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视频、造网红,他们还把员工送上了《创造101》丨一个好项目

原标题:做视频、造网红,他们还把员工送上了《创造101》丨一个好项目

据创始人介绍,青藤文化累计签约或培育红人IP及自媒体超过50个,主要平台粉丝总量高达3500万,全平台累计视频播放量突破50亿。

本文共计3057字,阅读时间6分钟。

据创始人介绍,青藤文化累计签约或培育红人IP及自媒体超过50个,主要平台粉丝总量高达3500万,全平台累计视频播放量突破50亿。

本文共计3057字,阅读时间6分钟。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原创

记者 / 邱晓雅

编辑 / 苏琦

在网上流出的《创造101》第七期未播片段中,鹿小草一改往日的清新,调侃自己为其弟弟——鹿大树,并以帅气短发、黑色帽子、白色T恤、黑色外套的装备,弹了一段贝斯,因此被网友称为“贝斯小奶狗”。



《创造101》里的鹿小草

这位“贝斯小奶狗”来自于青藤文化,是其打造的美妆红人之一。

青藤文化早期起家于广告制作和视频制作,2014年发力PGC短视频,之后在两性、母婴、二次元领域陆续出品了《明明白白我的性》《明白了妈》《凹凸君说》等短视频节目。

2016年,公司转型MCN并挂牌新三板,至今累计签约或培育红人IP及自媒体超过50个。据青藤文化联合创始人袁海介绍,现在公司的重心在于红人的签约与打造。

为突破IP局限,团队从PGC转型MCN

2011年,袁海及四位同班同学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同年一起创立了青藤文化。回忆当初创立青藤文化的原因,袁海表示:“我们五个人学的都是数字媒体艺术的影视制作方向,在大学期间就开始各种作业,也做了很多影视相关的项目,积累了一些案例和合作资源。”





青藤文化创始人团队

青藤文化创立的前三年以广告制作和视频制作为主。袁海称,在创业的第二年,青藤文化便有不错的表现:一方面,他们制作的《指尖上的中国》在广告营销圈里得到了比较好的认可;另一方面,团队与腾讯新闻开始合作,针对美国大选制作一系列视频,在2012年时就收获了上千万的播放量。

2014年,青藤文化开始转型,孵化原创短视频节目。之后,青藤文化陆续推出了《明明白白我的性》、《明白了妈》、《凹凸君说》等垂直领域PGC节目。

其中《明白了妈》从第二季开始,单季招商金额就达到了300万元,合作品牌有美素佳儿等,佳贝艾特更是提前一年预定了全年冠名。





青藤文化视频IP

经过内容出品的摸索,青藤总结出了自己发力垂直领域的两个重要维度:其一、产业维度。比如有着3万亿规模的母婴产业、有游戏、动漫等千亿规模的二次元产业等;其二、用户足够标签化。“比如母婴内容,一定是处在孕期或者是已经育儿的人才会看,这就是用户的标签化。”

但在2016年,团队意识到了自己打造IP的局限性。一方面是由于团队的精力有限,所做的内容数量有限;另一方面,孵化新IP的周期长、成本高,比如2016年的《凹凸君说》,在商业化之前,就已在人力成本和内容制作上投入了几百万元。

《凹凸君说》

为了突破这种局限性,青藤文化由PGC转型MCN机构,并成为微博首批MCN合作伙伴,通过签约微博大号等方式强化MCN的布局。

此外,为了提升原有IP的可变现空间和影响力,青藤文化在2017年还出了二次元访谈节目《凹凸脑暴社》以及与腾讯视频合作的母婴综艺《软萌头条君》。

重点生产红人内容

与此同时,青藤文化还在发展美妆领域的达人和内容。袁海表示,今年的重点是围绕红人生产内容,签约一些比较成熟的、高增长性的红人。

定制这样的战略也是因为环境正在发生变化。“刚开始做PGC时,《明明白白我的性》在优酷上线,播到第三集时,所有平台都找过来合作。这些视频平台也想依靠PGC节目来吸引用户,还不需要付很高的版权费用,所以会给首页置顶等非常好的资源,效果很不错。”

