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06.12】现场直击,聚焦九大分会场之①②

原标题:【06.12】现场直击,聚焦九大分会场之①②

V

ENUSONEDAY

第①分会场

一分会场主题为“树立科学教育观,维护幼儿身心健康成长”,由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顾荣芳、西南大学教育学部李静主持。

报告①

幼儿园3-6岁肥胖幼儿现状

调查分析及建议

张爱旻

(合肥市宿州路幼儿园森林城分园)

交流会一开始,来自合肥的一线教师张爱旻就从幼儿肥胖症的危害、现状调查及分析进行探讨,并与大家分享她对于改善幼儿肥胖现状的对策与建议。

幼儿肥胖有什么危害?张爱旻认为主要有两方面的危害。首先是身体健康方面。如肥胖幼儿体内脂肪比例高,会经常感觉疲困乏力,不愿活动,易引发幼儿高血脂、高血糖、高血压等“三高”症状。其次,还会影响幼儿心理的健康发展。如体型变化,给幼儿造成心理负担,出现自卑等心理问题,对社会交往产生不适应性、人际关系敏感等。

幼儿肥胖现状调查及分析表明,出现此类现象有家庭原因,也有社会和社区等方面的原因。张爱旻建议,家庭应改变“胖娃娃更健康”的老观念,要有正确的膳食营养观;幼儿园方面要重视对肥胖幼儿身高、体重量化指标分析,对不合理的饮食结构及时调整,保证户外运动时间和运动强度,对家庭科学喂养观念进行指导;社区加强对幼儿肥胖危害的宣传力度,文化创设中增设有利于幼儿进行活动的场所、设施等。

报告②

儿童性安全教育的现状与反思

基于幼儿园的视角

叶汉平

(湖北省大冶市风华幼儿园)

分享中,叶汉平从自己的成长经历讲起。他说,儿童性安全教育在很多成人口中是羞于启齿的敏感问题,但实际上儿童期的性安全教育并不是狭义的性行为教育,它的主旨是通过引导儿童认识自己的性别、性别角色、性别差异,继而认识自己的身体,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身体,最终完成健全人格的教育。

在幼儿园保障儿童性安全,除了要加强师德建设,更重要的是要对儿童进行直观的性安全教育。比如,培养儿童自我保护意识,教会儿童正确认识自己的身体,明确知道身体哪些部位是隐私部位,不能随意让别人看到和触摸;提高儿童的自我保护能力,无论任何人触摸自己的隐私部位时,都要大声而坚定地拒绝,然后迅速跑开,并第一时间回家告诉爸爸妈妈,不帮别人保守危害自己安全的秘密。当然,幼儿园的儿童性安全教育也离不开家庭支持,所以也要通过家园共育,让家长们意识到儿童性安全教育的必要性。

幼儿生命教育的实质及其实施建议

刘丁玉

(龙岩学院)

研究发现,幼儿阶段是生命教育的最佳阶段,能够有效提高幼儿对生命的初步认识,使幼儿知道生命的可贵,学会简单的生存技能,实现身心健康发展。但幼儿生命教育的实质是什么?

刘丁玉分享了她所理解的幼儿生命教育的内涵:是“人与自己”的教育——了解自己、欣赏与接纳自己、发展自己;是“人与社会”的教育——培养同理心、欣赏与接纳他人、宽恕与包容;是“人与自然”的教育——欣赏与爱护自然、保护自然环境。

那么如何在幼儿园实施生命教育?刘丁玉提出几点建议:整合多种资源,加强对幼儿园生命教育的行政管理、政策支持,加强家庭教育及社会其他方面的支持;统整幼儿园生命教育的内容与组织,如成立生命教育教研小组。加强幼儿园生命教育的师资培训,如教师运用渗透与专题结合的方式实施幼儿生命教育。总之,幼儿园生命教育的内容与组织应该重视各个领域的统整及其与生活的关联,要将“内容”“人”“生活”三者联系在一起,将教育放在真实的生活中进行。

重庆区县家长营养知识—态度—行为

现状及影响因素探析

徐浩

(重庆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膳食结构和营养状况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与城市相比,一般区县幼儿饮食营养现状如何?家长的营养知识和态度怎样?徐浩在重庆市两个区县(巫溪、丰都)中随机整群抽取5所幼儿园3-6岁幼儿家长(父母、祖父母等)140名进行问卷调查。调查表明,不同亲缘关系的幼儿家长、家长学历及职业等,都是影响幼儿饮食营养的因素。

