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亲历者忆日寇狱中酷刑,挖脚心、枪弹刮肋骨有如万针刺身

原标题:亲历者忆日寇狱中酷刑,挖脚心、枪弹刮肋骨有如万针刺身

历史会被尘封,但不会被掩盖,更不会被扭曲,老兵为你还原那些真实的罪行。

1935年10月,日寇在辽宁沈阳制造了“一分委员会”惨案,一共58人被捕,在刑训过程中有3人被折磨死,其余人分别被判徒刑。在审讯过程中,日寇使用了各种刑具,对被捕者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以下是幸存者的回忆。

牛光仆回忆:

这些敌伪特务,用尽了种种刑罚折磨我们,天天弄得死去活来。灌凉水、辣椒水、石油水,用枪弹间挖肋条,用猪鬃探尿道,用火烧烙,晕倒昏厥后,用凉水泼醒再打,手足都被打得不能弯曲,浑身肿痛,有如万针刺身,尤其厉害的是叫我们滚钉笼,塞进一个内部布满钉尖的木箱里,翻滚转动。同时还使用软刑,叫我们举凳子,一停便暴打。不给吃,饿个半死;冬天不给衣服穿,还推到室外去挨度,将我们摧残得气息奄奄,瘦骨如柴。

陈守礼回忆:

我们被捕后,被押在伪奉天警察厅拘留所,特高股的濑户和汉奸杨裕福、姚巡官、裴某等轮流审讯我们。他们对我们施行了灌凉水、挖脚心、枪弹刮肋骨、上大挂、举火盆、举木棍,摔拌、皮鞭抽、木棒打、蹲木笼等毒刑,进行逼供,使我们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

刘广普回忆:

这些敌伪特务,用尽了种种残酷刑罚折磨我们,何士义、张金声就因受酷刑死于狱中,钱福荣因重伤致残,出狱后死亡,而刘凯平则被日本人抓去活埋了。

巩天民回忆:

我在伪满沈阳警察厅被关押十几天后,被一个叫田中的日寇宪兵带到了宪兵队。那里有个小队长叫山本。山本审问我时,问我是不是组织了一分会,我坚决不承认。山本即令他的走卒把我绑在长凳上,先用竹片毒打,后又灌凉水,用刑半天因无口供,送回监房。又在宪兵队遭受了日寇宪兵松浦、山本和翻译李兆兴等刑讯多次,因再没问出什么,关押20多天又把我送回沈阳警察厅,又关了一个多月才释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