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能让张爱玲念念不忘的的作品《二马》究竟有何魅力

原标题:能让张爱玲念念不忘的的作品《二马》究竟有何魅力

张爱玲的一生,是一个传奇,亦是一部悲苦剧。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无情这句话是张爱玲和母亲黄逸梵最真实的写照。回首一生,唯一抹亮色或许还是最初母女两人在《二马》这本书上产生的共鸣。

张爱玲的散文《私语》里她曾这样写道:“《小说月报》上正登着老舍的《二马》,杂志每月寄到了,我母亲坐在抽水马桶上看,一面笑,一面读出来,我靠在门框上笑。所以到现在我还是喜欢《二马》。”

老舍

老舍原名舒庆春,生于1899年的立春,北京满族正红旗人。中国现代小说家、作家,语言大师、人民艺术家,新中国第一位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的作家。

《二马》老舍先生早期长篇扛鼎之作。京味儿风趣与英式的幽默,活脱脱两块面对面的哈哈镜。嬉笑怒骂间,照见两个古老帝国民族的德性。无端的傲慢和偏见谜障着世人的心灵。一部传世经典,唤醒国人自觉的鱼磬。一曲穿越百年,透视人性的引力波。

老舍小说《二马》讲述了1926年一对中国父子在英国伦敦的遭遇和经历。 这部小说以从中国前往英国伦敦的老马和小马为主要人物,讲述了“二马”与温都太太和小姐的爱情以及华人在伦敦的境遇。

老舍用充满幽默的笔墨描绘了老马和小马这两个标题人物。老马虽然上过洋学堂,还入了洋教,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官迷”。大哥客死后,老马和儿子小马前往伦敦接手马家古玩店。“官迷”老马不情不愿地变成了小商人。

与父亲相比,小马愿意融入新环境。年轻人的世界无非事业和爱情,小马执拗地努力着,却似乎都不顺遂。他们寄居在英国女人温都太太的家里。

在异国的生活中,房客与房东,中国人与英国人,父与子,母与女,鳏夫与寡妇,小伙与姑娘,“老房着火”的黄昏恋与失魂落魄的单相思……老舍在小说中设置了一组组镜像般的意象,折射着人世间百态。

由北演出品、方旭改编并导演、演出的话剧《二马》,是这部老舍小说在舞台上的首度呈现,也是方旭自《我这一辈子》、《猫城记》、《离婚》之后,与老舍作品第四次结缘。话剧《二马》更请到舒乙、舒济担任文学顾问,由斯琴高娃担任艺术顾问。名家的保驾护航,更使这部作品拥有品质保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