投资别为: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及高效能运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通信网络及云服务设备、5G 及物联网互联互通解决方案、智能制造新技术研发应用、智能制造产业升级、智能制造产能扩建。

图丨根据招股书显示,募集资金拟主要聚焦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及高效能运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通信网络及云服务设备、5G 及物联网互联互通解决方案、智能制造新技术研发应用、智能制造产业升级、智能制造产能扩建八个部分进行投资,共 20 个项目。

全新的 “富士康”: 科学、科技、创新

过去的富士康一直被冠上“代工厂”三个字,尽管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在多年前就已经不断对外宣示富士康不是代工厂,并强调“放眼未来将晋升为平台公司”。不过,正因为富士康制造业务庞大,外界多半还是聚焦在为苹果生产 iPhone 、iPad 、出货量多少、良率如何,或是富士康又在为苹果开发秘密产品等。

为了撕下“代工”标签,郭台铭不是呼口号式的宣示,从多年前至今,早就已经实际投入相当多的资源,一方面在全球大手笔投资高潜力的初创公司,不论是人工智能的旷视 Face++、医疗机器人的 Kinova、能源车的小鹏汽车等,或是携手人工智能界大牛吴恩达的 Landing.ai ,都是要凭借“外部创新”为这家成立超过40年的老公司注入活水。另一方面更是力促内部发展前沿科技,不论是人工智能、车联网、自动驾驶、5G、工业互联网、生物医疗,全都没放过。

去年 12 月一次董事会之后,对外公布旗下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Fii)将在上海证交所 A 股 IPO 的计划,此举对富士康集团来说具有很大的象征性意义: Fii 是过去几年转型成功范例的第一弹,而且按照富士康布局范畴既广且深的特色,未来还会打出第二、第三弹。

全世界产生最多生产制造数据的公司

今年初在临时股东会上,郭台铭就直言,“大家一直把我们当作代工厂,外资习惯把我们跟苹果股价挂勾,但我们从硬件公司转为平台公司”。日前他出席在天津举办的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时,再度重申“在工业互联网的加持下,富士康早就从代工企业转型”。而什么是工业互联网?他也给了明确的答案: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数字经济。

图 | 郭台铭

众所皆知,全球创造出庞大的数据量主要归功于互联网的普及,工业互联网所创造的数据量虽不似但消费市场来得大,但更强调连接的稳定性以及数据存储的管理及保护,主要就是通过各类感知器、搜集工业场域中的数据,通过无线技术、云服务的传输、存储,一来可以即时知道工业环境各系统的运作状况,也能够利用大数据或机器学习模型分析生产效率、或是业务战情等。因此工业巨头包括 GE、西门子、日本的富士通等无不积极布局。

而富士康可以说是产生最大量生产制造数据的大数据公司,客户涵盖了苹果、亚马逊、思科等,每天在全世界有几十个国家、上百万台设备收集资料后送到云端,每个设备发生问题就可以停止、修补,这些数据有助于提高生产良率,而这就是 Fii 的利基优势,从战略上来说,切入工业互联网再合理也不过。目前, Fii 聚焦在三大领域: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以及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旨在为客户提供以工业互联网平台为核心的新形态电子设备产品智能制造服务。

拥有超过 60 家跨领域跨技术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背后的真正实力

根据公开资料,富士康工业互联网业务涵盖原有富士康科技集团旗下网络通讯设备、云端制造、以及部份与CAA(手机制造)相关业务,包括生产智能手机所需的高精密金属机构件、高精密高分子聚合物机构件等等,但其中并未包含智能手机组装部分,通过不同形式,富士康工业互联网直接间接投资拥有约 60 家子公司,其中有 9 家的主要业务包含手机零组件的生产。

图表 | 富士康股权结构图

外界或许想要用某种特定型态,或对标公司来定义富士康工业互联网,但横跨多元领域与题材,目标是为了成为先进制造+工业互联网的新产业生态。

近来,富士康科技集团郭台铭在多场演讲中都提到实体经济的重要性,甚至在前不久的一场公开演讲中,还举了一个手机再怎么样、也没法按一按就立刻有水喝的例子。这样的例子或许在现场的人听来有趣,但如果理解郭台铭谈话风格的人就会知道,他想要凸显不是手机、或者是互联网模式的不足,而是要强调在未来数字化经济全新时代中,实体经济与互联网经济的融合正在发生,而这其中,制造业将会出现巨大的转变,这将会是一个改变既有对于 “制造业” 既有认知定义的全新变革。

“实体与虚拟的结合,再加上硬软整合的过程,所以才有了工业互联网”,这是郭台铭在最近一次谈话中,对工业互联网所下的定义。值得注意的是,郭台铭对于即将在A股上市、并被看好将会成为A股最高市值科技股的 “富士康工业互联网” 工业富联,其实有着比得到资本市场认同价值更高的期待。

曾经有媒体报道,富士康科技集团副总裁吕芳铭曾经演讲中提到富士康持续成长的关键:就是靠不断定义自己,提前掌握新的大趋势到来。

从最早郭台铭喊出 “ 8 屏 1 网 1 云”,到后来升级到 “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但外界多半还是用这些组合中的个别字眼去理解整体富士康的布局,只不过,富士康真正想要做的事远大于此。

随着富士康工业互联网浮上台面,富士康对于未来在数字化时代、数据经济时代布局的其整体样貌已然逐渐清晰,而 “工业互联网” 就是答案。

富联工业董事长陈永正在 23 日招股说明中就表示,富士康工业互联网是全球领先的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专业设计制造服务商,可以为客户提供以工业互联网平臺为核心的新形态电子产品设备智能制造服务。除了全球领先的先进制造研发以外,公司还拥有生产大资料、熄灯工厂、6 万个工业机器人以及全球范围的运营。通过募集资金的投入,可以注入巨大的资源,为公司的发展加速。

而更进一步剖析富联工业在整体富士康科技集团中所扮演的角色可发现,富联工业就是富士康对于新一代工业互联网理解的落实执行。

富士康内部对于工业互联网应用体系的理解,包含了从SaaS(Service as a Service)、PaaS (Platform as a Service)、IaaS( 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Edge核心层四个不同层面的紧密串联。

在 SaaS 层部份,提供的是工业 App Store,其中包括了客户关系管理、供应链管理、生产智造、金流与通路管理、品质管理等等不同型式的应用服务,而这其实就是富士康在制造业积累超过四十年内功心法的呈现。

在 PaaS 层部份,富联工业所提供的 BEACON 数据智能处理与微服务生产整合平台,提供的工业生产制造流程中的多项大数据,例如设计与生产、设备、品质、环境、安全等等。

而 IaaS 层,则是由富士康云扮演关键串联的角色,从 4G/5G 行动网、工业级超高速网络、绿色数据中心、超高效运算中心,以此为基础建设提供多项维运管理服务,并且在此其中大量应用多项新兴网络运算科技,得以接手处理由 Edge 核心层所收集取得的海量关键有效、微观纳米数据。

若就此再回头看近来郭台铭持续在谈话中强调的:“实体与虚拟的结合,再加上硬软整合的过程”,就能够更进一步理解工业富联之于整体富士康集团的重要性。工业富联不只是一家从富士康科技集团切分成立的新创公司,而是富士康科技集团重新定义自己、转型升级后的指标体现。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