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长安街秘史:20年前,这位老人曾为北京这条“神州第一街”做过“整形”……

原标题:长安街秘史:20年前,这位老人曾为北京这条“神州第一街”做过“整形”……

长安街,对于大多数北京人来说,只是一条城市主干道。不过,在我们熟悉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背后,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波折的历史。有一位老人,就曾是“改变”长安街的“幕后推手”……

△这里是北京:规划师——长安街的加减法

说起与长安街之间的“交情”,今年81岁的赵知敬可以一直追溯到中学时参加的一次义务劳动。当时他所在的学校组织他们在王府井旁边的高台上清理渣土。那时的他只觉得心潮澎湃,并未预想到,这条街与自己后来的职业生涯密切地捆绑在了一起。

赵知敬

从北京市土木建筑工程学校毕业后,赵知敬被分配到了北京市规划部门。他的第一份工作就与长安街的规划有关。1956年,赵知敬在规划展览会上,为公众介绍了天安门广场的规划方案。

1956年 赵知敬介绍规划方案

如今的天安门广场,南北长880米,东西宽500米,面积达到44万平方米,而在1955年的时候,天安门广场只有11万平方米而已。长安街当时也还不是如今的模样。

1950年10月1日,少年儿童队方阵行进在长安街

曾经的长安街上有两道门,分别叫长安左门和长安右门,长安街也因它们而得名。

长安街民国影像

在历史上,最初的长安街仅仅指从东单到西单这段长约3.7公里的道路;明清之时,从长安左门至东单牌楼,名为东长安街;从长安右门至西单牌楼,称西长安街,有十里长街之称。

直到1940年,内城城墙东西两侧的建国门与复兴门被拆开后,成为近代长安街的雏形。1952年,长安左门、右门,为了交通便利被拆除。东单以东、西单以西,分别打通了5条胡同,这才在20世纪50年代,贯通了一条宽敞的长安街。每一次长安街的规划,都伴随着延长与拓宽。

而赵知敬,开始不间断地观察这条街的缺陷与动人之处,并酝酿出了多项关于街道改造和升级的建议。

一天拍下1000张照片

1998年8月,为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年庆典,市委、市政府报请中央同意,决定对长安街及其延长线进行全面整治。当时,已年过六旬的赵知敬被选为主要负责人之一。

1985年的长安街/摄影 阎雷

当时,赵知敬与工作人员,沿着长安街,从复兴门到建国门,从西走到东,每隔七米就拍下一张照片,连成了13公里的长安街的一张“全景图”,作为长安街规划草图。那一天,他拍下了一千多张照片。

赵知敬工作照

用一个卡车上边搁着的照相机,走七米停下来,还得灭火,这司机后来都不干了,说我的机器都坏了,嘟嘟嘟嘟颠,照不出相片来。

——赵知敬

1998年长安街规划整治前照片

绿篱笆中间有一个空地,那还养鸭子呢,你也看不见,就现在我们走的长安街,坐汽车觉得挺美,(1998年)你走下来,你走一走,到处都是事儿。

——赵知敬

1998年长安街规划整治前照片

规划草图做好了,赵知敬开始在巨大的草图上标出要拆除的违建、要规范的广告牌匾、要调和的颜色、要新建的绿地公园和长条座椅……长安街整治工作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赵知敬把整治细则归纳为八大类,并最终将之生动的命名为——“铁人八项”。而在这八项整治细则中,有一项整治内容格外困难。

广告牌匾成灾了,这必然是一个问题。

——赵知敬

拆除长安街的广告牌

在八项整治工作中,工作量最大的就是拆除广告牌匾的任务。在今天也许难以置信,但在上个世纪末,硕大的广告牌在长安街上屡见不鲜。

1985年 长安街上的广告牌/摄影 阎雷

那已经不是建筑物了,已经全部被广告给糊上了,成为广告盒子了。建筑师们都要掉眼泪了。

——原北京市规划局副总规划师 孙维绚

摆放广告牌是一种商业化方式,是经济发展的一种形式,但赵知敬站在城市规划的高度意识到,长安街上并不适合这些广告的“生长”。

城市它不是这样子的,(长安街)一个政治性的大街就应该是很肃穆的、很壮观的、很美丽的这样一个城市。

——赵知敬

城乡仓储整治前

城乡仓储整治后

在整治中,赵知敬严格规定,底层商店可以保留广告牌,如果一个楼是商业大楼,那么它的广告牌高度不能超过2米,其他不符合规定的全部拆掉。最终,一共有三千多块广告牌被拆除。

贵友大厦整治前

贵友大厦整治后

当时一幢大楼一面墙体的广告收入,一年就可能达到一百万左右。拆除工作肯定是有难度的。为此,赵知敬请工作人员收集了华盛顿、莫斯科、巴黎、柏林等著名城市的街道管理成果,发现这些城市中没有一条街的广告牌像当时的长安街那样随意摆放。而最让赵知敬感到高兴的是,当他和工作人员向商户主体一一说明情况时,大家都一致同意要共同美化长安街。

美化长安街,细节到位

此外,1998年对长安街的美化整顿的主要内容还包括:“拓宽道路、整修便道、治理交通、绿化环境、完善照明和各种服务设施等

交通指示线的设置

赵知敬提出,东单、西单无轨电车跨长安街线要去掉。同时,花灯的水泥杆换成钢杆,将步道灯贯穿于整条街,采用两行球灯。这次整治中要求,夜景照明要有分明的层次感:在天安门景区,人民英雄纪念碑为主景,照明最亮,天安门城楼、人民大会堂的照明亮度依次递减。

长安街绿化带

此外,交通也是本次规划整治的重点,如加宽北京站街对面方巾巷南口。市民走在长安街上,印象深刻的或许是“成片的草坪”,殊不知这些草坪都有严格的面积要求。在这次整治中,从公主坟到大北窑,扩大了15万平方米绿化面积,较宽的绿地改建成了街头公园……

不过,这次整治也并非是一帆风顺的,东单路口就有一个不敢碰的“钉子户”——东单加油站。由于那是北京市营业额最好的一个加油站,所以为了搬走它,赵知敬甚至把市长邀请到了现场。在搬走加油站后,它身后的东单体育场就亮了出来。

那么,为什么非要搬走这座加油站呢?

城市有时候要很严密,有时候要很开放。

——赵知敬

于是,长安街上一个个广场纷纷亮相,比如西单路口的文化广场,一座复建的单牌楼,讲述着这里的历史……

其实,长安街只是北京城市规划治理的一个缩影。对于北京老一代的的城市规划管理者,北京城市每一个微妙的变化,都牵动着他们的心。他们如同园艺师,用一生的时间为北京这座城市修枝剪叶,一次次的规划治理,让北京更美好。

北京长安街老照片

北京长安街 摄影/快乐每一天

来源:BTV这里是北京

编辑:张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