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印度火车太拥挤,行李架坐满人,流浪艺人随便上下车

原标题: 印度火车太拥挤,行李架坐满人,流浪艺人随便上下车

印度其实一个很有趣的神奇国度,虽然它脏乱,但就这个国家本身而言,我觉得它的灵魂是很有趣的。我们应以善良或宽容的目光去看待它,对于不了解的一面,更应该自己去发现。

从加尔各答坐火车去瓦纳拉西,从阿格拉坐火车前往新德里,这两段旅途的火车之旅,让我对印度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或者说对于印度人新的了解。

在加尔各答火车站月台等待火车的时候,留下了两个同伴在看守行李,剩下的几个人拿着相机一并在月台周边走走看看。印度的火车站与欧洲很相似,没有行李安检,也没有检票,来到火车站就直接步入月台等待属于自己的那一班火车。月台附近的座位很少,等待火车的大多数印度人都围坐在地上聊着天。

当然,车站行李搬运工的职业在印度也很常见。当穿着鲜艳纱丽的几个印度女人头顶着巨大包裹出现眼前的时候,我的相机快门遍没有节制的一直咔嚓的响着,来不及调整参数,镜头里的女人便放下包裹,也开始等待她们的火车。

人们在等待中也准备一场分离,记忆尤深的是一个印度老太太送着一群年轻人离开,火车抵达月台的时候,人们匆匆上了火车,一个男人将自己的孩子从车窗里塞了进去,然后他快速从拥挤的人群里挤进去。

但那群年轻人却不匆忙,依旧在和老太太道别着,直到他们都上了车,老太太抓着火车车窗的栏杆,依依不舍。后来,她发现了我的镜头,悲伤里透着一股茫然。

当前往瓦拉纳西的火车抵达月台的时候,属于我们的一场新的旅行开始了,在这个国家,我们没有别离,只有不断的新的旅途。14个小时的空调卧铺,票价365卢布,在充满印度人的车厢里,只有我们几个中国人的面孔,后来车厢之间穿梭的时候,仍就只有我们几个外国乘客。

当我们从拥挤的过道里走过的时候,遇到的印度人都很有礼貌的让开了,哪怕是同行的一个伙伴与一个印度男人换床铺,对方也是热情答应。

对于网上说的印度火车都是男女隔开的现象,我并没有见到,大家混在一间车厢里,挨坐在一起,不论是认识的还是陌生人,都没有任何突兀。所谓突兀,大概是一开始对印度不了解的传闻吧。抛开一些不可避免的因素或文化差异,印度这个国家让人爱恨分明。

但让我真正实拍火车上的印度人却是从阿格拉到新德里这一段旅程里,这也是在印度之旅的尾声,在有了短暂的接触和了解之后,镜头与人之间的对话就没那么紧张感了,或者是恐惧。

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令我至今困惑,印度火车的每个站点往往都会有一些流浪的歌唱艺人,有的是小孩,有的是大人,他们带着乐器,在车厢里一边歌唱一边要钱。没有工作人员赶他们,也没有人问他们要车票,等到下一个站点了,他们又下车了。

不知道这是不是印度“民主”的表现,还是工作人员懒得去管,但这些艺人轻轻松松的就可以坐着火车进行一段旅途,只是不一定就能“赚到钱”。

往往流浪艺人的出现,会引起车厢里所有印度人的歌舞细胞,这一点完全不用唤醒,一有音乐,就可以唱起来,哪怕是在拥挤狭隘的过道里也可以扭动着身体舞动一番。乐天派的印度人,丝毫不拘束,车厢里不相识人往往像是一个团体,使得我们这些中国游客显得格格不入。

就在我准备拍段视频的,被几个印度年轻男女将我围住,他们邀请我一起跳舞。流浪艺人的鼓敲得充满了激情和热火,虽然挺难为情的,但还是放下相机,与他们一起在狭隘的长途火车上跳起了舞。这一刻,我发现印度人的热情里夹带着不曾被理解的善良。

记得在往瓦拉纳西的火车上睡了一夜之后,窗外的世界已经明亮,阳光洒落车窗,一处挨着车窗上的印度老人正在看着书报,他很专注,阳光打落在他的身上,一切变得透明。对面坐着一个年轻人,他正在准备两人早餐。尽管火车上会售卖早餐和奶茶,但很多人出行都自有准备。

就在我准备吃一些水果充饥的时候,老人将他手里的馕撕开分给了我一半,突然递过来的馕,令我惊诧,他没有说话,但以眼神示意我要沾着他面前的咖喱才好吃。他对面的年轻人又拿出一些馕要分给我的同伴,大家都挺意外,虽然交流有些困难,但还是围坐在一起,在窗前的阳光下,圣城瓦拉纳西离我们越来越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