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司马懿的第六世孙,晋朝的亡国之君,被废后忧惧难安,最终被残杀

原标题:司马懿的第六世孙,晋朝的亡国之君,被废后忧惧难安,最终被残杀

文/格瓦拉同志

亡国之君的下场大都很不堪,或被杀或受辱,很少有得以善终者,司马懿的第六世孙、东晋末代皇帝-恭帝司马德文,便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位。

司马德文是司马懿的第六世孙,东晋孝武帝司马曜的次子,安帝司马德宗的亲弟弟,出生后不久被立为琅琊王。虽然是亲兄弟,但司马德文聪明睿智、洞悉时局,明显着要比哥哥正常太多,因为安帝跟祖上惠帝一样,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白痴。

东晋安帝、恭帝都是司马懿的第六世孙

按照《晋书》的说法,安帝竟然能蠢到连冬夏、温凉的区别都分不出来,衣食起居若没有人照顾,根本就不能自理(“帝不惠,自少及长,口不能言,虽寒暑之变,无以辩也。凡所动止,皆非己出。”见《晋书·卷十·帝纪第十》)。

由这样一位白痴皇帝临朝,晋朝将面临怎样的凶险,可想而知。所以为协助白痴哥哥坐稳皇位,司马德文可真是操碎了心,年纪轻轻地便出来做事,历任中军将军、散骑常侍、卫将军、侍中、司徒、录尚书六条事、车骑大将军等重职,力所能及地匡救国家,尽量不让司马家的江山败在自己手里。

安帝司马德宗是个白痴皇帝

然而,正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尽管司马德文苦心经营,但依旧难以匡救日益败坏的时局,更无力对抗窃持国柄、口含天宪的权臣司马道子、司马元显、桓玄和刘裕等人。他所能做的,只是在权臣们的许可范围内,做一些小修小补的“动作”,根本无力改变整个局面。

权臣桓玄一度篡晋,此时的江山易主已成事实,如不是将军刘裕力挽狂澜,司马家的国祚早就提前20年灭绝。然而刘裕也不是忠诚如一的臣子,他内心底想做的事情,跟桓玄别无二致。所以等到他完全控制住局势后,自然也就走上篡位谋国之路。按说安帝这样让人省心的傻皇帝,有志于篡国的权臣还是蛮喜欢的,大可以不用将其杀掉,就可以顺利地完成改朝换代的大事业。

恭帝司马德文是权臣刘裕手中的傀儡皇帝

然而,傻子皇帝终于还是被刘裕给弄死了,死因有被毒杀、被勒杀两种微妙区别。至于刘裕为何最终选择杀掉安帝,据说是因为当初盛传一句谶语“昌明之后有二帝”(“昌明”是孝武帝司马曜的字),刘裕为应合谶语所以才下定狠心。刘裕杀掉安帝之后,便立司马德文为皇帝,也就是晋恭帝,时在公元419年。

作为绝顶聪明之人,恭帝司马德文很清楚,要想在刘裕手下保全首领,除了积极地配合改朝换代的工作外,再无其他方案可行。所以等到刘裕的党羽傅亮手持草拟好的禅位诏书,入宫逼迫恭帝誊抄时,恭帝假装欣然接受之状,亲自执笔抄写诏书,并对左右说:“桓玄篡位时,晋室已经失去天下了,正因为刘公的匡扶,才延长了将近二十年的国祚。今天实行禅让之事,我是心甘情愿的。”

刘裕废晋建宋,是为武帝

傅亮讽晋恭帝禅位于宋,具诏草呈帝,使书之。帝欣然操笔,谓左右曰:“桓玄之时,晋氏已无天下,重为刘公所延,将二十载;今日之事,本所甘心。”遂书赤纸为诏。见《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九·宋纪一》

公元420年,东晋恭帝司马德文将帝位“禅让”给刘裕,正式结束晋朝155年的国运,由此开启南朝时代。刘裕称帝后,表面上对司马德文很是优待,不仅封他为零陵王,还允许他保留天子名号、威仪,一同当年晋武帝对待魏元帝,但内心深处却早藏杀机。

恭帝被废后,整日与褚皇后同处一室

恭帝退位后,整日闭门不出,时刻同褚皇后共处一室,而且所有饮食均由皇后亲自烹煮,以防止刘裕加害。但尽管防备如此紧密,却依然难以逃脱刘裕的毒手。就在第二年,刘裕利用褚皇后的哥哥褚淡之,让他借探望妹妹褚皇后的名义,利用帝后二人分隔的机会,派亲兵潜入零陵王府,用棉被闷杀司马德文。司马德文遇害时,年仅35岁。

王自逊位,深虑祸及,与褚妃共处一室,自煮食于床前,饮食所资,皆出褚妃,故宋人莫得伺其隙。九月,帝令淡之与兄右卫将军叔度往视妃,妃出就别室相见。兵人逾垣而入,进药于王。王不肯饮,曰:“佛教,自杀者不复得人身。”兵人以被掩杀之。帝帅百官临于朝堂三日。引文同上。

恭帝尽管防备严密,但最终还是被暗杀

因为晋朝的历史由西晋、东晋组成,形同两次亡国,而且每一次亡国时,莫不是以帝王被杀为结局(西晋亡国时更惨,大批宗室成员被屠戮,皇陵被发掘殆尽),联想到当年司马家对待魏朝皇帝的史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真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