作为幼儿园,如何引导、改善幼儿家长营养知识、态度、行为?首先,幼儿园自身应多渠道提升幼儿饮食营养,在平时教学中、环境创设中,帮助幼儿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其次,还需要借助家园共育,引导家长掌握更多的营养知识,使家庭和幼儿园一起来维护幼儿的身体健康。

幼儿进餐规则

关于幼儿吃饭可否说话的讨论

荣艳

(四川省直属机关玉泉幼儿园)

幼儿吃饭可否说话?相信很多老师会马上回答:“当然不行?呛住了怎么办?有些孩子本来吃饭就慢,如果再边吃边说话,那还没吃完,饭菜准凉!”对这个问题,受本园的园本蒙养课题《蒙以养正——基于儿童视角的幼儿生活习惯及能力养成教育资源的研究》启发,荣艳有自己的看法。她说,当我们要求孩子吃饭不讲话时,我们大人做到了吗?我们不也经常会借吃饭的机会与朋友、同事、家人聊工作、生活上的一些事吗?

通过对教师关于幼儿吃饭讲话的态度、反对原因的调查,以及幼儿自身对进餐可否说话的态度访谈,荣艳分析,幼儿的内心其实很渴望吃饭时可以说话,因为他们想把自己开心的事情表达出来,和自己的小伙伴一起分享。个别忍住不说话的孩子,也不过是暂时顺从老师要求,渴望得到老师表扬。

蒙养课题研究中,荣艳和其他教师意识到:教师应当蹲下来倾听幼儿的心声。蹲下来后,会发现幼儿吃饭时所谈论内容并非都是废话,他们通过饭桌解决了很多重要事情。其次,教师应灵活掌握进餐状态,对小班幼儿,允许幼儿将想说的话表达出来;对自控力稍强的中大班幼儿,可通过师幼讨论、制定公约,将公约内化为班级进餐规则;第三,创设宽松的进餐环境。如幼儿可自由选择座位,多给幼儿一些吃饭时间等;第四,还孩子一个交往空间。在自由开放的环境中,幼儿可以自己去探索与同伴的交流技能、技巧;第五,在用餐时关注幼儿心理健康,帮助幼儿形成良好的进餐情绪,养成良好的健康行为习惯,促进幼儿身体健康与心理健康的和谐发展。

幼儿园教育中“身体”的迷失与回归

邓诚恩

(泉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在法国著名哲学家梅洛-庞蒂看来,身体不单单只是生理学意义上的“肉体”或“躯体”,它也是心灵与躯体合一的身体;身体塑造了“我”对世界的知觉,身体是主体、经验者、能动力量。一名完整儿童,其身体也应是躯体和心灵合一的整体,是认识感知世界的主体。

但幼儿园教育中,不难看见一些“身体”的迷失表现,如自由活动代替户外体育锻炼,体育锻炼活动设计不当,幼儿身体运动量不够等。

针对这些情况,幼儿园教育中“身体”将如何复归?邓诚恩建议,首先教师需要反思教育观念,用整体的眼光看待幼儿。如纠正对幼儿身体的片面理解,重新认识身体在教学过程中应发挥的作用和其将产生的积极影响;

其次,深入学习《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精神,实施科学保教。如适当增加身体运动的密度,在一日生活中渗透身体感受性和身体认识的教育等;

最后,幼儿园可践行保教一体化制度,以营造保教融合的氛围,形成合作、有效的保教学习共同体。

婴幼儿饮食习惯的

问题分析与培养建议

乌焕焕

(天津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

进餐不专注、过分依赖大人喂养、吃饭速度慢、偏食挑食……所有这些不良饮食习惯都形成于婴幼儿时期,所以培养0-6岁婴幼儿饮食习惯非常重要。只有良好的饮食习惯才能保证婴幼儿科学合理的营养状况,并对其智能开发以及生活习惯的养成形成深远影响。

婴幼儿不良饮食习惯产生的原因是什么?乌焕焕认为主要在于喂养人的喂养观念不恰当,如焦虑控制型喂养人不尊重婴幼儿想法,总强迫婴幼儿过量进食,溺爱放任型喂养人不适时放手,对孩子的不良饮食行为不加引导。

应如何引导婴幼儿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乌焕焕建议父母要抓住婴幼儿饮食行为习惯培养“关键期”,积极学习相关喂养知识,如营养学知识、生理学知识、心理学知识等,掌握科学的喂养方法、坚持规律性喂养原则,引导婴幼儿在进餐时间、空间、数量等方面养成一定的良好习惯和规律等。

报告⑧

小班幼儿家园进餐问题的

比较研究及解决策略

顾舒婷

(福建省直屏西幼儿园)

