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高校谍战:让学生监视老师是合理的吗?

原标题:高校谍战:让学生监视老师是合理的吗?

一个严肃的中知AI

讲一个恐怖故事,

坐在台下听你讲课的,

可能不仅是你的学生。

“学生信息员”的事最近火起来,主要是因为这条5月30日的微博——

配图是北京建筑大学在2018年4月25日发布的一个处分决定,说理学院副教授徐传青在《概率论》课程中“借题发挥,宣泄个人不满,造成较恶劣的消极影响”,因此给予处分。

不过要说这个处分本身,也没明确提到“学生信息员”,发表这样的言论也的确不对,当然老师具体说了什么,是不是有被诬陷的可能,目前争议很多。

插一句,网传许传青老师在6月1日发了声明,解释了这件事,可以自行查阅。不过解释中提到的情况是“学生在网上指名道姓诬陷我”,也没学生信息员啥事儿。

至于为什么大家因为这件事,突然开始集体吐槽起了学生信息员,可能是积怨已久吧……

学生信息员

很多人表示第一次知道了高校还有“学生信息员”这回事儿,有人神神秘秘地说自己听说过,是真的,某某学校就有,甚至可能每个学校都有。

不过实际上学生信息员早已有之——

成都中医药大学袁斓在《高校学生教学信息员制度的实施现状与完善策略探讨》一文中写——

(是的,有专门分析学生信息员的论文,还很多。不过大多风和日丽的,跟这次微博上的讨论气氛非常割裂。)

20世纪80年代末,我国高校逐步开展了以学生为主体,对教师课堂教学质量进行评价的工作,经过多年的实施、充实、完善,逐渐形成了学生教学信息员制度。

2008年,某位武汉大学教授在科学网一篇名为《我们在课堂上应该讲些什么?》的文章中提到:

课间与学生聊天,一位学生聊起他上公选课的一些体会,谈到一些非常有个性的老师时,说起有一位老师的课讲得非常好,但却被“告”过。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就问怎么会被“告”了呢?他说,学生中有“信息员”,专门收集老师上课的一些信息,直接对教务部反映,不受任何院、系管理的。我当时听了真的吓了一跳!

2011年,西华大学某位副教授在科学网《学生明岗暗哨监督教师》中吐槽:

最近,我校又出狠招,在学生当中安排了3000名直接向学校负责的所谓学生信息员,其实就是安插在课堂上的“眼线”……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3000多学生有些是明的,有些是暗的。

而且似乎也并没有那么神秘——

这事儿其实还挺吊诡的,因为能一边看到有人大惊失色地询问学生信息员的事是不是真的,一边人家学校大大方方欢天喜地地发着相关信息……

至于“太可怕了,是不是每个学院每个班都有学生信息员?”这种问题。

要么参考一下西华师范大学?

至于学生信息员的职责和回报——

比如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15年发布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生教学信息员制度实施办法》明确规定,教学信息员应履行下列职责:

1.负责收集、反馈日常教学尤其是课堂教学、教学管理各环节中存在的问题,做好与教学管理部门之间的建言献策和沟通工作;

2.负责收集、反馈教学设施、设备的运行和管理及环境卫生方面存在的问题;

3.负责收集、反馈学校在考试安排、考试方式、考试内容、考风考纪和监考教师履行职责的情况;

4.负责收集、反馈教材选用、发放、教材款结算等方面的情况;

5.协助教务部组织课堂教学质量评价工作;

6.收集、反馈其他有关的教学信息。

而且规定,每学年结束时,由教务部对教学信息员进行考核。考核合格后,可获得2个课外素质学分;对积极参与教学管理工作,成绩突出的,颁发优秀教学信息员证书,并给予一定的奖励。

学生信息员做得好,是有学分和奖励的。

不过各个学校不同,2017年上海外国语大学的《上海外国语大学本科教学学生信息员工作细则》中只是说,对于工作表现出色的教学信息员,经教务处审核,将在学生评优评奖进程中加以体现。

学校设置信息员是为了监视老师吗?

