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不想当大学老师的助教不是好助教!助教培养指南了解一下|案例

原标题:不想当大学老师的助教不是好助教!助教培养指南了解一下|案例

在大学课堂上授业传道、春风化雨的并非都是学校教师,不少在读硕士研究生、博士生会出任助教配合教师教学,有的甚至独自讲课,指导后进生。

到美国念博士当助教之前,埃里克•塔基在祖国加纳也给本科生上过课,但是相比他在克拉克森大学的讲课方式可谓大相径庭。在加纳,他从来没想过为课堂增添趣味,更不用说重新规划教室座位等教学技巧的运用了。塔基面对的情况是不少硕士研究生、博士生担任助教所面临的共同困境,因为他们并没有接受多少教学能力的训练就直接走进课堂协助教授完成教学,甚至直接站上讲台讲授课程。

助教在高校本科生教育中占据一席之地,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数据,2015年美国各大高校担任助教的研究生高达121120人,这一数字到2017年增加到了138820。此外,《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对助教负责本科课程教学的数据进行统计发现,排名前十的高校有至少18%的助教充当了教师的角色。其中比例最高的是普渡大学西拉法叶校区,达到26%。

2016年,由斯坦福大学教育学学院和哈佛大学教育学学院几位教授联名发表的论文提到:如果学科的导论课由研究生助教主讲,学生更倾向于深入学习该学科,与此同时,担任助教的研究生不仅更早毕业,还更可能最终在高校任教。高校也愈加意识到助教的教学水平高低对课堂质量、学生培养有着较为深刻的影响,于是开设了形形色色的助教培养项目。

5周教学集训

2016年,克拉克森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推出助教新兵营培训项目。学院规定所有新入学且希望担任助教的博士生,在开学前必须参加这一为期5周的教学培训。学生主要接受教学法的训练,包括通用方法和针对STEM学科的教学方法(因为学校目前的200多名博士生全部集中在科学与工程学科领域)。

培训期间,学生上午学习教学技巧,下午活学活用,轮流充当教师,运用所学方法上台讲课,教学经验丰富的教授则坐镇观察并分析、评价学生的掌握情况。设置这一项目主要是因为学校不愿辜负外界对高等教育教学质量的厚望。“在许多学校(包括我们自己),特别是大型高校,不少数学、科学方面的基础课是由助教主讲的,要是教学质量不好,家长肯定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不相信学校了。”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彼得•特纳说。因此,学院的意图不仅仅是培养能胜任教学的学生助教,还在于提升本科生教学质量和保有率。

该项目开展时间仅有2年多,目前很难定论教学质量是否提高了,但参加培训的学生在教学能力上普遍收获很大。塔基经过培训很快熟悉了美国本科生教育的特点,“纯讲授式教学,‘满堂灌’的方式不是万能的。课桌的摆放应该根据课堂内容来安排,如小组活动时课桌成组摆放,课堂演讲就要摆为一圈。”塔基说道。

迈克尔・瑞根于2016年秋季入学,最开始对强制参加教师培训的规定十分不满,因为这破坏了他酝酿已久的暑期计划。再者,在瑞根看来,教学培训毫无益处,教师只要保持个人魅力就能掌控课堂。这次培训却令瑞根眼界大开,“我以前根本不知道有这么多教学方法需要掌握,原来教师在课堂上的每一分钟都要充分利用,不能随心所欲。幸好,培训期间有大量的实践机会,能让我把这些方法内化于心,运用自如。”这一年的助教生涯带给了瑞根莫大的成就感,他最初打算毕业后进入工业界施展拳脚,现在他更倾向于留在学术界继续解惑传道。

精细规划,培养助教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逐步完善制度体系,对研究生助教进行管理与培养。学校的研究生理事会负责助教事务的总体规划,制定规章制度和审核标准等,并且指导研究生助教教学与资源中心(以下简称“研究生助教中心”)开展工作。

该中心成立于1989年,意图帮助研究生进行本科教学,以及为未来职业生涯的教学工作做好充分准备,同时,协助教师与院系加强研究生助教的培养工作。在伯克利分校,每学期都有2000余名研究生助教在课堂内外为保障教学质量尽己之力,并为自己的学术发展秣马厉兵。

