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监守自盗租户价值百万蒜苔被库主盗走权益谁维护

原标题:监守自盗租户价值百万蒜苔被库主盗走权益谁维护

我叫陈保兴,男,汉族,1970年12月25日出生,身份证410122197012257412,家住:河南省中牟县大孟乡焦庄村46号,长年做蒜苔的收购、批发生意。电话:15890139758。

我叫毛换样,家住,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师寨乡安庄村6队。女,42岁,身份证号:410725197610045120,是陈保兴的生意合伙人。

我们实名举报,请郑州市公安局及各媒体朋友给我们伸张正义。

举报事项:

我们储存在位于中牟县城关镇解放路南段中牟县乾洲保鲜库的蒜苔被盗一案,多次当场抓住刘景洲、韩继乾偷卖或指使他人偷我蒜苔近200吨(价值100万),涉嫌金额特别巨大,刘景洲、韩纪乾构成盗窃罪:但是中牟县公安局及刑侦大队不作为明显存在徇私枉法、包庇刘景洲、韩纪乾等人的行为。对刘景洲、韩继乾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予追究,对于我们提出的财产保护申请置之不理;因中牟县公安局的不作为及刑侦大队和城管派出所纵容和包庇致使刘景洲、韩继乾更加肆无忌惮、目无王法又偷我们储存在冷库里的蒜苔多次,造成经济损失惨重。

事实经过:

2017年4月25日至2017年5月3日期间,我们陆续在中牟县乾洲保鲜库(冷库负责人:刘景洲,冷库合伙人:韩继乾)3#、4#、5#、6#、7#、8#、9#冷库,入库储存1012.772吨蒜苔,2017年10月10日开始出售,因出现腐烂、变质等现象低价处理共计541.702吨蒜苔,现冷库里应剩余471.07吨蒜苔。2018年5月22日上午,因民事案件鉴定的需要,中牟县法院法官、司法鉴定机构、举报人及刘景洲、韩继乾共同到场盘库,盘库确认现库存蒜苔仅剩余275.58吨,其中竟然少了195.49吨。经询问,刘景洲等人仅承认偷卖了30吨左右(价值15万)蒜苔。从2018年3月19日至今,当场抓住刘景洲等人偷拉蒜苔就有四次。分别如下:

第一次:2018年3月19日,我去冷库看我的蒜苔,碰上刘景洲和万邦批发市场蒜苔批发商“小航(音)”商量买卖我的蒜苔,我随即报警,但警察过来只是问了我一些情况,就挥手说:“你们可不能卖人家的蒜苔啊”,就走了。无奈我再次报警,这次是刑警队的人,进行了三天的调查取证,眼看就要追究他们法律责任,结果却态度突变,告知我们说:“那两人只是在商量我的蒜苔值多少钱并未偷卖,丢失的蒜苔只是让他们当垃圾处理了”。最终不经核实,就判定为经济纠纷,不予立案。因此,我向中牟县人民检查院申请立案监督,最终得到的回复是:从中牟县公安局提供的卷宗来看,同意不予立案的理由,具体什么理由,我们老百姓不得而知。同时,为了保证自己的蒜苔不再被盗,我于2018年4月2日向中牟县公安局提交《紧急财产申请保护书》,请求中牟县公安局依法对我存储在冷库中的蒜苔进行保护;但至今未得到任何答复,更未对冷库中的蒜苔进行任何保护。

第二次:2018年4月7日,我在冷库中发现他们正对我的蒜苔进行装车偷卖,我随即报警。结果中牟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出警后,什么都没调查,直接回复110指挥中心说这属于经济纠纷,不属于盗窃。然后让工人把蒜苔卸下来后就让他们离开了,并让我自己与冷库老板自行协商。

第三次:2018年4月9日,我发现他们正在中牟万邦菜市场A区30号口上偷卖我的蒜苔(车牌号:豫AM692H),我当场拨打报警电话,结果中牟县公安机关直接以经济纠纷为由拒不出警。

第四次:2018年4月10日晚,我去冷库,又一次发现他们偷卖我的蒜苔,已经装了满满一车,无奈,我只好再次报警。有了之前的经历,我曾要求郑州市110指挥中心派其他辖区的派出所来侦查此案,但得到回复只能中牟县110出警,中牟县城关派出所出警后,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只是简单问了几句,连笔录都没做。最后把我控制了起来,让偷我蒜苔的人走了,并把满满一车蒜苔(大约十几吨)拉走了(车牌号:豫G8CR68,司机夏文领),直接拉到了省外。

2018年5月22日,因民事案件鉴定进行现场盘库,确认剩余蒜苔275.58吨,我才知道丢失了195.49吨,结果刘景洲等人仅承认偷卖30吨左右(价值15万),我只得报警,并要求立案。5月22日,我们于10点50分到15点22分共拨打报警电话27次,110指挥中心回复已派出中牟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和刑侦四中队,结果,城关派出所到场后,以“丢失数额较大,应该由刑侦队管”就离开了,而我们等了一天,刑侦四中队也没有出警。

出于无奈,我们去了公安局大院,多方打听后,刚好遇见110指挥中心的张主任。张主任多次给刑侦陈大队长联系,可我们等到晚上9点都没见到,然后刑侦四中队来人把我们带到了四中队办公室,可我们等到夜晚12点都没见到领导,最后得到承诺23号上午给个说法。5月23号上午,我们早早去了刑侦四中队,结果就没说立案的事,然后让我们等领导,至到下午六点左右我们才见到在中牟县公安局办公楼三楼开会的陈领导,毛换样向他跪了下去,他才勉强见了我们一面,让我们去刑侦大队大厅等候。到了晚上八点三十分左右,陈领导把我们叫到刑侦大队二楼会议室说了几句,告知我们蒜苔不属于偷盗,只属于经济纠纷,不会立案的,然后就离开了。

综上,刘景洲、韩纪乾在明知是我们的蒜苔的情况下,多次偷卖或指使他人拉走近200吨(约100万)蒜苔,涉嫌金额特别巨大,已经构成了盗窃罪;而中牟县公安局不仅不作为,还涉嫌帮助刘景洲、韩纪乾等人偷卖蒜苔,明显存在徇私枉法,包庇犯罪的嫌疑。中牟县公安局城管派出所甚至说出了“你的蒜苔被他们拉走完才好呢,这样你冷库里丢的蒜苔,他们都得赔你”。至此,我们真的是欲哭无泪,求路无门。

为此,我们恳请部门领导对刘景洲、韩纪乾构成盗窃罪进行立案监督,并追究中牟县公安局及相关责任人的不作为,包庇和纵容违法犯罪人的责任,查办中牟县公安局相关公职人员滥用职权的行为。同时,经过这几次的不公正对待,我已不再相信中牟县公安局能公正执法,侦破此案,因此,我要求上级领导领导督办此案,并指派其他辖区公安机关对该案进行立案调查,以真正保护人民群众的人身安全和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以上检举内容我们都有证据材料,并对所供言论负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