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父亲的革命生涯和革命情怀

原标题:父亲的革命生涯和革命情怀

父亲的革命生涯和革命情怀

卞东胜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微信版第301期

父亲于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出生在山东省安丘县的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祖上世代农耕,直至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在那个时候,父亲同千千万万个不愿做亡国奴的中国人一样,在他尚未成年的时候就参加了八路军。抗日战争期间,父亲曾经端着刺刀面对面同日本鬼子搏斗,至今身上还留有疤痕;解放战争期间,父亲亲历了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洛阳战役、开封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淞沪解放上海战役等十多次战役,其中孟良崮战役中,父亲负伤昏迷,双耳流血,落下了晚年听力丧失的病根。

1950年6月25日拂晓,在我们的邻国——朝鲜,爆发了一场内战,由于美国的武装干预,使朝鲜战争进一步升级,4个月之后,伟大的抗美援朝拉开了序幕。战争历时三年多,除了中、美、朝、韩外,近二十个国家卷入了这场战争,双方投入兵力均达数百万以上,死伤过百万人,最后终止于三八线。

父亲经常给我们谈起这场战争,而谈论最多的是用这场战争的艰苦、惨烈和挑战生命极限来激励我们后代人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和信心!每次讲述它的时候,父亲总会独自沉浸在回忆中,双眉紧锁,神情凝重,目光久久地注视着北方,思绪飘得很远很远……

父亲当时所在的部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九兵团26军,作为解放台湾的主力部队在福建前线整训待命。朝鲜战争爆发后,于1950年的11月份紧急调往东北前线,在后勤给养还没完全到位的情况下就仓促入朝了!

父亲是这样描述当时入朝作战初期的:

“……我们26军是于1950年11月份接到命令后,全军还来不及换冬装就仓促赴朝参战了。11月19日那个深夜,我们仅穿着两层单衣、带上只能维持三天的粮食和弹药,冒着极度严寒,从吉林省的临江县徒步跨过冰封的鸭绿江的江面登上的朝鲜的国土,参加著名的“第二次战役”。我们军的任务是利用六天的时间向南急行军160公里,到达“长津湖”附近的下碣隅里,堵住“美陆战第1师”的退路!配合20军、27军等兄弟部队全歼这支号称美军王牌中的王牌师!

当晚的气温已骤降到零下四十度,超出了人的生理极限!感觉身上的单衣就如同穿着一张薄纸,朝鲜的北部丛山峻岭、冰雪皑皑、大雪封山,我们全团踏着齐腰深的雪在艰难的行进着,寒风夹杂着冰雪迎面扑来如同一根根钢针扎在脸上,冷得实在受不了时我们就相互拥抱着互相取暖!很多的战友走着走着就倒在雪地里,永远的起不来了!入朝作战的第一晚就冻死42人、冻伤三百余人。

美军飞机几分钟一批次飞掠我们的头顶,寻找目标进行扫射,白天不能行军,也不能生火做饭,第二晚全团又冻死五十余人,遭敌机轰炸伤亡一百余人,第三晚、第四晚、第五晚每晚除了有冻死、冻伤之外,全团所带的粮食已没有了,后勤保障跟不上,饿的实在受不住了,就扒开雪地挖些草根来充饥,胃受了寒拉稀把人折磨得四肢无力。最可怕的是全团上下患上了雪盲症,战士们看不见路,全凭感觉在行军!每晚都有数名、十余名战友跌进悬崖深渊而牺牲!我有一次走着走着神智恍惚已经没有了意识,一脚踏空摔下了悬崖,本能的利用最后的气力抓住悬崖边的一棵松树,没有掉下去,后边的战友发现了我,赶紧用绳索把我救了上来,这是我入朝的第四个晚上就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

父亲卞福臻二十岁生日纪念照

终于在第五个晚上赶到了目的地,清点人数,全团冻死、冻伤、夜盲症摔死摔伤等非战斗减员已近一半了,其余人员虽然也不同程度的伤病,但我们已没有退路了,于第六天按时发起了冲锋,堵住了南逃的美陆战1师的退路。由于部队已断粮数天,且极度疲劳,没有重武器,火力不够,而美军火力凶猛,天上又有飞机掩护撤退,我们轮番攻击,效果不大,伤亡很大,很多的战友倒在了冲锋的路上,最终没能全歼美陆战1师!这次战役我们26军伤亡很大,主要是严寒非战斗减员严重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再加上后勤保障跟不上。部队经过了一阶段的休整,又连续参加了第四、第五次战役。”

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父亲数次负伤,十数次、数十次的濒临了死亡的边缘,可谓“九死一生”!当年同父亲一起参加八路军打鬼子的同村九个伙伴,到全国解放时还剩下五人,入朝作战后至朝鲜战争停战结束,唯剩父亲一人了!在出国前夕,他们五人约定,待战争结束后活着回来的人一定代表牺牲的战友回家看望父母和亲人,最后只有父亲是幸运的,捡来了一条完整的性命并戴着军功章和大红花昂首回国了!父亲坚守了入朝前夕的“生死约定”,战争结束后,他带着四名战友的遗物回到了老家,跪拜在他们的父母面前!从此以后,直至父亲离休,他都很少回山东老家!我曾经问过他这是为什么?父亲说:我怕面对死去的战友亲人们期盼的眼神,怕他们问牺牲时情景!当时战事紧张,牺牲的战友绝大部分是就地仓促掩埋的,有的也只是做了简单的记号!六十多年过去了,我很想念他们!想去朝鲜给他们祭奠扫墓……!