《明明白白我的性》

但近两年开始,袁海明显感觉到视频平台的属性变了,PGC节目在平台上逐渐缺乏生存空间。“视频平台现在的核心是大剧大综,不会再去重点发展短视频PGC节目。微博、企鹅号、美拍、抖音这样的社交内容平台,又逐渐往红人属性的内容倾斜。PGC内容被夹在中间,两头都找不到优势资源。”

于是青藤开始签约红人,鹿小草便是旗下的美妆红人之一。

作为美妆博主的鹿小草

她在2016年底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刚开始做直播,之后以编导身份参与到账号和节目《怪话小组》中。我们逐步看到她在音乐翻唱、写脚本、表演上的能力,去年下半年把账号改成以她为主的内容。”

据了解,鹿小草的短视频包括音乐翻唱、故事短片、美妆种草等。目前,其在B站上的粉丝为13.8万,播放量为462.6万,最高播放量视频为翻唱作品《我的一个道姑朋友》,49.4万播放量。在抖音上,她已有105.6万粉丝,获赞358.3万。

鹿小草的《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此外,鹿小草止步《创造101》第三轮。对此青藤回复寻找中国创客称,公司并不是真的要把她变成一个唱跳艺人,而是希望通过节目锻炼她的能力,同时提升她的影响力。

除了鹿小草,青藤文化还签约了美妆博主彭美丽、杰斯特拉等。在红人的打造上,青藤会侧重于结合自身资源,满足头部红人的商业变现诉求,对于成长期的红人则会提供运营和内容指导,以及流量扶持。

据袁海介绍,青藤文化累计签约或培育红人IP及自媒体超过50个,主要平台粉丝总量高达3500万,全平台累计视频播放量突破50亿。

网红明星化和明星网红化,双管齐下

与鹿小草一样,在参加《创造101》的选手中,也有一些来自于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的红人。袁海将这总结为媒体形态发展带来的机会红利。

“在电视台时代,核心的影响力都集中在主要的电视台和节目中。而现在的媒体足够离散化,每一个媒体和个人都有发声的机会,价值也越来越往具有魅力人格体属性的账号靠拢。”

@鹿小草QAQ

此外,网红与明星之间的界限也变得越来越模糊:papi酱横空出世后,参加综艺《吐槽大会》,并出演了吴君如导演的电影《妖铃铃》;斗鱼主播冯提莫走红后,参加综艺《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异口同声》,并发行个人单曲《佛系少女》;抖音红人费启鸣走红后,参加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出演薛凌执导的电视剧《我在未来等你》。

papi酱:???

究其原因,袁海表示:首先,对于网红而言,互联网平台成了核心的内容平台,红人能跨平台建立账号,形成自己的影响力;其次,网红们在一些网综网剧上也有很好的机会,以提升影响力。“头部的网红能够影响的用户或者消费者,其实远超一些三四线明星。”

袁海表示:“除了一些短视频节目,我们也有一些综艺或者平台资源,我们希望自己的头部红人能借助综艺、广告或是与艺人的跨界合作来提升影响力。”

公司让鹿小草参加《创造101》也正是这个思路。

《创造101》合照

在网红达人的变现上,除了传统的账号媒介和活动合作,青藤也在积极探索新的方式。比如利用出行机会,进行综合的品牌招商。

合作品牌不仅有互联网旅游品牌,还有美妆、母婴等品牌和产品。网红达人在产出优质旅游内容的同时,带动了合作品牌的大量曝光,还加强了粉丝互动关系,最终达成上百万金额的商务合作。

而今年以来,林允、范冰冰等明星都在小红书上做生活类的分享并且带货,这其实是对普通网红的降维打击。“明星在基础认知和可信度上都超过网红,很多品牌会更有兴趣,也会投更多的预算。”

小红书里的范冰冰

青藤文化正在谈一些明星合约,期望成为明星在网络媒体的独家代理,之后会在明星生活消费类内容上做出尝试。

关于盈利模式,袁海表示,现阶段收入主要来源于广告,也有结合旗下母婴类的账号和红人尝试电商,未来可能会基于垂直领域的用户积累做知识付费。



今年3月20日,青藤文化(839044) 公布了2017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收6586.46万元,较上年同比增长396.79%。同时,公司利润较上年同比大幅增长,实现扭亏为盈,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1.87万元。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