新生入园后,为更好地了解幼儿在家进餐情况,直屏西幼儿园编制了《小班幼儿在家进餐情况问卷调查》。问卷涉及幼儿的进餐情况、饮食喜好以及幼儿家长的教育观念与教育行为四大方面。调查结果表明,小班幼儿家园进餐行为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在家进餐独立性远远不如在园内;在家进餐时专注度低;偏食挑食情况严重;餐后习惯差等现象。

良好的饮食行为习惯对幼儿健康成长极为重要。那么如何帮助幼儿养成良好的进餐习惯?顾舒婷提出了解决家园进餐行为差异的策略:

1、加强家园联系,及时反馈幼儿饮食方面的情况,做到家园同步;2、保证进餐量,适量零食法,比如减少零食提供量,特别是进餐前一小时不吃零食;3、给幼儿选购他的专用餐具,如勺子的大小、长短,碗的大小等,都是适合幼儿抓握的;4、榜样示范法,如家长、教师都给幼儿做好进餐的榜样作用;5、消除干扰源法,如在进餐前关掉电视,餐桌上不摆放与进餐无关的物品等。

专家点评

★顾荣芳(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任何问题的解决都不是绝对的,都要基于儿童的生长需求、生长规律来找答案,比如幼儿园的生命教育。类似生命与死亡这些生命教育,可以借艺术的形式来完成,如借用鲜花的生命周期来完成死亡教育。再比如幼儿进餐是否可以说话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进餐过程中小声讲几句话其实很合理。

★李静(西南大学教育学部)

十多年前我国就开始涉足生命教育,到目前为止,获得了许多立足我们本国国情的研究成果。比起国外,或者香港、台湾地区,这些成果对我们更有借鉴意义。另外,幼儿园的学术研究有时也可以很落地,比如“幼儿进餐是否可以讲话”这类小切口的真问题。但无论是什么问题,都要注重概念的清晰、采集数据的准确等细节。

第②分会场

二分会场聚焦“E时代家园共育的需求、矛盾和策略”,由西南大学教育学部刘云艳和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程秀兰主持。

报告①

创新家园合作模式

促进幼儿园内涵发展

徐途琼

(成都市天府新区华阳幼儿园)

作为“全国三优家长学校”,在“一个孩子带动一个家庭,一个家庭带动一个社区,一个社区带动一个城市”的家园共育理念指导下,华阳幼儿园15年来通过课题带动,日常坚守,创新开展家园共育研究,探寻有效策略和长效机制,形成了“家、园、社区”三位一体的教育特色。在教师培养方面,树立三个意识,应对时代变化;打造四个团队,培养专业教师。

同时,幼儿园组建了由幼儿、家长、教师为主体的华幼三支“蘑菇志愿者”团队。通过科学、规范的管理,让志愿者的力量能够与幼儿园的课程建设、幼儿园管理等紧密结合产生效益。在探究以“志愿者”为创新举措的家园共育过程中,通过固定时间和空间,固化活动安排完善制度管理,形成长效机制构建科学体系,规范志愿管理。

在聚焦质量,提升内涵的过程中,徐途琼认为,没有课程的创新是没有生命力的创新,幼儿园对家园共育所有“术”的探究,都是为了寻找促进儿童发展之“道”。所以,在提升办园质量,促进孩子发展的过程中,还需要把家长、家庭作为课程的有效资源加以整合运用。

报告②

家庭教育公共服务协同供给研究

张晋

(西南大学教育学部)

家庭教育为何需要外部支撑?张晋认为,进入新时代,理论基础、现实问题、政策举措以及国内外经验要求我国家庭教育发展,不能仅作为“内部私事”来处理,更需要国家社会为其提供公共服务。“家庭教育公共服务协同供给”是把协同思想引入家庭教育公共服务供给的过程,指的是供给主体系统各要素为了实现系统整体目标与直接战略目标而协调自身关系,创新供给方式,构建供给共同体的过程。

那么,如何进行家庭教育公共服务协同供给?要注意供给主体共轭:政府主导,市场和第三部门多元。要注意供给结构网络化:一是水平维度网络化,即各主体以公益性合作为指引,重组各主体责权关系,密切各供给主体的横向联系,增强供给主体的合作力;二是垂直维度网络化,即简政放权,创建合作实践共同体,强化不同层级的合作与联动,激发各层人员的活力。