战争结束后,父亲到地方工作,远离了部队、战友和领导,默默无闻、兢兢业业的工作,在同事们面前他从不提起自己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辉煌岁月!这段历史一直就这样尘封在记录历史的档案袋里!几十年来,他的领导不知道,他身边的同事不知道,直到时空跨越到一个新的世纪,宣传部门为了迎接建党、抗战和建国纪念日的时候去翻开尘封中的历史档案时,才发现一个传奇式的老革命、老英雄、老战士就在身边,请他出来为当今社会的人们去讲述那段峥嵘岁月的红色记忆!此时,父亲已经八十多岁了,对此,父亲无怨无悔!

记得还是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的时候,一家电视台要预约采访他,父亲依然谦逊的准备推辞,我劝父亲:应该要说!要让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永远不要忘记那段亡国奴的屈辱历史,要让国人永远记住新中国的建立是怎么得来的!代表死去的战友们把你们在战场上为民族、为国家而不惜抛头颅、洒热血所做的一切以及一个个可歌可泣的真实故事说出来,去教育和激励一代又一代人!节目在当晚的黄金时段播出后,立即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在我的记忆中,年轻时的父亲是典型的“山东大汉”,身材魁梧,力大无比!父亲的性格也是透着粗放豪爽、刚直不阿的山东汉子的本色!小时候,无论遇到多大的事情,心里有着父亲这座大山,总是毫不畏惧;总是认为父亲永远年轻,总是认为父亲有无穷无尽的力气;不管父亲离开家有多远,都不会有所担心,因为他是父亲。长大以后,生活中、工作中无论遇到怎样的挫折和困难,有着父亲在自己身后做坚强后盾,总是激励着我排除万难、奋勇向前!

父亲对我们的教育十分严格,从小就培养我们吃苦耐劳、勇于奉献的精神;也许是由于父亲的原因,我们从小就崇敬军人,父亲先后将两个哥哥送到部队这个大熔炉里去磨练成长!父亲淡薄名利,自转业之后,受到过不公正的待遇;记得有一次我放学回家,听见母亲央求父亲让他去找老上级、老战友来替父亲说句公道话,但倔强的父亲一直没有这样做!父亲常对我们说他这一生同那些牺牲了的战友相比,能够活下来看到胜利已是幸运的了,只有经历个生于死考验的人才能更加珍惜生命的价值!“踏踏实实做事、堂堂正正做人” ,是父亲给我们定的家训,父亲以他刚正的品格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中就竖起了一面明镜,照亮着我们的成长道路,影响着我们的人生价值观!

父亲是真心英雄!但英雄也有暮年!

父亲卞福臻八十五岁生日纪念照

父亲老了!透过时空的隧道,我仿佛看到了几十年前,一个年轻健壮的父亲用他宽厚的肩膀撑起一个“七口之家”的幸福蓝天,给予我们呵护、温暖和阳光!那个我们一家人曾经依靠的大山随着时光的流逝弯下了他挺直的脊梁,没有了往昔的威武和挺拔;那个曾经无比温暖的避风港湾随着冬季严寒的到来而逐渐失去了昔日的屏障;那个曾经照亮我们全家的温暖的太阳,也收敛了它昔日的光芒,渐渐要西去落下……

由于我的工作性质的原因,交流在外十数载,上欠父母、下欠儿女!不能经常回家尽孝而心存愧疚!每逢周末时间、工作之余,我尽可能的推掉一切与工作无关的应酬,抽出时间回家;陪父母吃一顿饭,帮老父亲洗一个澡,搀着老父亲走上一段路!仿佛去重新感受一下孩提时候父亲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这个虽然在常人看来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却让我在父亲这个年龄而倍加珍惜!虽然这一切都无法同父亲给予我们的伟大父爱相比,但是,只要我们尽到了责任和业务,父母依然是高兴的!如今,父亲的身后又立起一座大山,建起了温暖的港湾,升起了一轮太阳!那就是我们——他的儿女们!这座大山,给晚年父亲坚实依靠;这个港湾,给晚年父亲亲情归宿;这个太阳,给晚年父亲温暖阳光!山水轮流转,人间大爱就是这样的传递着,一代一代,生生不息!父爱如山,大爱无疆!

(作者系宣城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