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建国前柳亚子以诗要官,毛泽东说“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原标题:建国前柳亚子以诗要官,毛泽东说“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历代词人对最高统治者(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颇有恃才傲物的意思。其实,“诗为心声”,柳亚子作为传统文人,既热心政治,难免有点儿“国士”情节,在政治家面前总有一种“待价而沽”的心理。所以开国大典之前,才闹了一出毛泽东和诗劝亚子的轶事。

北平和平解放后,柳亚子和一大批民主人士进京共商建国大业。可柳在颐和园中一住月余,始终不见任何政治上的任命。使得这位自以为和领袖交情不浅,甚至可以“入阁拜相”的传统士大夫怒火中烧,以致有一天竟挥手打了服务员一个耳光。此后气犹难平,于是奋笔直书,写成《七律·感事呈毛主席》一首,原文如下:

开天辟地君真健,说项依刘我大难。

夺席谈经非五鹿,无车弹铗怨冯驩。

头颅早悔平生贱,肝胆宁忘一寸丹!

安得南征驰捷报,分湖便是子陵滩。

分湖即汾湖,位于位于江苏与浙江省的交界处,南临嘉善县的陶庄镇,东接吴江市的的芦虚镇,西望是吴江市的芦虚镇。汾湖东西长6公里,南北长3公里。在春秋战国时期汾湖是吴越两国的分界湖,因此古时称分湖。子陵滩是东汉初年严光(字子陵)隐居的地方,在浙江桐庐富春江边,现有严子陵钓台,是著名景区。

1949年三月,毛主席、党中央刚进京,要筹备国共和谈,要筹备召开政协会议,千头万绪。那时柳亚子有些情绪、不满和牢骚,于1949年3月28日写了这首诗,借诗向毛主席表达。“说项依刘我大难”意指要我说服蒋介石交出政权接受共产党的领导是个天大的难题。“分湖便是子陵滩”意为他要像东汉严光那样,回老家在分湖边隐居。周恩来得知柳亚子有情绪,与其交谈,对柳说:“因为柳先生年岁大,身体不好,有些事情没有麻烦您,柳先生可能有些误会。希望柳先生把眼光放远一些。多多保重身体,今后有的是重要工作要您去做。”字里行间不无怨尤,甚或直接威胁挂冠归隐,要做泛舟五湖独钓寒江的严子陵。

接得这位老友兼诗友的牢骚之作,毛思量再三,举笔相和:

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

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

毛泽东毕竟是政治家,用人手段不是一般的高超。一方面娓娓相劝,动之以情;一方面高官厚禄,羁縻其身。根据毛的安排,柳亚子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不要小看这个职务,当年张学良以东北三省归附南京政府,才得了个“国民政府委员”)。后来,柳亚子又陆续担任全国人大常委、华东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央文史馆副馆长等职务;只不过和上面的“委员”一样,都是些不负具体责任的闲职。这样一来,柳老先生既有了里子(政治地位),又有了面子(领袖诗友),烟波钓徒的事儿自然想也不要想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