而在师资队伍建设方面,我国大陆地区高校尚未设立家庭教育院系或专业,虽然,部分师范院校在教育学、学前教育学、心理学(师范类)等专业,将“家庭教育学”作为专业必修课或专业选修课,但总体来说,家庭教育专业人才培养相对滞后,仅将“家庭教育”作为一门课程来开始,无法满足家庭教育市场发展的人才需求。

互联网+智慧家园共育

平台设计与实践

沙莎

(天津市河东区第二幼儿园)

学前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幼儿的发展根据其成长特性受到各方面因素制约,其中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幼儿园与家庭教育。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依托于手机等载体,家园之间关系越来越密切,沙莎认为,要善于利用新的技术,转变新的教育理念,转换角色定位,采取多种合作方式,建立共享开放的环境,让家长以多种方式实时参与到幼儿园活动中来,建立智慧的家园合作模式。

对比传统家园共育、互联网+家园共育的需求与矛盾,幼儿园有着不同的应对策略。互联网+智慧家园共育平台整个体系的设计,依托于互联网+技术将幼儿园的资源和家庭的资源在平台进行采集、整合,信息交互、即时通讯两大核心功能是体系的支撑,辅以工作流程设计及体系制度保障,以资源共享、开放活动、互动设计、成果展示为最终应用。

从需求出发,互联网+智慧家园共育平台设计了7个整体功能模块:管理模块、媒体互动、个人中心、通知动态、活动管理、知识管理、监督评价。借助互联网+家园共育,做到快乐教学、高效教学,提升教学质量,进而也可以利用大数据关注幼儿成长。

早教指导课程中家庭参与的

现状及对策研究

吴玲玲

(中国福利会托儿所)

吴玲玲首先从概念上做出界定,早教指导课程,是面向0-3岁婴幼儿及其家长的教养活动方案和教养指导课程,是一种婴幼儿教养与家长教育并举的课程。而婴幼儿抚养人到早教中心参加活动,是家庭成员的自身改变,也需要家庭卷入到早教中心活动方案的制定、实施、管理和评价的全过程。

通过分析早教陪伴者类型分布,吴玲玲指出父母是关键的陪伴主体,但祖辈担起了早教陪伴的主体。而在针对家长参与早教指导课程拓展的意愿和偏好的调查中发现,家长普遍有参与早教课程拓展的意愿。那么,要达到家庭参与和家校合作共建,则需要通过参与途径的创新,新媒体技术的引入来实现。

由此,吴玲玲介绍了具体的对策行动:立足家长参与不平衡,编制家庭参与专项指导活动;立足早教陪伴者主体多元,提升陪伴者参与品质;立足家长育儿实践性知识特点,加强家长沙龙建设;满足家庭个性化育儿需求,增加小组专题和一对一咨询活动;立足家庭参与途径受限,引入新媒体搭建无缝参与桥梁。

E时代背景下的家园共育

邓俊超

(井冈山大学教育学院)

针对E时代背景下家园共育问题和探索,邓俊超从观念上谈起。人类历史经历了农业社会、工业社会,正逐步进入信息社会,而信息技术在各个领域都给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对于一般家庭而言,E时代就是“手机”,如今伴随着智能手机用户的增多,原本作为一种沟通工具的手机,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发生着变化,许多父母也患上手机依赖症。而家长在日常生活中过度使用手机的情况无疑影响着孩子的状态。

现在的孩子是“数字原住民”,伴随网络成长,网络生活已是他生命本能的一部分。对于青少年来说,手机的过度使用会引起严重的心理健康危机、丧失独立。这个过程中,家长对孩子性格和价值观的影响是他人无法代替的,而家长的网络素质和对网络的使用状况,值得注意。

因此,在此背景之下,家长与幼儿园共同完成孩子的教育,家园合作不能仅在技术层面上讨论。家园共育其实要解决的是:观念问题和教育行为问题,以高质量的陪伴来促进孩子的成长。

甘肃省农村学前留守儿童亲子关系研究

基于家庭动力绘画的分析

王瑶

(西北师大教育学院)

王瑶指出,此研究选取了天水市A县两所农村幼儿园共30名学前留守儿童的家庭动力绘画作品作为研究对象。运用访谈法,围绕幼儿的绘画作品对幼儿及其父母进行访谈,旨在了解幼儿绘画作品的含义,揭示其亲子关系的状态;运用作品分析法,对留守儿童的绘画作品进行描述统计和相关解读。结合访谈和家庭动力绘画的解释框架对其绘画作品进行相关分析,通过量化和质化的方法同时进行。

