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正文

残忍!2017-2018日本“科研捕鲸”了122头怀孕母鲸114头幼鲸!

原标题:残忍!2017-2018日本“科研捕鲸”了122头怀孕母鲸114头幼鲸!

日本“新南冰洋鲸鱼类科学研究计划”向国际捕鲸委员会(IWC)本月召开会议并报告。根据会议文件,日本在南冰洋年度夏猎期间出动两艘捕鲸船,共捕杀333头小须鲸,其中152头公鲸鱼,181头母鲸鱼,其中的122头为怀孕母鲸,另有114头为幼鲸,其中61头公鲸鱼和53头母鲸鱼。此次捕鲸只用了12周的时间。这些鲸鱼运回日本后会被卖掉进入消费者的肚子。

日本捕鲸者用绑着30克斧榴弹的鱼叉投掷鲸鱼,导致鲸鱼爆炸死亡,随后被打捞,日本研究者在此对鲸脂和其胃内容物的数据进行收集。日本业者称,此项目符合《国际捕鲸管制公约》的规定。

南极海域是日本“科研捕鲸”的主要区域。日本2013年至2014年度在南极海域捕杀251头鲸鱼,2012至2013年度在南极海域捕杀103只鲸鱼。

日本的捕鲸计划一直广遭外界谴责。2014年,联合国裁定,责令东京停止这项“致命研究”,日本依旧坚称捕鲸计划是基于科学研究目的。除了研究目的外,日本政府称捕鲸是日本古老文化的一部分。日本公布新研究计划,表示透过搜集和分析动物资料,了解南极洲的生态系统,具有“科学必要性”。根据新计划,日本减少三分之二的鲸鱼猎捕量,但仍坚持每年猎捕约330头鲸鱼。

日本顽固的理由

Stubborn reason

日本关心自身国际形象,重视国际公关和公共外交行动,唯独在一些事项上日本顽固坚持,充耳不闻外人的劝解与反对,丝毫不在乎因这些事项上的顽固坚持会导致国家形象的损失。日本这样的顽固坚持的背后,究竟是出于哪些顽固的理由呢?

商业捕鲸始于17世纪

日本的捕鲸历史可以追溯到8000年前的绳文时代,在当时的和歌山地区和富山地区都出土过大量的鲸骨鲸皮。公元8世纪,史书就有了正式的捕鲸活动记载,相比西式捕鲸方式,日本摸索出了独自的捕鲸技术;江户时代,日本出现了名为“鲸组”的渔民组织,开始走上了大规模的集体捕鲸的道路;明治时代,日本引入西式捕鲸技术,使远洋捕鲸成为可能,成为与挪威、英国等国组成的近代主要捕鲸国之一,捕鲸活动一直持续到当今。

日本人把鲸鱼作为鱼类食物

在日本人的观念中,鲸鱼只是鱼类之一,主要作为一种食物而存在。渔民认为海豚是大鱼,海豚肉是食物,鲸鱼是大鱼,鲸鱼肉是食物... ... 实际上70年代以后日本食鲸鱼肉的比例就在不断下降,直到目前食鲸鱼的比例已经非常有限,在2006年的统计中只有4%的人常常吃鲸鱼肉,9%的人偶尔吃鲸鱼肉,53%的人没吃过,33%不准备吃,为了重振文化政府提供了大力支持,每年都有巨资在推广食鲸文化,全国设立鲸鱼美味协会!

日本民众支持商业捕鲸

1986年以来,当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禁止商业捕鲸的时候,日本依然我行我素的宣布国内捕杀小型鲸类是合法行为。2006年民意调查90%的日本人支持重开商业捕鲸,2012年的掉渣中26.8%的人认为应该捕鲸,只有18.5的人觉得捕鲸应该被禁止,剩下的54.7都表示无所谓。

民众对鲸鱼肉有特殊感情

二次大战以后,日本经济崩溃,民不聊生。麦克阿瑟将军下令盟军放松日本捕鱼船的范围限制,帮助日本人民解决饥饿问题。1947年日本食肉供给量中鲸鱼肉占动物蛋白的46-47%,1957年-1962年间国民依赖鲸鱼肉达到了70%,现在很多日本60岁以上的人都对鲸鱼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鲸鱼肉在日本人心中有着特殊感情,全国各地的鲸鱼肉博物馆,纪念碑等林立。。

限量的捕鲸叫科研

由于《国际捕鲸管制公约》对以科研为目的的捕鲸的豁免,《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也允许科研捕鲸获得的附录Ⅱ中所列的鲸类标本的贸易。而一旦被确定是科研目的,则《生物多样性公约》中各项义务的违反亦不存在。日本人始终认为自己的“科考”行为符合《全球禁止捕鲸公约》允许以研究为目的的“限量”捕鲸活动。

族群未受到致命影响

目前日本小型鲸类的捕杀确实是合法的,由于鲸鱼数量未遭受捕猎影响而很难收到谴责。《海豚湾》电影中人们多次指责国际捕鲸委员会(IWC)不把太地町被屠杀的宽吻海豚等小型鲸类列入禁捕名单。实际上宽吻海豚分布广,数量大全世界种群数量至少有60万只,日本海有大概4万只,太地町捕杀数量无法造成影响,地方政府会设置捕杀数量限定,2007年12月21日还宣布了对于座头鲸等大型珍惜鲸类不再捕杀。

这点不仅让恐龙想到了电影里的一句台词:你的!(日本政府)狡猾狡猾地!

