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世界知识》杂志:现代海外军事基地发展呈现新特点

原标题:《世界知识》杂志:现代海外军事基地发展呈现新特点

2017年8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吉布提保障基地部队进驻营区仪式在基地营区举行。

日前,有美国官员指称,美军机在吉布提受到来自中国驻吉基地的激光照射,并要求中方作出解释。对此,中方驳斥美方所谓指责与事实完全不符。中方一贯严格遵守国际法和驻在国法律,致力于维护地区安全稳定。中美驻吉基地相距仅十多公里。有媒体报道,中方此前曾控诉外国军事侦察机飞越中国驻吉布提基地。有分析人士推测,美国空军不时在他国基地上空近距离低空飞行,这种行为显然对他国基地的安全构成了威胁。

海外军事基地,一般指一个国家依据国际法和国家间的相关协定在他国领土上驻扎一定武装力量、进行特定军事活动、建有相应组织机构和设施的地区,服从并服务于该国国家安全与发展利益,是国际军事关系中的常见现象。伴随全球化深入发展与非传统安全威胁趋紧,现代海外军事基地与以往相比呈现新的特点和趋势。

遵循:严格遵守国际法和双边或多边条约

海外利益是一个国家安全与发展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现代社会任何国家都不可能脱离世界而实现自身安全。因此,为保障海外利益安全、维护世界共同安全而部署海外军事基地,关系到一个国家大战略的全局,涉及政治、军事、外交、经济和法律等领域。其中,解决驻地合法性问题是一国部署并稳定其海外军事基地的前提。历史上,很多海外军事基地作为大国斗争的特殊产物,主要依靠坚船利炮和强权政策,通过侵略、结盟、战后安排等方式部署,而现代海外军事基地通常是通过政治谈判和外交协商,并以租借、援助、交换等方式部署,同时必须严格遵守国际法和驻在国法律。

一方面,海外军事基地必须受到《联合国宪章》《国际法原则宣言》《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等国际法的制约和规制。目前,对于一个国家设立海外军事基地的行为,一般国际法并没有明确规定。但现代国际法在强调国家主权平等与互利互惠原则、反对一国利用其海外军事基地干涉驻在国内政的同时,对主权国家在征得驻在国同意后建立军事基地的行为并不反对。从维护国际社会共同安全的角度来看,联合国维和行动实践也表明部署海外军事基地具有合理性和合法性。另一方面,除受海外军事基地部署国国内法律规制外,有关国家基于维护区域或共同安全的考虑而部署海外军事基地所享有的特权与豁免权,须由《驻军地位协定》《军事合作协定》等多边或双边条约予以确定,且必须遵守驻在国法律。多年来,某些国家海外军事基地危害地区安全、破坏驻在国环境、引发跨文化冲突以及发生社会犯罪等问题屡见不鲜。比如,驻日美军时常发生强奸、猥亵当地女性及扰民等事件,引发当地民众对美军事基地的强烈不满。

责任:应各种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问题而生

纵观古今,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拥有大量的海外军事基地。美国是世界上拥有海外基地和驻军最多的国家,并仍在以不同形式进行扩张。有学者统计认为,美国海外军事基地的真实数量可能接近800个。这些海外军事基地大多位于扼守重要交通线和水域航道的地区,对美国的全球战略布局非常关键。

海外军事基地既可用于干涉、进攻,也可用于保障一国战略利益与维护地区和平,对地区格局和国际体系转型影响深远。现如今,伴随国际安全环境复杂深刻变化,各种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问题点多面广,严重影响一个国家海外利益安全、总体安全与国际共同安全,同时军队职能也开始向遂行非战争任务方向拓展。在此背景下,现代海外军事基地作为一国国内军事基地在地域和功能上的延伸,已经成为一国投送军事力量的有效工具与执行打击海盗与跨国犯罪、维护海上安全、人道主义救援等任务的重要依托。海外军事基地正在实现从形成军事霸权到进行军事合作的转变。比如,中国海军在吉布提的后勤保障基地主要目的是为在亚丁湾护航的海军舰艇提供后勤保障,在基地驻扎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使命是保卫基地人员、设施和营地安全。只要没有受到安全威胁,绝对不会对他国人员和军事目标动用武器。中国驻吉保障基地对于中国有效履行国际义务、维护国际和地区和平与稳定具有积极作用。

