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红人馆 | 这个后宫,从来只有我和你在斗

原标题:红人馆 | 这个后宫,从来只有我和你在斗

看见这个标题是否已经带入了TVB的原音。

谈宫斗,不能不说邓萃雯。《金枝欲孽》中的如妃,不怒自威又明艳无双。说真的,邓萃雯的颜值在美艳的黎姿、温婉的佘诗曼之中并不占多少上风,她偏有独特的魅力留住世人的目光。

一直记得她在眼皮上扫青蓝色的眼影,你看这个角色叫人多难忘。一开始,她与普通后宫中的妃子并没有什么不同,争宠、夺权、害人、谋心。跟皇后叫板,“这个后宫,从来只有我和你在斗,从前如是,现在如是,以后亦如是”。

原因也非常宫斗,皇后害了她的孩子。她狠,也毒。狠毒到不害怕鬼神。开篇如妃设计害死陈妃,宫中闹鬼之说四起,如妃带人闯到陈妃的屋子里并喊话:做人的时候斗不过我,难道做鬼就有这个本事。

这个戏码在热播剧《宫心计2深宫计》中又上演一遍。太子妃王蓁向被她毁容而上吊自杀的妹妹王葭喊话:若再敢入梦纠缠,就斩你的头,让你无法转世为人;胸插利刃,让你孤零无亲。

如妃在宫斗中属于眼光长远的优雅派。盛时居安思危,衰时便韬光养晦。一次侍寝过后她头顶的白发被皇帝看到,皇帝在三更就匆匆走人。如妃看到镜中的自己,亦明白花无百日红的道理。于是她在新一届的秀女中挑选心腹,先是玉莹,再是尔淳。

玉莹扮猪吃老虎被她识破,她便直接撂给玉莹一支簪子,划破自己的脸就能取信于她。玉莹不肯,自然知难而退。对于尔淳,如妃则循循善诱,希望尔淳皈依于她而非皇后。

由盛及衰。她被老谋深算的皇后、尔淳算计,两人借侍女之死给她带了顶私通的罪名。皇帝疑心,新账老账加在一起算,如妃一朝失势。宫中无人不是墙头草,太监和宫女也欺负起曾经高高在上的如妃。

风言风语只是寻常,她被勒令不能见小格格,甚至眼看皇后用护指套划破小格格的脸,也只能低眉顺眼说娘娘,孩子无辜。人人都以为为皇后抄佛经的如妃气数已尽。

安茜问她,你甘心让皇后斗垮吗? 如玥回她,“心甘情愿,伏首称臣这些话,从来都不是用来形容我钮祜禄如钥”。她是草原里潜伏的一只猎豹。之后小格格得不到精心照料,不幸夭折,她摸着孩子逐渐冷淡的身体叫下人多拿几个暖炉。

要将小格格的身体暖热,让皇帝看见亲生女儿夭折怀中,利用他的疼痛和愧疚让自己东山再起。

这时的如妃,是一个痛失爱女的额娘,她在雪里向天发愿折寿十年换女儿平安;也是一个满载仇恨的复仇者,她马上要重新回到高高在上的妃嫔之位,跟皇后继续争斗,随之斩断和孔武之间的情愫。

韬光养晦、东山再起,她做得熟练。

私以为如妃爱上孔武是《金枝欲孽》的神来一笔,恰似枯木又逢春。她与孔武之间的因缘际会丰满了一个后宫女子的血肉。 如玥在这段感情中付出的信任、爱和守护,就像那个丝帕,孔武不知所属,观众却太清楚。

一朝失势,到处被人轻蔑。如妃只叹人情冷暖,早已看惯,却唯独孔武依然对她分寸得体、时刻守卫。

得了雪盲,孔武劝如玥忍辱负重、治好眼疾,扶着他的手臂如玥能在宫中散步;冒着风险帮如玥母女相见,孔武带了一点赎罪的心情,更多的是对如玥的疼惜和怜悯。在雪中被孔武背着的时候,她不过是满怀春心的普通女子。

像回到十年前,爱情就像一柄一点点敲穿宫墙的小锤,在如妃和孔武之间朦胧的发生。只是如妃很聪明,她看得清这段感情寿命有限,也知道孔武牵挂的人还有安茜。她这般骄傲只会跟孔武说,本宫感谢你当日雪中送炭。

但她放下,却执着保护。因为孔武的请求想尽办法在皇后面前保下安茜,“因为我们爱上同一个人,本宫才保护你”(大意)。

皇宫动乱时,孔武抓着她跟安茜的手,一个都不想放。她决断,说本宫何尝不想看看宫外的景色,只是从16岁入宫开始,只学会一种求生技能,就是谋算人心,到了哪里都无法平安的过日子。

然后狠推一把孔武和安茜,要他们快走,许下一个飘渺的愿望——万里江河,有缘再聚。自己却在听到孙白杨和玉莹一同葬身火海的消息时泪流满面。

能杀伐决断,亦有一腔柔情。不像小儿女般清纯稚嫩,却在世事磨练里练出一身从容的技艺,让人敬佩也怜悯。为了求生,她是一个那般坏的嫔妃,为了爱情,也是这样好的一个女人。

每当看到宫斗剧,都会想起邓萃雯和她的如妃。如此丰满的角色,才能永远在记忆的长河里令人惦念和感怀。

图片来源

新浪微博

时尚COSMO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