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重磅┃原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被查,那尊2亿元翡翠观音没保佑他

原标题:重磅┃原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被查,那尊2亿元翡翠观音没保佑他

原榆林市委书记、现任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胡志强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对多数陕西人来讲,多少有些出乎意料。但对于赵发琦来讲,胡被查似乎在他预料之中。

赵发琦,就是那个陕北千亿矿权案争夺案的原告赵发琦。

一年前的8月25日,赵发琦通过公众号发布一篇文章,实名举报胡志强包括买官卖官、贪污受贿、以家人的名义耗费巨资在当地建造辉煌庙宇等多个方面的涉腐问题。

胡志强籍贯山西长治,据说他10年前任职榆林市长之后,开始相信风水。

赵发琦举报,胡志强以其母亲的名义出面牵头重修其老家的安乐寺,最引人注目的恐怕是安乐寺内那尊被曝光的玉观音。

赵发琦配图说,那尊立翡翠玉观音2米多高,为世所罕见,比皇家供奉的北京北海公园内的缅甸玉佛规模还要大,仅这一尊佛像的价值就在2亿元以上。

但关于2亿元的估值无法确定。

最值得玩味的是,这篇举报虽然很快就10万+,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没有被删除——对一名在职正厅级官员的举报,文中充斥这大量坐实的图文,这原本会被很快删除的,但蹊跷的是,文章没有删除,也没有传出胡志强被查的消息。

只不过很长一段时间内,胡志强没有公开露面。

而就在2018年6月11日,赵发琦的公众号上忽然再次发出一篇举报胡志强的文章,6月12日晚上22点,陕西省纪委的官网上就显示,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胡志强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胡志强1963年10月生于山西长治人。

百度百科人物关系中,他的父亲是先后任山西省委书记、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会长胡富国。两年前,《山西原省委书记胡富国坐水泥地喝几十块的白酒》被大肆报道。

1984年,胡志强在北京财贸学院工商行政管理系工商行政管理专业学习,其实作为能源大省山西的官二代,胡志强1988年9月参加工作已经算比较晚,但是起点比较高。

第一份工作就是国家工商管理局企业司企业处、外资处工作。1993年3月历任华晋焦煤公司办公室副主任、总经理助理期间,还挂职任山东省牟平县副县长,可以看出,胡志强有志于仕途。

1996年到2001年5年,胡志强在中国最大的煤炭公司神华集团任职。随后的履历显示,胡志强终于要彻底入仕。2001年11月至2005年11月,他先后挂职任咸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委副书记。随后3年,又任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

不过真正受到关注的,还是他2008年起任榆林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自此一直到2017年4月,胡任榆林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17年4月,出任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

胡志强在职榆林10年,这在历任官员中,主政时间算比较长的,所以榆林主要官员对其都相对比较熟悉。

一名跟随胡志强在榆林多年的下属对大秦直道说:“胡志强为人比较平和,他几乎没在公开场合批评过下属官员,也几乎没见过他训人。仗义、大气,符合一个官二代或者说同时是富二代的描述。”

据说一名胡志强手下官员犯了不小的错,以为胡志强会处罚,没想到胡没有责罚,后来该官员过意不去,请胡吃了一顿饭,事情解决了。

而在北京,胡的身份更符合一名公子哥。几个信源描述,“曾在京城赴过一次胡设的宴席,两桌客人,30年茅台酒带来两箱,期间还在饭店要了同款的酒,一顿宴席没30万出不来。”

胡志强在榆林10年,刚好经历了煤炭黄金十年最后疯狂的5年,和跌入低谷的5年。

记得 2008年,榆林GDP增长23%,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最终实现1010亿元。当时榆林官方的一个宣传文件中称,“榆林成功超越兰州!”

再看更华丽的数据:

榆林GDP增速连续七年保持全省第一,人均GDP达到4360美元,比全省平均值高出1740美元。主要工业品产能均创历史最好成绩,榆林一个市占到全国一次能源的5%。

就在这一年胡志强开始主政榆林,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政治跳板。

然而,大约在2011年左右,煤价暴跌,榆林命运开始翻转。之后的6年,榆林经济受创,止跌,企稳,回暖漫长而相互交叠的时期还在继续。

不可否认,煤价下跌让榆林这座城市受到重创,榆林似乎并没有做好能源经济破灭的“B计划”。

说实话,在榆林这样产业机构极度单一、有庞大的能源经济托底和决定沉浮的城市,主政者的执政风格都会被模糊。

但对胡志强来讲,在煤炭黄金十年最后几年他就主政榆林,能源价格下跌、民间借贷事实上崩盘、产业单一等问题几乎没有改观。

2017年4月,胡志强任职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值得玩味的是,接替他原职位的人,比他还年长3岁。

一名榆林主要官员在胡志强调离榆林时曾对大秦直道说:

“胡志强就像高中班级里面的富家子弟,他希望别人听从,同时也不希望露出任何严厉的一面。而在这样的主政官员下面履职,日子可能过得很轻松,出了错相对来讲惩罚也不会很重,但你可以想象,榆林的发展速度能起来吗?”

赵发琦的举报中,2013年,榆林市能源集团董事长王荣泽(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被陕西省纪委审查之后,供述行贿款放在胡志强的专车上。胡志强得知后,称“自己不知情,行贿款被司机拿走了”,调查期间司机跑了,下落不明。

大秦直道查询发现,这一情节并未出现在王荣泽的终审审判书中。

不过在赵发琦披露的山西安乐寺的功德碑捐助人中,出现了大批榆林官员与商人的名字。

而榆林当地坊间的另一种传闻是,前府谷县长辛耀峰2011年前任榆林市人民政府驻北京联络处主任、党支部书记时,结识了胡家的关系,关系甚密。2018年2月28日消息:佳县县委书记辛耀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2018年5月,中央纪委驻最高人民检察院纪检组组长,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王兴宁空降陕西任陕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

本次胡志强被查,会不会拔出萝卜带出泥,引起陕西官场更大的震动?

来源:大秦直道 责任编辑:王少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