权利:享有有限自治权、豁免权、自卫权

海外军事基地主体是主权国家或地区政治、军事组织。海外军事基地属于国际地役的特殊形式,通常享有有限的自治权和豁免权,但权利范围以尊重驻在国主权为基本前提。通常一国海外军事基地人员在驻在国军事基地外享有治外法权,即一国对处于缔约驻在国领土内的海外军事基地适用本国法律,行使本国司法管辖权。比如,依据《中吉部队地位协定》,中国驻吉基地部队官兵享有系列特权、豁免和便利。这些特权、豁免与便利是国家豁免权的具体体现,主要包括:人身安全不受侵犯,营区、设施、装备、财产等不受侵犯,司法管辖豁免,出入境、税收、海关、卫生、检疫方面的便利,行动自由和通信自由以及旅行自由等。

值得关注的是,《联合国宪章》等国际法有关自卫权的规定表明,当一个国家受到武力攻击时即可行使自卫权,但并未规定自卫权只能在本国领土内行使。国家利益所在即国家安全边界之所在。当海外合法基地和驻军受到武力威胁时,海外驻军采取自卫行动完全符合国际法规则。在面对外界对中国在吉布提兴建“军事基地”的争议时,吉布提总统盖莱就曾表示,“他们(中方)有权保护自己的权益,就像其他任何人一样”。因此,依据习惯国际法、国际公约和《中吉部队地位协定》,中国驻吉基地部队官兵或护卫的设施、车辆、舰船、航空器等遭遇武力威胁或攻击时,中方享有自卫权,可采取必要措施抵御外界侵袭,以有效履行驻军职能,维护国家海外利益安全和地区和平稳定。

未来:审时度势迈向“共赢主义”新时代

就中国而言,中国的利益和影响已显示出全球性特点,这决定了中国在未来必须拥有自己的海外战略支撑点。比如,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一货物贸易大国和主要对外投资大国,中国企业、机构、人员大规模“走出去”,海外利益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拓展。同时,中国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有意愿也完全有能力继续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推动世界和平发展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维护海外利益与承担国际责任,都需要中国依据客观事实和需求,把握利益拓展与战略守度之间的平衡,坚持自愿、对等、互利、和谐等国际原则,尊重他国法律和利益,在对中国维护海外利益最为重要的方向或全球公域,有选择地前瞻部署多层次战略快速投送力量、灵活设立立体化海外基地,不断提高海外利益保障能力和水平,坚定捍卫国家总体安全,推动世界和平发展与合作共赢。比如,自2008年中国海军实施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行动以来,中国护航编队已完成了1000多批护航任务,其中外国和世界粮食计划署等国际组织的船舶超过了50%,充分展现了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形象。中国驻吉基地投入使用后,海军护航行动效率大大提高,为该海区提供更多更优质的公共安全产品。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方国家则利用其在中东的军事基地先后发起了对利比亚、叙利亚的军事干涉,不断搅乱地区形势。

在历史上,海外军事基地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大国推行殖民主义侵略、争夺世界霸权的工具和手段。然而,时代已经发生巨大的变迁,现存或未来的海外军事基地不应且不能是“强权”和“霸权”的代名词,也不应必然地与单纯的军事作战功能甚至战争联系在一起。海外军事基地理应从殖民主义时代、帝国主义时代、霸权主义时代迈向“共赢主义”新时代。

(作者为航天工程大学宇航科学与技术系讲师、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战略学博士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