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路遇心搏骤停患者,你会用AED急救吗?

原标题:路遇心搏骤停患者,你会用AED急救吗?

过去认为,心脏病发作是一种老年病,而各类新闻当中中青年人心搏骤停猝死的消息比比皆是,为大众敲响了警钟。北京急救医疗培训中心主任陈志指出,为避免心搏骤停导致的猝死,提高公众的急救意识和技能是关键。

专家简介:

陈志,北京急救中心培训部、北京急救医疗培训中心主任。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工作后主要在北京急救中心从事急救工作。专业特长为院前急救医学、灾难医学、大型活动保障医学。中国心胸血管麻醉学会急救与复苏分会侯任主任委员兼秘书长;中国心胸血管麻醉学会心肺复苏全国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脑与血管学会常委;国际创伤生命支持协会(ITLS)核心理事会理事/中国分部(120)医疗主任;

心搏骤停在我国高发,逐渐年轻化

陈志介绍,一般来说,死亡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慢性死亡,由于一些不可治愈的慢性疾病逐渐死亡;另一种是骤然死亡,包括心搏骤停、呼吸骤停,心搏骤停就是心脏的搏动突然停止,各个器官失去了血液的供应。如果这个人没有得到最及时的救治,就会很快死亡,即“猝死”;反过来,若是他得到了及时的心肺复苏抢救,那么有50%的可能性会被救回来,重新回到人生的轨道,还能再活几十年。

遗憾的是,我国的心搏骤停患者被救回来的成功率非常低,据北京阜外医院的一项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死于心搏骤停的人数是54万人,为人口健康造成了严重的威胁。随着脑血管病、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发病率升高,包括肝炎疾病高发,这些都是心搏骤停的高危因素,由此也造成了心搏骤停的年轻化;另外,由于工作竞争压力的增高,体重超标,造成了年轻人心脏猝死并不罕见。在未成年人当中,由于溺水导致心搏骤停,每年也会有3.7万人死于溺水。

心搏骤停和中暑晕倒有何区别?

炎热的夏天到了,由于中暑导致的晕倒也很常见,这种晕倒和心搏骤停晕倒有什么区别?陈志讲解,判断心搏骤停要看两个特征。第一是没有意识,呼叫他没有反应,也就是昏迷;第二个是要看呼吸,晕倒的人胸部、腹部在5至10秒间没有呼吸动作,或是只看到1-2次濒死样呼吸(叹息样或下颌式呼吸),就可以当做是心搏骤停发作。触摸颈动脉搏动判断是否发生了心搏骤停也是临床常用的标准操作,但这对于大众来说比较复杂,因此就被简化掉了。

中暑的心搏骤停有一定的区别,可以分为轻度中暑和重度中暑两种。轻度中暑患者神志没有问题,只是觉得恶心难受、乏力、燥热,有人还会有焦躁的表现。重度中暑的人有一种表现是抽筋,由于大量出汗丢了大量的电解质,出现了劳累型低钠血症的表现,比如工人、运动员等比较常见,在补充水分的同时也要补充电解质。

其次是热衰竭,患者浑身虚脱、血压下降、四肢冰凉、极度乏力,这种中暑已经威胁到了生命;最严重的称为热射病,患者中枢系统紊乱,体温高达40到41摄氏度,会导致严重的脏器损伤,需要紧急降温并抢救。

由此可以看到,中暑的表现与心搏骤停并不太一样,但如果到了最严重的阶段同样会发生心搏骤停,需要心肺复苏抢救;包括溺水、触电等意外伤害,到了最严重的阶段也表现为心搏骤停。

心搏骤停的“钻石四分钟”

陈志强调,心搏骤停抢救有一个“钻石四分钟”的标准。当一个人心跳停止后,大脑皮层能够维持自身生存的时间只有4—6分钟,过了这个时间段脑内的氧气和能量耗光,会出现脑细胞不可逆的死亡;我国救护车来到病发现场的平均时间是17分钟,可以说,如果只想着等到专业医护人员施救,那么这个人成功救回来的几率非常低,即使救回来也可能因为脑细胞大量死亡而成为植物人。挽救这些心搏骤停的人,就需要现场的大众施以援手,他们也被称为“第一目击者”。提高公共急救意识能力是降低心搏骤停死亡率的关键。

