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三兄弟当红军,弟见一尸体,好心去盖草,没料是堂哥!后成少将

原标题:三兄弟当红军,弟见一尸体,好心去盖草,没料是堂哥!后成少将

颜金生少将,是湖南茶陵县人,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之家。

这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大家庭。颜金生的父母生了9个孩子,只剩下哥颜牛生、姐和颜金生。他的叔叔给人当倒插门女婿,结果妻子产后患病,无钱医治,撒手人寰,留下儿子羊生、贱生——也送来了老兄家抚养。颜金生的姑父不久也去世,姑姑在婆家待不下去,也带着儿子回了老兄家。颜金生的家,就是这样一个患难与共、相依为命的九口之家。

1927年9月,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上井冈山时,拨给茶陵县委5条枪。茶陵县委组建了赤卫队,颜金生的父亲参加了农会,颜金生的哥哥颜牛生参加了游击队,堂哥颜羊生、颜贱生参加了少先队,颜金生本人则参加了儿童团,一家五个男丁全部投入了革命。

1932年,颜牛生被敌人捉住,惨遭杀害。

闻讯颜牛生被杀,在区儿童局当书记的颜金生和堂哥颜羊生、颜贱生一起要求参加红军,获得了批准。

这时,颜贱生才14岁。由于年纪太小,当了一名宣传员。

一天,他随第1连外出打土豪、筹款子。返回时,与一群国民党军遭遇,打起来。红军枪弹少,处于劣势、几次攻击不成,只好撤出战斗。颜金生见1名阵亡战友的步枪还压在身下,立即冒着呼啸的子弹,左闪右躲,跑过去,抽出那一支枪就跑。一个敌兵见他又瘦又小,高喊“抓活的”尾追而来。颜金生转身放了一枪,吓得敌兵扑通一声跪地。他跑掉了。——这是他平生的第一次战斗。

一年后,颜金生由文书直升为连副指导员。

1934年,在一次战斗中,师代政委甘泗淇身负重伤,昏迷不醒。警卫员见敌人冲过来,一时没办法。颜金生见状,立即派兵抗击,自己跑过去,把甘泗淇救了出来。

他救了甘泗淇,甘泗淇的妻子李贞竟然也救了他。

1935年4月,红二军团长征。时为军团政治部青年干事的颜金生日晒雨淋,患了伤寒,腹泻不止,几乎虚脱。一天,李贞看见他,立即把自己的马让给他骑。

次日傍晚,部队在路旁一个村子住下。给颜金生牵马的饲养员一时大意,错把马牵了军团长贺龙的门前。正好贺龙出门,被马撞了一个满怀。马受惊把颜金生颠下摔到了地上。贺龙见颜金生面色苍白,大喊:“军医快来。”

可是,只剩下一支药了,是留给军团首长用的。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几乎同时发话:“快开药吧!”

医生不愿意,贺龙以命令的口气说:“给他用了,别的不用管!”

就这样,颜金生打了一针,后半夜就退了高烧,接着吃几付中药,身体就好转了。

在过草地时,颜金生忍着饥饿,把自己的口粮匀出来资助断粮的战友,救了政治部总务长谭石精一命。就在走出草地,快到包座时,颜金生的口袋里还有一点粮食。走着走着,他突然看到不远有一具裸露的“尸体”,以为是牺牲了的战友。他赶忙拔了一些草去掩盖上。谁知走近一看,这裸露的“尸体”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堂哥颜贱生。

颜金生和堂哥从小形影不离,亲如同胞兄,一起参加红军后,就不在一个部队,从没见过面。

他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面。

此时的颜贱生赤身裸体,瘦骨嶙峋,衣服不知去向。颜金生一见,忍不住趴在堂哥身上痛哭起来。忽然,他发现堂哥还有一些鼻息,立即把自己仅有的一点干粮放进他的嘴里,又给灌了几小口水。一会儿,颜贱生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嘴巴开始蠕动,眼睛也慢慢睁开了。

当他认出是颜金生时,也不禁失声痛哭。

原来,颜贱生在红17师担任俱乐部主任。他因为饿昏掉了队,路上被受蒙骗的藏民扒了衣服。颜金生将自己的衣裤各脱下一件,给堂哥穿上,然后搀扶着他一步一步沿着部队前进的方向赶路。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了宿营地。

战友们见状都围了过来,为他俩战地相逢而高兴。

部队到了包座,准备与胡宗南作战,颜贱生等伤病员被送到收容队去。

颜金生放心了。

他没料到,这竟是和堂哥的最后一面。

(颜金生将军)

几天后,颜贱生所在的收容队突然遭到反动藏骑的袭击,伤病员孤立无援,全部不幸遇难,颜贱生也在其中。

这是颜家牺牲的第三个兄弟。除颜牛生被敌人杀害外,颜金生的另一个兄弟颜羊生已经在黄沙战斗中牺牲。至此,颜金生失去了所有的兄弟。包座战斗结束后,颜金生升任红二方面军政治部青年部副部长。

1955年,九死一生的颜金生被授予少将军衔,后担任第1军政委、武汉军区政治部主任、总政治部副主任。

欢迎关注陈冠任微信公众号:cgr000000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