这一点其实有些说不清。

吐槽者通常将“学生信息员”等同于“特务”。

这种评论比较激烈,不过支持者甚众

从上文学校发布的相关规定来看,信息员的很多工作,的确是很符合“鼓励和吸收学生参与教学管理,加强对学校教学工作的信息反馈,完善教学质量保障和监控体系,强化教学管理,提高教学质量。”这种目标的。

也有曾经的学生信息员反映自己的工作,其实也没啥——

截图来自于@或曰微博下的评论

尤其是哪个教室的设备不好,能让学生去反应其实还挺高效的,因为学生到处跑,比较有时间,更能及时发现问题。老师一来往往只有自己上课了才发现故障,会耽误很多时间。二来事情多,不一定都记得报修,可能间不够就不用了,下课也就忘了这事。

当然受争议的是“负责收集、反馈日常教学尤其是课堂教学、教学管理各环节中存在的问题,做好与教学管理部门之间的建言献策和沟通工作”这一项。

这里有些说不准,学生信息员的工作重心究竟放在什么地方,可能会因学校甚至是学生个人而异,但有时候,单有“可能”,就已经很让人不适了。

设身处地想一想,你讲台下听课的学生中,可能有位信息员,信息员的职责中有监督教学一条,这位信息员可能会下课后填写这一条记录,而且他可能因为无意误解或者有意曲解,歪曲你本来正常的言论。

概括来说,学生信息员的职责很多,但是其中的有一条,因为容易演变成对老师无时无刻的监视,这太容易让人害怕了。

应该让学生监视老师吗?

其实这个问题可以分成两个。

第一,应该让“学生”来做监视老师这件事吗?

很多人批评学生信息员的设立,落脚点在于学生的道德品格培养层面。

云南大学教授宋家宏在博客《许传青老师被告密与大学育人》一文中指出:

“大学是育人的地方,告密与培育合格人才冰炭难容。不告密,是一个人的道德底线,作为学生,更不能欺师灭祖。”

“大学,应该培育学生自由而健全的人格、敢于担当的精神,让学生成为君子,不做小人。一个国家,若告密成风,国将不国;一所大学,鼓励告密,而且是学生告密老师,也必然校将不校。”

长江学者喻国明老师的微博

除了道德层面的不适外,实际操作上,学生监视老师,有两点让人担忧的地方。

第一,和领导、同行教师听课评价相比,学生的监视是无时无刻的,悄无声息的。老师的每堂课,学生都会听,而且学生信息员能很好地隐藏在普通学生当中,不像领导听课,很明显地一个“非我族类”坐在角落里,别说上课的老师,听课的学生都会注意起来。另外,一般来说,老师面对学生,是没有戒心的,说到高兴处,完全有可能忘乎所以。

第二,和监视器相比,学生的监视又是不够客观的。学生有自己的情感、理解力,存在不能如实反映教师情况的可能,加上一般来说,师生关系中,老师处于强势一方,学生倘若在日常中有所不满,获此权力,利用以泄私愤是可能的。开头所提的许传青老师一事,许老师在声明中说“我对学生要求有些太严格了,概率论有课前预习,作业按时交,每两周随堂测试一次,调查报告一份,学生大概吃不消。”意指学生可能由此生恨,被人利用捏造事实,不过也有网友认为,这是老师的单方面声明,不足以说明真实情况。

不过也有人认为,学生负责监督老师,并没有什么错,可以有效防止某些老师过分的言论。(这里用“监督”,“监视”用在这里太怪了……)

具体到许老师此事,“因为对教学内容有异议而去举报,这是学生的正当权利,也是校规明确的正当程序,学生做的没有一点错误。”

“学生有权对自己的价值观塑形提出质疑。”

第二,老师应该被“监视”吗?

《我们在课堂上应该讲些什么?》一文中提到了两难的状况:

学校在教室装摄像头、在学生中发展信息员,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关键是应该让老师们知道这些事情。你想想,老师们并非上课机器,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会受情绪控制,一开起讲来,有时信马由缰、心血来潮,在课堂上讲几句不太适合校方指导原则、却与当时情境相符合的话,是难免的。一不小心,被学生告了上去,是个什么滋味?再者,诸位看一下周遭就知道,大凡讲课讲得好的老师,多不受教材条条框框的限制,喜欢直舒己见,针砭时事,信手拈来,学生对此亦是喜闻乐见。可是这种讲法却是十分容易“踩线”的!

不过,如果校方通过正式途径告诉老师们:教室里装了摄像头、学生中有“信息员”,那也不好办。在课堂上,噤若寒蝉肯定是行不通的,这不比政治学习时的发言。那老师该如何讲课呢?比方说,灵机一动时想到一串妙语,但头脑马上就要飞快地运转:学生信息员如何反映?这句话会不会碰巧被“摄”去听了?这样一打岔,我想这妙语怕是难得顺利通过喉咙口了。

福柯的全景式监狱

总而言之,言行过分的老师的确是有,但因此让所有老师惶惶不可终日也不是办法。教书育人的大学课堂,应当是自由、愉悦、安心的。

学生信息员制度,也许的确存在值得商榷和改进的地方。

版权声明:本文文字、图片部分来源于互联网,如侵权请与中知专家头(zhuanjiatoutiao)联系并予以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