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皮卡开进了女儿寨

原标题:我把皮卡开进了女儿寨

在皮卡文化盛行的北美,许多皮卡可以看作是大尺寸豪华SUV再送个货斗,开着皮卡走天涯是很平常的事。但放眼国内,提到皮卡,人们更多的印象是接地气的“下里巴人”,干粗活、累活的工具车。至于开着皮卡来一次旅行,我的确没想过,至少在遇到江西五十铃铃拓之前。

前两天有个新闻,普京终于体验到了中国高铁,“坐火车有种浪漫的感觉”。那我们的铃拓皮卡之旅有浪漫、舒适、称心的感觉吗?

刚刚提到的“下里巴人”,据传土家族就是“巴人”的后代,这次我们要去的便是一个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湖北恩施。

多年前,一组湖北省某地峭壁上修建公路的图片被各大媒体转载,一时间“壁挂公路”成了探险、自驾爱好者的聚集地。这段公路位于湖北省恩施州新塘乡双木公路扯根坡路段,虽然只有短短的4.4公里,但却修建在平均75度的悬崖之上,落差800米。我们慕名而来。

一早从市区出发,略堵,进入山地,车少了,却难走了。路陡,急弯多,好好的柏油路变成了面目疮痍的烂路,车队开过,漫天黄沙。考验开始了,像铃拓这类皮卡,都是带“大梁”的非承载式结构,车身刚性极强且坚固,坑洼路面,可以很好地抑制车身扭转产生的晃动和振动,这不足为奇。出发前,我看了看车架,后桥上方,大梁与车身是用胶块软连接的,看不到的地方也会有减震处理。效果如何呢,颠簸肯定是避免不了,重点是,巅得很“韧”,不是硬碰硬的。M+S的轮胎,70的高扁平比,胎面很软,有点像冬季胎,作为滤震的第一道关,表现尚可。刚坐进车内,我就发觉座椅是带有弹性的软,不是大沙发般的松软,这在滤震的最后一关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总之,烂路环境下,皮卡有这样的表现,我很欣慰。

壁挂公路的尽头是木栗园村,村民们出山不用再爬悬崖了。

这个在山坳里的木栗园村有个小学,一直受到各界人士的捐助,我们一行也为他们送去了学习物品。要说山,恩施可谓群山围绕,东南有武陵山脉,西有大娄山山脉,北有巫山山脉。还有最为称奇的恩施大峡谷,被誉为东方科罗拉多,距市区西北50公里。去那里依然是山路。

铃拓全系配备6MT手动变速器,开惯了自动挡的我,面对脚下的三个踏板,还真有点不习惯。不过从起步开始,我就不再担心了。离合器踏板阻尼感很好,并不像多数国产车做的没有质感。更关键的是结合点很“粗犷”(结合范围宽泛),这最大的好处是,重载或大坡度起步时,非常轻松,另外也更利于越野路况不停晃动时的操作。制动踏板依然是“粗犷”风,刚触碰时不敏感,深踩,制动力涌现,且脚感良好。这种设定更利于精准控制制动力度,尤其是车停稳的一刻,驾驶者轻松,乘坐者舒适。说实话,能把脚下的三个踏板按驾驶需求调教好,不容易。

驾驶起来轻松,才有心情和精力欣赏沿途的风光,与同行伙伴谈笑风生。山脚下,半山腰,随处可见的小楼,多是木质结构,这些都保留了土家族的风俗。一些在建的房屋应该融进了现代的建法:框架使用青砖,楼层间铺圆木,屋脊先铺圆木再铺瓦。

进入峡谷后,我被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所惊叹,有天坑、有地缝、有溶洞,还有直上直下的断崖。虽然有缆车、有电梯,但还有7000步需要自己走。游览后,我再也不想下车了。

《水经注》云:“夷水,即佷山清江也,水色清照十丈,分砂石。蜀人见其澈清,因名清江也”。这是土家族的母亲河——清江,名字的由来,它蜿蜒顺地势横穿恩施州。

驱车在山顶,俯视,细长的江水像洋洋洒洒飘动的丝带;在一个叫蝴蝶崖的景区,一汪江水绿的似翡翠;公路旁,转弯处,一个渡口,几条小船悠然,江面粼粼点点。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美,不得不叹,有水就有灵性,可以净化心灵。

同样以不同的视角看看我们的座驾铃拓。宽厚的车头,硕大的前灯,高挑的轮眉,充满野性的张力;座舱与货斗的比例,车窗与车门以及轮胎大小的比例,都很协调;货斗后门也有设计感,被三条线所勾勒,再加上亚光黑玻璃钢货架,时尚感、年轻化都有体现。车内,内饰谈不上精致与豪华,但简洁大方;关键是乘坐空间奢侈,后排腿部、头部空间均优于汉兰达。

此地,山多,树多,水多,所以空气湿润含氧量高。这里还被称为世界硒都,天然硒元素丰富,所吃的农产品,喝的茶都富硒,硒有益人体健康、益寿。所以,政府极力打造恩施的养老产业,对于大城市的人们,这里才是高端有品质的生活。

女儿城、女儿寨是向我们输出情怀的地方。我也是第一次了解到土家族,他们内敛而奔放。内敛于信仰、传统;奔放于情感的表达。对我印象深刻的还是奔放的一面。

从“摔碗酒”说起。它源于家中儿女上战场前的壮行,也有说法是同喝一碗酒的两人,喝完摔碗,以泯恩仇,豪迈之至不亚于蒙古汉子。男女用对歌的形式相爱,可谓“唱恋爱”,而女儿出嫁更是有“哭嫁”的习俗,出嫁前7-20天就要开始哭,据说要用哭得惨烈程度评定女儿的德性。而将这种奔放的表达方式推到极点的,要算《龙船调》实景演出。小伙、姑娘、爱、生死、诅咒、神灵,整场演出荡气回肠,有死有生,终不离“情”字。

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敢爱敢恨,这才是本来的生活,而不是眼前的麻木。和最爱的家人、唱最动情的歌、喝最烈的酒、闯没有路的尽头,这才是活着的样子,而不要在执念中轮回。

在国内,对于皮卡,它更多内敛于成为劳作者的得力助手,可它也应该奔放出去。看看我们的旅伴铃拓,已经有了奔放的苗头:具备相对舒适的驾乘环境、一些科技类配置、时尚有设计感的外形等等。

皮卡不仅仅是我们劳动的伙伴,也应该融入到我们生活的其他部分,分享更高品质的生活。如果未来皮卡有文化,江西五十铃已在路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