家庭动力绘画( Kinetic Family Drawings,K-F-D)作为是一种投射测验工具,运用心理学投射技巧借以了解在心理上有困扰的儿童,通过绘画中的人物顺序、位置、大小、距离、缺失等来反映儿童心理的家庭关系状况。儿童在K-F-D中能够自主的绘画,受到较少的干预,是一种内在心理语言与情绪情感的表达。

通过案例分析,王瑶详细具体地呈现了家庭动力绘画的运用与价值,也指出了当前甘肃省农村学前留守儿童亲子关系:妈妈是学前留守儿童心理最重要的人,但育儿知识严重不足;亲子关系不良明显表现为儿童情绪情感的不良;手足同胞是留守儿童情感寄托的重要对象。

幼儿园互动体验式家长会的实践研究

唐琪

(宁波市宝韵音乐幼儿园)

唐琪指出,传统模式的家长会存在的主要问题是:矛盾心态、主客关系颠倒、缺乏吸引力、会后效果不佳。而要改变家长被动接受的角色,家长会应当强调互动性和体验性,注重家长的主体性,其中包括自为性、自主性、创造性、能动性。而教师定位应是组织者、引导者、参与者。

根据互动体验式家长会的实践,唐琪表示,会前准备有三步曲:调查收集、制作菜单、会场布置。会议中则有六部曲:对号入座,感受分组的惊喜;游戏体验,领悟教育的方法;视频观看,发现孩子的成长;话题讨论,分享教育的经验;表彰颁奖,激励前行的脚步;心语记录,体验爱意的表达;会后反馈享真情。

最后,对于幼儿园互动体验式家长会的模式,唐琪提出了一些思考:由“终结性”走向“过程性”,由“被动型”走向“主动型”,由“单视角”走向“多维度”,由“单一型”走向“多元化”。

报告⑧

幼儿园监控系统之困及化解策略

基于家园关系的视角

秦旭芳

(沈阳师范大学学前与初等教育学院)

秦旭芳通过编制《幼儿园安装图像监控系统的现状和成因(家长版)》和《幼儿园安装图像监控系统的现状和成因(教师版)》调查问卷,从查看权限、查看目的、安装原因三方面,呈现家长、教师对于幼儿园监控系统的不同观点,分析得出教师和家长在某些问题的不一致态度,反映了幼儿园和家庭两大主体的冲突。

在阐述幼儿园监控带来的忧思与困扰时,秦旭芳从孩子、教师、家长三方面解析利弊。比如,孩子处在放大镜下,若得知自己的一举一动会被父母看见可能会隐藏约束行为,同时会涉及到幼儿的隐私权、肖像权等;教师则会愈发小心翼翼,甚至畏手畏脚,处于心理压力之下;而家长在手机里看到的画面具有一定的片面性,甚至易出现“比较”心理。

针对这样的情况,营造家园互信的有效策略需要:教师着力德能统一形成内驱动力,家长汇聚宽容理解增强沟通互信,政府完善管理体制加强监管力度,社会媒体凝聚舆论力量重塑教师形象。

现场问答

★刘云艳(西南大学教育学部)

互联网不仅仅是技术,而是每个人观念的变革,这才是E时代。而家长作为幼儿园的合作伙伴或许更为恰当。通过不同类型的活动,让他们有成就感、身份感。在参与中明白:原来幼儿园是这样,孩子是这样在学习。家长是否心甘情愿主动参与,让他们带着问题来、带着想法走,同时注意引导家长有参与后的反思,这样的反思也是家长学习力提升重要因素。

★程秀兰(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关于监控我想表达一些观点,刚提出要全过程监控时我们都非常反对,但从另一方面思考,这不是单纯让家长放心,也是给予老师清白的佐证,毕竟孩子在成长中磕碰是难免的。家园矛盾避免不了,用数字化方式来监测孩子的营养、睡眠、学习等也日趋常态。家园的目标都是为孩子好,在共同达成目标的过程中产生了不同,可世界就是矛盾的,我们得在这样的矛盾中共生,不抵触,但要有幼教人自己的坚持。

★吴玲玲(中国福利会托儿所)

互联网技术是为了解决问题存在的,应当立足于园所在共育中双方、意愿的需求。

★秦旭芳(沈阳师范大学学前与初等教育学院)

幼儿教师的门槛不仅是看专业技能和学历,更需要对品格和性格有所要求。专业可以在后期继续培养,而在面试时,对应试者原生家庭、爱好、临场反应的关注,可以看作重要的标准。

【主办单位】

版权声明

本文为《育儿周刊》原创稿件,版权归本报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本微信号联系申请权限,并注明“本文来源《育儿周刊》微信公众号”。未经授权转载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