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河西之地: 姬夷吾与晋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原标题:河西之地: 姬夷吾与晋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太子申生、重耳、夷吾皆有贤行

《史记》载:“献公子八人,而太子申生、重耳、夷吾皆有贤行。“在晋献公的八个儿子中最为贤明且得到朝臣们拥戴的主要就是申生、重耳、夷吾三个人。重耳和夷吾的母亲都是来自翟国狐氏,重耳的母亲是大戎子,夷吾的母亲是小戎子,这两位的关系按照血缘关系看应该是更为亲近的。晋献公宠幸骊姬,也就疏远了三个儿子。骊姬为让儿子奚齐上位,便非常积极的阴谋瓦解三大公子派系,成功将太子申生驱逐到曲沃,将重耳赶到了 蒲邑,而夷吾则到了屈邑,这个屈邑临近翟国,夷吾跟重耳比较起来,较为接近母舅之国,这是夷吾的优势。

骊姬诬陷申生,说他献给晋献公之胙肉中有剧毒,这直接导致晋献公彻底放弃申生,并命人到曲沃之地责备申生,申生自尽而死,晋国三大公子少了一位最有力量的,重耳和夷吾又将作何感想呢?史书中说的是两位公子回都城朝见晋献公,骊姬故伎重施,说 “申生之药胙,二公子知之”,这显然是将两大公子说成是欲图不轨,想要弑杀君父的叛臣贼子,这就是重罪。此时晋献公听信耳边风 ,经骊姬之怂恿,父子之间的信任关系终于彻底崩溃。两大公子在得知骊姬的诬陷而后,担心君父之惩罚导致自己冤死于王庭,便双双逃往封地,“重耳走蒲,夷吾走屈,保其城,自备守”,这是要跟国君对抗,晋献公显然对此非常不满以至恼羞成怒。

乃使兵伐蒲

《史记》载:“乃使兵伐蒲。蒲人之宦者勃鞮命重耳促自杀。重耳逾垣,宦者追斩其衣袪。重耳遂奔翟。使人伐屈,屈城守,不可下。”这里可以看的出来,重耳在蒲地的声望并不是很高,就连自己的宦官勃鞮也背叛重耳,屈从于晋献公而对重耳赶尽杀绝。重耳在这场动乱的姿态是极为仓皇的,蒲地很快就被晋献公的大军攻破,重耳自己也逃往了母舅之国翟国。

晋献公在征服重耳而后,大军又攻向夷吾的封地屈邑,史书载:“使人伐屈夷吾,屈城守,不可下”,夷吾的守城军力还是比较强盛的,连晋献公的大军初战失利,此后又发动大军杀向屈邑,夷吾无力为抗,终只能选择流亡国外,随臣郤芮带着夷吾逃到了梁国,这个梁国的战略地位非常关键,其成为夷吾回归晋国的主要力量,因为梁国距离当时较为强大的秦国很近。

此后朝中主要力量大多为骊姬派系,在晋献公去世而后,晋国虽有朝臣推荐迎接重耳回归,但受晋献公托孤重臣荀息之否决,没有得到贯彻实施。荀息这位臣子是个忠君之臣,在晋献公临死之际曾经嘱咐其辅佐奚齐成为晋国国君,便与众臣将骊姬的儿子奚齐扶持上了君位。当然在此时的晋国政治格局相当动乱,里克、邳郑等朝臣皆不愿屈从于骊姬,随后即是在守丧其间将奚齐和悼子杀害,悼子是骊姬亲妹妹的儿子,也是晋国君主的潜在继承者。这场动乱直接导致骊姬派系的土崩瓦解,就连荀息也以身相殉。晋国朝政呈现无君无父的空挡时期,朝政大权为里克、邳郑所垄断。那么,国外的哪个公子成为晋国国君呢?两大权臣的选择非常有趣,可说是同时做好两手准备,即派出人马前往翟国邀请重耳归国遭到拒绝后,立马就派人前往梁国邀请夷吾归国。

以晋河西之地与秦

里克、邳郑的第一选择是重耳,说明他们在国君人选的偏向性上,更愿意依赖重耳。当时重耳的力量也许不足以稳定晋国内政,这也才以不能为父亲晋献公服丧为由加以拒绝,这样的理由非常奇怪,如果要服丧,归国继位而后也能服丧,居然以此为由拒绝天降馅饼,重耳不可能是这么傻的人。最好的理由就是重耳的力量还不够强大。

其实,夷吾的力量也比较微弱,其在政治上的优势,在于梁国靠近秦国。随臣郤芮厚赂秦,约曰:“即得入,请以晋河西之地与秦 ”,这就是割让国土以赢得秦国借兵帮助自己归国,这样的重利在秦国人看来当然不可能拒绝,况且是大有东进之欲的秦穆公。夷吾的这个决定虽为自己的国君之位赢得筹码,可是也因此而为晋国埋下了巨大的死亡地雷,河西之地,将成为秦晋未来大战的最核心区域。

在当时的格局来看,夷吾的归国力量其实是非常强的,除了有秦穆公的支持,齐国的齐桓公在得知晋国内乱而后,也派出隰朋会合秦人一同护送夷吾,帮助其最终成为晋惠公。这位晋惠公在当年被晋国人称为贤明公子,可是当了国君的他,在后来晋国的历代国君的口碑中并不是太好,这又是为什么呢?且关注近日的海叔说春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