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邹市明,拳王背影里的中国拳击市场

原标题:阳光下的邹市明,拳王背影里的中国拳击市场

互联网+体育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留言

作者 | 立言

邹市明因在2008、2012两届奥运会勇夺桂冠,而被世人熟知,一时间,中国拳击有了标志性人物,拳击运动也被更多人知道。但是支撑起中国拳击市场的不只是邹市明,其他默默无闻的中国拳手又会有怎样的人生?

近日,蛰伏已久的拳王邹市明又回到了公众的视野。5月23日,他与妻子冉莹颖带着两个儿子邹明轩、邹明皓一起登上了《鲁豫有约一日行》。节目里,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令人羡慕。镜头下的邹市明平易近人,对两个调皮的孩子也是和颜悦色,慈父般的形象让人们看到了那个两次夺得奥运金牌,职业拳击台上铁骨铮铮的硬汉的另一面。

离开职业拳坛将近一年,远离聚光灯的邹市明仿佛改变了很多……

职业拳王的运动中心,估值近50亿元

去年7月28日,邹市明在上海主场展开WBO蝇量级世界金腰带卫冕战,对手是日本拳手木村翔。在第11回合,体力不支的邹市明遭对手连续重击后摔倒,裁判直接判定木村翔获胜。竞技体育中,胜负至关重要,职业拳台上更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倒在日本人拳下,邹市明承受了一定的舆论指责。因为,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日本拳手无论名气还是过往战绩所反映的实力都远不及邹市明,而且网传这位日本选手空闲时间常常给人搬酒添补家用。双方差距如此悬殊的较量,邹市明居然落败让很多观众无法接受。

时隔半年后的12月21日,邹市明突然被曝出视力有严重问题。“双侧眼眶有多发性骨折、轻度白内障、玻璃体浑浊”等症状被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媒体证实并引发各界关注。正当大家为其担心时,25日媒体又曝出了“一位疑似邹市明朋友的人曝光了他与邹市明妻子冉莹颖的语音通话,其中冉莹颖提及邹市明遭其经纪公司盛力世家拖欠千万收入,并不顾邹市明伤情逼迫其参加比赛等情况”,一时间引发轩然大波。之后,盛力世家发布了一份严正声明,驳斥了冉莹颖的“指控”。曾经携手同行的双方一时间闹得不可开交。在2017年的最后几天,邹市明成了最“热”的体育明星。很多人认为邹市明是在通过眼疾炒作自己,虽然现在很难猜测双方孰对孰错,但毋庸置疑这位中国拳击扛旗人和经纪公司的纠纷问题吸引了太多的眼球。

邹市明参加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海报

现在很多体育明星热衷上一些综艺节目,不仅能挣到很多钱,同时利用综艺节目可以收获大量粉丝,可谓一举两得。邹市明也参加过综艺节目。盛力世家曾在声明中曾提及,2015年邹市明被查出肩部鱼唇损伤,当时建议邹市明遵循医嘱进行手术。据了解,这个手术最终没有进行,因为在那个本该手术的时间段邹市明参加了湖南卫视著名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登上节目的邹市明吸引了大批粉丝,但也遭到了许多舆论的批评:职业拳王与娱乐圈走得越来越近,却离拳坛越来越远。

在经历了单飞、战败、退役等一系列事件后,再次面对镜头的邹市明终于把重心放回他心有执念的拳击,在与鲁豫谈到拳击比赛时邹市明面色平静却心有不甘,他说:“我不是不想打,也不是不敢打,有些无奈的是我已经看不清楚了。”这应该是邹市明的内心独白。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只可惜邹市明有少年的热血却没了年少的身体。一如之前,倔强的邹市明始终没有服输,但岁月不饶人。他忘记了,自己从2000年开始成为国手为国打拳,距今已有18年。正所谓拳怕少壮,拳击同样如此,1981年出生的邹市明已经37岁了。身体上的伤痕不断提醒着他,是时候走下拳台。即使对拳击有着再大的热情,面对病魔的他只能无奈退役。

其实邹市明心中的退役方式本不是如此落寞,他在《鲁豫有约一日行》中道出,自己曾幻想由儿子邹明轩来终结自己职业生涯。“等轩轩长大了,我们父子俩来一场最男人的较量,谁也不留情,他把爸爸打败了,我站起来给他金腰带,然后和世界所有人说,我退役了,我输给我儿子了。”可幻想终究是幻想。

两代人的传承已不能在拳台上实现,但是一代拳王的衣钵终将有人继承,继承者们或许不是他的两个儿子,而是许多心系拳击的青少年。不能再次登台打拳的邹市明表达了布局青少年培训的想法。他希望通过培养优秀的青年拳手使更多人关注中国职业拳击。

邹市明体育运动中心

据了解,邹市明计划中的拳馆及配套服务业基本建成,已在装修过程当中,具体落成时间大致在今年7月或8月。这并非一个普通的拳馆,它落户于上海黄浦江边,被称为“邹市明体育运动中心”。