太地町的地方产业支柱

日本鲸肉供给量已从上世纪90年代的1700多吨增加到2006年的5500吨。捕鲸产业在日本经济中的作用可能微乎其微,但对沿海地区的经济影响却十分巨大。目前, 日本仅太平洋地区就有捕鲸船1000艘, 工人10万人, 并拥有北海道函馆市、和歌山县太地町以及山口县下关市等六个捕鲸基地。其中太地町是一个非常小的乡村城镇,没有其他的产业,捕猎海豚鲸鱼是他们的主要谋生手段,许多人靠其生存。

人与鲸鱼“争夺”资源

早在2001年的一次IWC会议上,日本水产厅官员就对反对南极小须鲸管理政策时表示:“这对南大洋蓝鳍金枪鱼的管理是非常不利的。”蓝鳍金枪鱼的市场几乎全部在日本。由于生长缓慢和过度捕捞,全球具有繁殖能力的蓝鳍金枪鱼数量近年大大减少。日本当年进口3.2万吨蓝鳍金枪鱼,而当年大西洋可供捕捞的蓝鳍金枪鱼只有2.95万吨。日本作为一个极度依赖海洋资源的岛国,离开了捕鲸业,其渔业政策就得不到保障。对于日本而言,捕鲸更像是一场海洋资源的战争。

这些都是我们支持的?

很多人以为我们中国不捕鲸“理所当然”应该站在反对日本捕鲸一边吧?但其实并不这么简单。事实上,自2000年以来,在IWC历届会议的争吵中,中国和韩国、俄罗斯等日本的周边国家都一直支持日本“科学捕鲸”的计划。例如,在2000年,中国代表团在国际捕鲸委员会的年会上支持了日本60个提案中的59个。在2006年的IWC年会上,日本曾提出“将大会投票程序由公开转为秘密投票”及“取消小型鲸豚类保护”两个提案,中国都投了赞成票,对要求IWC“恢复正常化”即允许重开商业捕鲸的《圣其茨和尼维斯岛宣言》投了弃权票。

这并非“绥靖”,而是有自身的利益考虑?

鲸的食量巨大,一头巨型鲸每天就能吃掉近两吨的食物。更成问题的是一些鲸类有两个特性:一是经常以小鱼苗和小虾米为食,和人类捕鱼时要讲求的“抓大放小”以保护可持续渔业资源的原则恰恰相反;二是鲸和海豚往往成群出没,所到之处甚至很可能会给成片海洋渔区的经济鱼类带来灭顶之灾。有人要问:“人类捕鲸以前,鲸为什么没有把鱼都吃光?”要知道,自然界的调节是波段性的,而不是和谐共存。说白了,在原始状态下,如果哪个地区的食物不够,古代的人类部落就会大量饿死、被迫迁徙,其它掠食动物更是如此。在没有人类干预的“自然状态”下,鲸这样的大型掠食动物,把一片渔区破坏以后自然就会离开或饿死,直到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片渔区有所恢复,然后才会再来,这就是自然界的常规调节方式。在现代条件下,显然不能再容忍鲸这样折腾。人类的现代渔业有两个法则,一是抓大放小,二是在经济鱼类的集中繁殖期间休渔,从而保护海洋渔业资源的可持续性,而鲸类正好相反。看过科教片里面的鲸群是怎么捕食的吗?它们先把小鱼驱赶到一起,然后集中“围剿”,所到之处往往把小鱼群几乎全灭!。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自然保护监测中心(UNEP-WCMC)的数据,从1975年到2012年,日本报告出口了668头活海豚,其中,330头出口到中国大陆,46头到韩国,34头到美国,27头到中国香港,25头到中国台湾,其它国家进口数量较少。

数据总是让人触目惊心。

讨论

Discuss

每一次消费的背后都是一群人对一条无辜生命的残杀。因为我们不断增加的消费需求,让猎杀日益猖獗让人与动物之间的矛盾激化,使物种不断濒临灭绝。

如何保护处理好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减少欲望的消费,减少对动物的残忍杀戮,我们应该从自己拒绝做起。

希望鲸鱼不会成为下一个长江白鳍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