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箭射怪肉除妖 唐代奇人活捉不明生物

原标题:箭射怪肉除妖 唐代奇人活捉不明生物

箭射怪肉除妖 唐代奇人活捉不明生物。唐代大历年间士人韦滂所亲见的一个不明飞行物体,故事的主人公名叫韦滂,乃世家子弟。他身形魁梧,臂力过人,精骑善射,性格豪爽,是个可列名于大唐豪侠中的人物。俗话说,艺高人胆大,这韦滂就是个有名的大胆,晓行夜宿,餐风饮露,从来也不知道“怕”字怎么写。https://h5.07073.com/bang?appid=10107

韦滂出行的时候,常以弓箭自随,一来用以傍身,二来也因为他是个好吃的主儿,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河里游的,没有他不吃的东西。飞禽走兽这些传统的菜肴自不必说,韦滂还充分发挥探索精神,将人类食谱进一步扩大。比如说毒蛇、蝎子、蚯蚓、蜣螂、蝼蛄、蚂蚁之类,都成为了他的盘中餐。一旦这些东西出现在韦滂的视线之内,肯定难逃煎炒烹炸的下场。

韦滂入鬼屋探奇

一次,韦滂携着仆人在京城赶路,眼见红霞渐隐,寒星初现,马上就要到击鼓宵禁的时候了,一旦顺天门击鼓,各坊市里巷就会随之闭门。官道上行旅断绝,谁敢张弓夜行?让巡查的兵丁抓住了,少不得治个图谋不轨之罪。此时的韦滂,离他要拜访的人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就算快马加鞭地疾驰过去,眼看也来不及了。为今之计,只好就近找一个地方投宿,等天亮再赶路。

正当他东张西望,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好的时候,忽然看见街市中有一户衣着华美、人口众多的官宦人家正喧哗着要举家外出。https://h5.07073.com/bang?appid=10107

这家的子弟手里捧着大锁,刚要给朱漆大门上锁,韦滂抓紧时机,快步走了过去。通报名姓之后,请求这家的长辈允许自己在这里借宿。

在那个民风还比较淳朴的年月,收留前来投宿的陌生人,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可是韦滂看年迈的主人沉吟良久,就是不见他点头,逡巡之间,仿佛有不得已的苦衷。

倘若人家不方便,自己也不便强人所难,韦滂正待向主人拱手告辞,却见主人徐徐开口道:“不是老夫不愿意留你,我家的邻居前几天死了人,刚办完丧事。民间传说,新近死去的人几天以后就会回魂,叫做‘回煞’。猛鬼回魂之夜,无论人兽,都要退避,否则就会有凶丧之事发生,不巧的是,今天正是‘回煞’的日子,我们一家老小,正要前往亲戚家避祸呢。您要在这个时候住在我家,恐怕会遭遇不测,老朽不能不据实相告。我看啊,您还是另找住处去吧。”

韦滂是个胆大包天、遇神杀神的角色,就算真有猛鬼出现,也吓不住他,听了老者的告诫之后,不退反进:“只要您容许我在这里寄宿,什么凶神恶煞我都不怕,您放心吧,我应付得来。”

主人见韦滂态度坚决,也不好再固执己见。于是把他领到宅子里,打开厅堂和厨房的门,将寝具和食物所在之处一一指给他看,和韦滂寒暄了几句之后,便率领家内的男女老少,匆匆离去。

箭射不明飞行物

韦滂吩咐仆人喂好了马,将马拴在马槽上。又在厅堂点上蜡烛,将主人留下的饭菜热了,饱餐了一顿。酒足饭饱之后,他令仆人到附近的厢房去睡,自己则搬了一张床,放在正厅里,打开门窗,熄灭蜡烛,上好弓弦,抱着双臂坐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

彼时月朗风清,群星闪烁,韦滂的双眼在黑暗中熠熠生辉,那是一双犀利的、武人的眼睛。在适应了最初的黑暗之后,他能够看得出暗夜里最幽微的变化。

守到三更将尽,厢房里早就传出了仆人的鼾声和说梦话的声音,韦滂也已是哈欠连连。正待和衣睡去,忽见外面有一团形如大盘的光亮,自空中缓缓降下,一直飞到厅堂的北门之下,眨眼之间,发出刺目的光芒,将周围照得纤毫毕现,如同白昼一般。更多精彩

韦滂见了心头暗喜:好家伙,总算把你等来了!

他一跃而起,暗中运足力气,拉满弓弦,“嗖”的一声,箭镞携着千钧之力破空而去,同空气相互摩擦所发出的声音震动着耳膜。这一箭不偏不倚,正中那圆盘样的东西,那物体发出骇人的爆裂声,周身的光芒如同有生命一般,不断地闪耀、胀缩……

韦滂是个胆大心细的人,并没有被这起初的胜利冲昏头脑,抬手间,又连补两箭,箭箭中的,那东西所发出的光亮,渐渐暗淡下去,而且,再也不能肆意飞行了。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停在半空。

韦滂走上前去,将箭镞拔下,那圆盘状的东西应声跌落在地上。光华熄灭,眼前黑黝黝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韦滂大声将奴仆唤醒,吩咐仆人点亮灯火,想要看一看,方才他射下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仆人从榻上爬起来,睡眼蒙眬地点燃了烛火。此时此刻,在场的每个人心里,都充满了忐忑和好奇。

灯光驱散了黑暗,摇曳的烛火之下,呈现在他们面前的,竟然是一团怪肉。怪肉四面都长了眼睛,那光线,就是从眼睛里发出来的。眼睛开阖之际,光芒也随之明灭。

韦滂哈哈大笑,口中叹道:主人所言非虚,这就是传说中的“煞鬼”吧。

怪肉的结局

那么,他是如何处置这个“煞鬼”的呢?聪明的你也许早已猜出了大概。他大手一挥,吩咐仆人立即生火,将这团肉扔进锅里,配以厨房里能够找到的各种调料,亲自把它给煮了。

那东西在锅内散发出极香的肉味,韦滂垂涎欲滴,食指大动。等到锅里的东西熟透,捞上来细细切碎,同仆人一同分食了,那些肉甘美异常,他以往吃过的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多年以后,韦滂回想起这顿消夜,还会露出神往的表情。

这团肉体积不小,韦滂又是一个仗义的人。这房子的主人留他住宿,解决了自己的燃眉之急,自己也不能不有所表示,所以,韦滂还特意为主人留了一半。

天亮之后,出去避祸的主人一家赶回来了。推开房门,见韦滂等人安然无恙,都十分惊喜。韦滂将他昨晚的遭遇跟主人细述了一遍,并把“煞鬼”之肉端出来献给主人。主人一家望着兴高采烈的韦滂,个个惊叹不已。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