有消息称,“此处将会是拳击比赛和训练的重要场地,并且会产生很多文化娱乐的周边衍生,集餐饮、娱乐、商业活动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商业城”。该运动中心估值近50亿元人民币。

夹缝求生的拳馆和拳手

重回正轨的邹市明渴望再次得到世人认可,目前已经有了良好开端。在这一期《鲁豫有约》的评论区中,对邹市明的批评声逐渐淡去,更多的是给予曾经的拳王以鼓励。国人希望中国拳击能走向更高阶段,这位家喻户晓的拳坛领袖是当下最合适的领军人。毕竟,他有着无与伦比的知名度。

邹市明也坦言自己在“邹市明体育运动中心”的最大作用:明星IP。他希望树立自己的品牌,推广拳击以及吸引消费者。

近年来,拳击运动已被更多人所熟知,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拳击并不是想象中的殊死搏斗,而是一项适合健身、塑形且风险指数较低的运动,许多人也愿意自己或者带着孩子一同参与其中。因此很多健身房的私教课程加入了拳击,拳击体验馆也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地兴起,一些传统拳馆、武馆也迎来了春天。

据了解,现在学习拳击主要有三个途径。其一是在健身房内购买私教课程;其二是在拳馆、武馆拜师学艺;第三个则是进入市、省的拳击队。邹市明希望能在他的运动中心内看到前两者的有机结合,即既有健身房,又有拳馆。邹市明之举显然符合时代潮流。因为在国家体育总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的2016年体育产业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体育产业增加值实现了17.8%的增长,其中健身休闲产业增速是33.6%,在各业态中增长最快。

因此,不论是从政策层面、经济层面,还是社会层面来看,健身领域是一块商业沃土,可是邹市明要想在这块沃土中收获果实绝非易事。因为,拳馆与健身房并非很契合。如果邹市明未来能成功恐怕也要归功于他是邹市明,这一知名IP。所以,这是其他拳馆、健身房不可复制的,也是邹市明的护城河。

虽然在大环境下,催生了不少的健身房与拳击馆,但良莠不齐的发展现状使得拳击、健身行业并没有达到预期。高昂的私教课程费用令人望而却步;许多拳馆、武道馆内有干货、高品质的教学会因为没有像邹市明这样的领军人物而不被人知晓;买方有需求却找不到服务,卖方有内容却找不到受众,这让从业者直呼:“太难做了!”

北京体育大学周边许多拳、剑等武术类的培训机构门可罗雀,即使在体育氛围浓厚的环境里,前去学拳的人也寥寥无几。李小达是其中拳馆的一位拳击教练,曾多次获得全国大学生拳击锦标赛奖项。他的回答或许能解释这种现象。

李小达说:“这些培训机构都是为体育术科生服务的,现在已经是6月,自然没有人来,也只有他们愿意专门来学。”

李小达口中的体育术科生即高考时参加的统一体育类术科考试的学生,我国不同地区的考试时间不同,但大多集中在3、4月份,那时才是拳馆人满为患之时。而6月已经到了文化课考试时间,这一届的学生已经埋头苦读,而下一届学生还没有开始准备,拳馆内自然空空如也。

“专门练习拳击的人还是不多,许多人只是觉得拳击比较新鲜,”李小达说,“而且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人来练习拳击专项。”

他的担心是有依据的,国内职业拳击的基础还相当薄弱,2017年中国注册职业拳手总数为900人,与菲律宾8000多人和日本1.6万多人相比差距不小,这表明现阶段中国拳击仍处于萌芽培育阶段。

但是据李小达透露,其实许多练拳击的人最后并不一定会注册职业拳手,包括李小达本人也不是职业拳手,他是北京体育大学的学生。只是他接受过系统的训练和学习,被行业内的人所认可,因此才出来教拳。他还说,许多高水平的拳击运动员还是愿意在体制内,为运动会争金夺银。至于职业拳击,他摇了摇头,直言这条道路太残酷。

“先不说场下的竞争,就是拳台上的竞争也更激烈,拳拳到肉不是开玩笑的,谁的拳头更硬谁就能拿到更多的钱。”李小达表示像邹市明这样成功的例子太少了。

在问及收入能否覆盖成本,李小达没有透露具体数目,只是说:“还行,当然这也要和你的水平与业绩挂钩,如果打得好,找你学的人多,收入就还过得去,如果滥竽充数恐怕不久就得改行。”

其实,邹市明未来的道路我们无须担心,只要他回归到曾经热爱的拳击,凭借其奥运金牌的实力以及影响力,慕名而来的追随者或许不会少。我们更应关注的是邹市明背后的无数中国拳手的生存状况,他们站在邹市明的背影中,通过默默无闻的奉献支撑着襁褓中的中国拳击市场。

正如邹市明所说:“等我战败了,再也打不动了,却还是有人支持中国拳击,这才是我的目的。”

—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