伯克利分校研究生助教的工作按照职责不同分为4个阶段,其承担的责任依次递增,相应的报酬也随之增加。根据自身能力高低和经验多寡,其工作任务从组织课堂讨论、课堂实验、为学生答疑解惑到准备上课材料、批改作业、评定成绩、协调低级别助教的日常工作直至负责某些课程(例如外语、阅读与写作)等的授课,量力而为,不尽相同。此外,代课助教的任务最为重大,需要负责经研究生院副院长和课程委员会批准的高级课程的授课工作,并且独立开发课程大纲,确定阅读材料,评定成绩等。

新手助教的三项任务

学期伊始,研究生助教中心为新助教组织为期1天的教学大会。当天上午,初来乍到的助教们根据专业进行分组,由经验丰富的助教给大家介绍助教的日常工作,传授经验,以便顺利开展第一次课堂工作,分享提升学生学习效果、如何评分、合理安排时间以及处理课堂问题等实用技巧。

下午,研究生助教中心会组织一场名为“主动参与”的情景表演,场景是助教在办公室时间处理若干学生在小组项目任务分配时出现的问题。演出过程包含学生意见不合导致相互争吵、理论,甚至还会质疑助教的威信。助教则在同学唇枪舌战你来我往之际沉着应对,既尊重学生的个人意见又能圆满解决问题。表演结束,台下的新助教可以向演员发问,了解在当时的情况下学生和助教所思所想,这一生动的教学方式帮助新助教直观、深刻地体验实际工作可能遇到的情况并熟悉解决策略。

新助教还需要在工作正式开展之前完成助教职业标准与教学中的道德在线课程。课程分为5个模块:助教的道德与职业责任、推动课堂多样化、残障学生的教学、创造无性骚扰的教学环境以及培养学术独立性。

除此之外,不论新助教在过往的大学生涯中是否有教学经验,研究生理事会都要求新助教参与所在学院开设的教学法课程,为期一学期,且必须在助教工作之前或同一个学期进行。该课程由学院教师授课,每周有一个特定的主题,着重讲解与学科教学相契合的理论与实践知识,并且有行之有效的评估体系,参与的助教必须达到结课要求,否则重修。

多种方式长期培养

为了培养研究生助教的教学、写作和指导能力,同时鼓励学生参与,学校开设了学分课程,包括《高等教育的教与学》《高等教育的学生指导》《研究生学术写作》。学生只要通过课程考核就能获得相应学分。

每年学校还会召开“与助教同行”教师研讨会,提高任课教师与研究生助教协同工作的效率,同时为研究生助教在提升教学能力方面出谋划策。研讨会上,每年杰出助教指导教师奖和杰出教学奖获得者分享自己在实际工作中与助教同心协力致力教学的宝贵经验。

每月,研究生助教中心都会组织教学研讨会,主题包含大学教学与助教工作的方方面面,意图为研究生助教(包括其他对教学感兴趣的研究生)提供实践学习的机会并介绍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

2018年头4个月的主题包括:教学理念与教学档案袋的制定、可借鉴的教学技能、课程大纲与课程的设计、学生的学习方式、大班教学法等。有些研讨会是学校的高等教育教与学证书项目要求必须参与的,这一项目肇始于2012年秋季,所有伯克利分校的在校研究生都可以申请加入,完成时间一般为两年。

参加者除了需要完成上文提到的三项新助教的培训任务外,还需要参加6次教学研讨会,至少担任2学期助教,完成一门课程的教学大纲,创建教学档案袋,接受学院教师的课堂观摩并完成总结报告,完成期中评价并撰写反馈报告。完成项目的学生可以获得伯克利分校研究生院院长和研究生副教务长联名签署的证书。

注:

根据项目要求,该教学档案袋必须包括:教学经历、教学理念、教学大纲与课程设计、教学反馈(包括课堂观摩报告等)、参加的培训(包括课程、研讨会和教学相关活动等)。

结语

高校通过建立完善的助教培养制度,为助教提供施展身手的平台,不仅能培育学生的学术与教学能力,而且能纾解教师的教学压力,促进教学水平稳步提高。

主要参考文献:

[1] Friedman, Jordan. "10 Universities Where TAs Teach the Most Classes". U.S. News. 21 Feb. 2017. Web.

[2] Patel, Vimal. "A Look at Teacher-Training Programs for Graduate Students".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 30 July 2017. Web.

[3] Patel, Vimal. "Training Graduate Students to Be Effective Teachers".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30 July 2017. Web.

[4] "Policy on Appointment and Mentoring of Graduate Student Instructor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2 May 2016. Web.

声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麦可思研究编辑部(微信搜索1860282488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