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郎永淳独家讲述父爱传承:称职的爸爸,是父子间拥有"哥们儿"的情感

原标题:郎永淳独家讲述父爱传承:称职的爸爸,是父子间拥有"哥们儿"的情感

当男人成为父亲的那一刻,就意味着,他要手捧接力棒,把自己接受的爱,无条件传递下去。

既为人子,又为人父,肩负两种不同的身份,他们幸福吗? 时代在变,父爱的表现形式有没有发生变化?

父亲节将至,搜狐教育、搜狐母婴联合推出“父爱的传承”系列策划,我们对多位名人“奶爸”进行了独家专访。

在这里,他们卸下光环,敞开心扉,以普通人的视角,分享作为儿子和父亲的真实体验。

郎永淳是位暖爸,非常暖。

与父亲严厉而又深沉的爱不同,他对儿子的爱,是毫不掩饰的,满满都写在脸上,热烈而又直接。

不知不觉,儿子已经长大了。

人到中年的他,关于父爱与传承,又会有哪些新的思考和感悟?

相信今天的采访对话,也能暖到你。

Q=搜狐教育·母婴

A=郎永淳 ,一位19岁孩子的父亲,儿子郎俣森

Q:您做父亲之前,眼中的父亲是什么样?做父亲之后,您对父亲的印象有哪些变化?

A:老一辈的爸爸都是很严厉的,认同棍棒出孝子。我的爸爸也很严厉,但他很少打我,一般就是训斥,惩罚,但重打了我一次让我铭记终生:我初一的时候,他给我一本数学习题册让我做完,我骗他说全做了,期末考试时的题目基本都在里面,但我仍然没拿满分,他打了一耳光,红掌印留了许久,还拿着棍子追打我,并不是因为我偷懒而挨打,是因为他坚信诚实是做人的根本。

但是在我关键时刻他都给了我受益终身的支持,他宽容地让我在自信心缺失的时候重读初三,并在暑假时带我游历苏杭、开阔眼界,认识自己与自然,个体与社会。

在我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不参加工作而是要到北京广播学院读二学位,他心里虽不情愿,但支持我做出的决定,并最后一次为我支付学费。

总的来说,我敬重他、怕他,那时候就觉得爸爸就是至高无上的,不能违抗,自己不敢有什么意见,只是在工作与继续学习之间做了自己的选择。

等我做了爸爸,一开始也还是想做一个严父,但是面对儿子却发现自己做不了,满脸都是笑,满满的都是爱,慈也是爱严更是爱,不打儿子,反倒是儿子撒谎不想去幼儿园上游泳课,被他爷爷按在沙发上、狠狠打了一下屁股。

我看着心疼,但也理解,并把我被打与为什么被打讲给自己的孩子。

这时候我才发觉,其实我父亲要求严苛也是爱,有些信念是要坚守和传承的。

作为父亲来说,从孩子出生那一刻起,“诚信”、“责任”就成了天性,严慈结合才是真正的父爱,两者缺一不可,相辅相成,孩子才会有更好的成长。

Q:在孩子眼中,您是一个什么样的父亲?

郎永淳与19岁儿子郎俣森的对话:

——“你觉得爸爸是一个怎样的父亲?”

—— “很博学,很宠我。”

—— “那你会不会被爸爸宠坏?”

——“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不坏,我怎么会坏?”

Q:作为一个父亲,请您谈谈与孩子的相处之道。

A:我一直觉得自己做父亲不那么称职,以前这个感觉没现在这么明显,以前儿子小,对我无条件的依赖顺从,和我一起踢球,一起跑步,跟我讲他在学校的故事,讲NBA,有时候像个小话痨,你得求他停嘴。那时候走到哪里他的小手都放在我的手心里……

现在,他长大了,和我说的话少了,又因为时空距离,我只能用微信跟他联系,所以刻意地创造一些共同的回忆变得很重要。

2015我们一起去了西藏徒步纳木错,2016我特意飞到波士顿跟他一起陪着他妈妈跑了五公里马拉松,我希望这样的回忆能变成他心中爸爸的符号。

同时,我们也开始讨论一些大话题,有时候关于宗教,有时候关于种族,有时候关于人生,在他世界观形成的关键时期我还是希望能“助一臂之力”的……

现在,我已经不能让他仰视了,无论心理上还是身高上,呵呵。我只想当他的好哥们儿,所以,我会努力“讨好他”,正在做的事、读的书、心里有的感悟,都会通过微信发给他。

当然,我也会悉心聆听他的“教诲”,有问题的时候求助于他。

我想,如果有一天,他能从背后抱住我,表达一种“哥们儿”间的情感,我想那时我这个爸爸就真称职了。

(完)

搜狐教育·母婴独家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推荐阅读:一位70后父亲的觉醒:避免成为讨厌的父亲,是孩子之福也是自我认识之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