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国关青年说】刘一洲:从地缘政治角度看“伊核问题”的爆发

原标题:【国关青年说】刘一洲:从地缘政治角度看“伊核问题”的爆发

作者系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生

华盛顿白宫上个月8日宣布,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美国宣布退出的伊核协议及重启制裁,给伊朗带来了重大冲击。这使得伊朗所处的国际环境骤然恶化,近年来相对有利的地区环境很可能不复存在。但伊朗并没有立即做出对抗性反应,而是宣布留在伊核协议框架内,并展开积极的外交攻势,寄希望于德、法、英、中、俄五国发挥大国稳定器的作用,顶住美国的制裁压力,共同保住伊核协议,以最大限度地维护来之不易的有利地缘环境。

美国跟伊朗之间的矛盾众所周知,但在几十年前,二者的关系却十分亲密。当时的伊朗,不仅是美国在中东最亲密的伊斯兰盟国,而且是美国维系中东霸权的重要战略基石。不过到了1979年,伊朗爆发了伊斯兰革命,两国关系急剧恶化反目成仇,敌对至今。表面上看,伊斯兰革命是美伊反目的直接原因。这场革命后,亲美的巴列维王朝倒台,新掌权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立场激进,废黜了美伊同盟。

如果从这个逻辑来理解,美伊的化友为敌乃伊朗主动挑起。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美国本土远在万里之外的北美洲,对美国而言,中东是这个星球上的主要地缘板块中,与其地缘关系最为疏离的一个。这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美国对中东施加影响力的能力。美国之所以能够维持自己在中东的霸权,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中东政治上四分五裂,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本土势力,这才让它这个“外来户”能够获得相对优势。因为中东是世界岛的中心,混乱的中东就意味着世界岛的 “割裂”,欧洲是欧洲,亚洲是亚洲,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亚欧大陆一体。在混乱的世界中,美国作为“离岸平衡手”,可以成为天然的资本避风港,也可以是维护秩序的世界警察。只不过,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美国中东霸权,无疑是非常脆弱的。一旦中东某个本土势力过于强大,它肯定会谋求区域霸权,进而不可避免的威胁到美国利益。

强龙不压地头蛇之下,美国很有可能输掉这场竞争,丧失对中东秩序的主导。这当然是美国所不允许的,所以美国对于中东地区时刻都保持着关注,只要察觉到中东哪家势力过大,就要立刻出手,把它重新摁倒在地,哪怕这个国家是自己盟友也在所不惜。而当时的伊朗,就正好满足了美国“潜在对手”的几乎所有条件。伊朗本就是中东一流地缘大国,与美国结盟后,伊朗获得了几十年的经济增长,国力大幅提升,在中东已经渐渐具备影响力和干涉力。随着伊朗的壮大,美国越来越不安,担心其有一天不可控制。于是在70年代,美国开始调整政策,扶持伊拉克、沙特等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希望倚靠这种“借力打力”方式,继续维持中东政治格局的平衡。伊朗与沙特、伊拉克之间,有着地缘、教派、民族等各种冲突。美国对这两个国家的大力支持,使得美伊同盟的共同利益基石大幅松动。而就在美国大力扶植伊朗西面的阿拉伯对手时,伊朗却因为美伊同盟的缘故,却要在北面的中亚方向,承受来自苏联的强大政治军事压力——这等于是让伊朗两面受敌。随着这种局面的持续,伊朗逐渐倾向于废黜美伊同盟——这样既可以不受束缚的抗衡沙特、伊拉克,而且还能够缓和跟苏联的关系。

1979年的伊朗伊斯兰革命,正是这种国家利益格局变化的一种现实反应,是伊朗反美势力对亲美势力的取代。昔日盟友反目成仇,美国之前的投入全打了水漂,白宫的愤怒可想而知。按情理,接下来美国应该大力扶持沙特、伊拉克,借二者之力,消灭新生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以解心头之恨。而在当时,伊拉克也的确被“大好形势”鼓舞。在美国的煽风点火下,又眼看着伊朗因革命国力大伤,遂主动出击,挑起了两伊战争。不过,伊拉克没想到的是,等两伊战争打响,它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美国全力支持。

其实原因依然是那四个字“均势制衡”,这也是美国介入中东政治的基本原则。具体来说,就是坚决防止任意一方过分强大,从而影响自己在中东的权力——无论其是敌是友。伊拉克占据两河流域这个中东最富庶地缘板块,也拥有雄厚的石油、工业、军事、人口等实力,地缘潜力不在伊朗之下,因此不管两伊谁最后谁得胜,都将趁势崛起,进而冲击美国霸权。基于这种逻辑,美国对待两伊战争,展露出表里不一的态度,外表上,它严厉抨击伊朗,可是在支援伊拉克时,却又大打折扣。甚至当伊拉克在战场上取得一定优势时,美国还暗地里向伊朗出售武器。此事后来被曝光,酿成了里根总统任期内的最大丑闻,也就是后世所谓的“伊朗门”事件。

总而言之,美国最希望的,就是伊朗和伊拉克陷入长期的冲突,而谁都无法获得胜利。如此,两伊的国力都会被严重消耗,对美国的潜在威胁也就消除。即便在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美国对伊拉克反戈相向后,它依然没有改变的想法。按道理说,既然美国要教训伊拉克,那完全可以借助伊朗,所以二者存在缓和的空间。而且,当时伊朗也确曾抛出橄榄枝。从90年代开始到21世纪初,伊朗的拉夫桑贾尼、哈塔米两任总统都积极寻求改善美伊关系。但美国不仅不为所动,反而不断增强对伊朗的战略压力。也正因为美国的这种态度,导致了后来伊朗温和派失势,保守派持强硬态度的内贾德上位。

那么美国为何要拒绝伊朗?归根结底,还是怕伊朗东山再起。虽然经过两伊战争,和美国的多年制裁,伊朗国力大不如前。不过其国土并未肢解,中东一流地缘大国的工业、人口等潜力犹在。而且伊朗的石油资源丰富,伊拉克的衰落与苏联崩溃,又使伊朗周边压力大幅降低。况且伊朗作为什叶派国家,对于周边的逊尼派伊斯兰国家也有着天然的介入周边事务的理由。这种情况下,要是美国再松开套在伊朗头上的枷锁,那假以时日,伊朗势必东山再起,再度对美国的中东霸权构成威胁。

正是基于这种顾虑,美国在军事干涉伊拉克后,就越发不能放过伊朗。一旦摆脱美国的战略束缚,伊朗既有着完整的工业体系和雄厚的石油资源,又有着与域外大国的良好关系,势必在中东这一地缘板块中成为区域大国,美国再也无法约束打压。接下来,美国不管是在攻打阿富汗、二次攻打伊拉克,甚至在中亚挑起等一系列动作中,都宁愿亲力亲为,绝对不为图一时之便利,从而让伊朗得以脱身。伊朗也慢慢明白了过来。在确定美国不会松手后,伊朗大力研发核武以求自保,而这又招致美国的更强硬制裁,“伊核问题”就此也成为了国际社会中的瞩目焦点之一。

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平台观点

文章来源:专栏来稿;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微信公众平台首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