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清末来天津的日本女性,每八人就有一名特殊职业者!

原标题:清末来天津的日本女性,每八人就有一名特殊职业者!

天津早期的妓院,多集中设立在水陆码头,如侯家后、落马湖一带,“侯家后虽不过七八百户人家,但帽寮妓院鳞次栉比,此外还有被称为相公下处的男妓院”。此后随着南市和日租界的繁荣与兴盛,便逐渐开始向此集中。

二十年代以后南市三不管逐渐萧条,妓院更是向日租界地区迁移,以此为轴,随着鳞次栉比的各种娱乐设施兴起,这一带成为代表性的娱乐街。日租界当局还特别划出曙街(今嫩江路)一带为“游廊地”,作为日本妓院及酒店开设之地。

这里到处都是亮着霓虹灯的妓院,经常有士兵和单身工薪阶层出入,随着日本妓女增多,又扩展到浪速街(今四平道)、松岛街(今哈密道)、蓬莱街(今沈阳道)。正如1936年版的《天津指南》所说:

“津埠妓院林立,上中下等均有之,最上等者即头等小班,游客多阔绰,均在日界南市一带。……三等堂班,此等妓院在津埠者最占多数。”

这里商店林立,交通发达,又与南市毗邻,影剧院、饭庄、茶楼、妓院集中于这一地区,形成一个娱乐中心,日本人曾自诩为“不夜城”。

1925年的居留民议会上,“现在的游戏场位于日租界最早的中心附近,玩乐到夜里12点也不结束,集聚在此处的汽车、人力车等一直到深夜还喧闹不止,给居住在附近的人造成很大麻烦。建议转移到别处,并可带来其他地方的繁荣。”

日租界寿街还有“一处最有名的日本妓院,名叫神户馆。馆内布置是古老的日本式样,特别讲究。这里分娟妓和歌妓两种,在筵前由娟妓伺候酒饭,歌妓只管唱歌。”到了冬夏季节还送一些小礼物给客人,上面带有该馆的地址和电话号码,以方便联系。

朝鲜妓院则集中开设于秋山街(今锦州道)一带。中国人开设的妓院,多分布在旭街两侧的裕德里、忠孝里、旭日里、吉庆里、利津里、东升里及同庆(茶园)后、中华后、新旅社后、新明大戏院后一带。

因日租界的杂税收入中,妓女税高达一万余美元,致使在中外人之间流传有“日租界是天津的魔窟”。夜间的日租界犹如“魔界”,在旭街和曙街,半月悬空,“黑影、白影三四组摩肩出没于大小道路”。

日本妓女来天津始于1884年,1885年就有新闻报道说“有三人在法租界从事买卖”。义和团事变和日俄战争后出现了日本人来津的热潮,日本妓女也趁此到来。特别是大量的单身年轻人和军人,更是吸引了大量日本妓女前来。

加之,当时天津各种其他娱乐设施相对缺乏,很多单身的男性便到妓院寻求刺激和娱乐。最初日本妓女多在法租界从事皮肉生意,到20世纪初开始涌入日租界。

1906年9月,在天津的日本妓女为89人,当时在留的日本女性总计为724人,也就是说大约8名女性当中就有1名妓女。《北清时报》甚至还专门介绍了日本一等妓女,如八千代、若吉等有名的日本妓女。

随着人数的增加,租界当局特别划出曙街一带被为“游廓地”,“日本料理店”也全都集中于此,管理体制也完备。有人看到“曙街一带的日本娟妓穿着怪异的服装,不分昼夜穿行于市区中央,丑态尽显”。

来稿/鲁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