陈志介绍,《民法通则》第184条提出,一律豁免见义勇为者的民事责任,也被称为“好人法”,这表明了国家社会对急救的态度。这促成了我们公众非专业医疗人员在现场实施自愿的急救行为,比如我们不必担心老人摔倒要不要扶。法律在实施过程中还需要一些具体的案例来判别有效性和适用性,但总体来说已经向国际标准靠拢。当然急救还是严谨的科学行为,不能单凭好心乱救,还是要在之前做过一些相应的培训工作。

在欧美国家,由于急救(包括徒手心肺复苏CPR和体外自动除颤仪AED)的全民普及化,能够把握“钻石四分钟”的案例很多。我国北京上海地区抢救成功率仅为1%,而美国的西雅图、洛杉矶地区复苏成功率可以达到50%—60%,最终脑复苏成功率30%,拉斯维加斯赌场、芝加哥奥黑尔机场甚至可以达到50%以上的救治成功率,也就是说在最理想的公众救治体系下,心搏骤停的抢救成功率可以达到50%以上。

心搏骤停的急救怎么做?

陈志介绍,看到心搏骤停的患者,我们需评估他是否有意识,打急救电话,需要尽快做心肺复苏——共分为三步,胸部按压,开放气道,人工呼吸,如果认为开放气道和人工呼吸比较复杂,那么做单纯的胸部按压也是可以的。芝加哥的奥黑尔机场最初做到了这三点的普及,抢救成功率达到了8%—9%。

AED的配备以及一系列新的措施出台,这两项技术共同结合,让奥黑尔机场的心搏骤停抢救成功率上升到50%,避免出现更多的猝死患者。

AED的原理并不复杂。我们所谓的心搏骤停在80%情况下不是完全停止,而是心室颤动(室颤),心脏颤动不能有效收缩,血液不能射出心脏导致猝死。在影视作品中,我们看到医生一手持一个电极板,为心跳停止的患者施行电击除颤,就是让这种乱颤的状态恢复正常的医疗方法。这需要很多的参数调整以及专业操作技术,非常复杂。

就好像专业摄影用的“长枪短炮”很多人不会调节光圈焦距,但使用傻瓜相机或者手机也可以随手拍出清晰的照片。AED是这种电击除颤的大众版本,也可以通过电击达到挽救患者的目的。

AED的操作很简单,我们打开电源,把患者衣服打开暴露胸部,两个电极片一个贴到右锁骨下、胸骨旁的位置,另一片则要贴在左腋下的位置(左腋前线到腋中线,第五肋间);让所有人离开,仪器会自动分析心脏的电信号,根据结果判定是否需要做电击或者要继续做胸部按压。也就是说,所有的参数都是厂家设定好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打开电源,把电极片贴好就完成了。

普及急救素养要从大众和上层机构共同参与

陈志说,若是把芝加哥的50%的数据换算过来,那么我国每年由于心搏骤停死亡的54万人就可下降20多万。做到这一点就要做到心搏骤停急救的全民推广,包括徒手心肺复苏术和AED的配合。

在我国,现场的第一目击者不知道、也不会做这些,公共场所也拿不到AED。因此,相关部门要做好急救的宣传培训,同时也要把急救培训放到基础教育当中,从学校就开始树立正确的急救意识,掌握急救技能;社会上也要成立更多的培训机构帮助更多的人掌握。

北京院前急救服务条例第五章是社会能力的建设,明确了市卫生行政管理部门是牵头单位。北京急救医疗培训中心在北京市卫生计生委的领导下已经撰写了北京市社会急救培训大纲,并在卫计委的官方网站向社会公布,下一步我们会出台一系列的管理办法和一系列的技术标准和管理标准。

陈志认为,急救知识内容多种多样,技术级别有很多层次,需要根据年龄层进行分类。成人接受的社会信息很多,所以会培训一些和社会相关的实际技术技能;在学校做培训就需要根据年龄层的不同,根据心理状态、生理能力进行不同阶段的划分。比如大学生就可以做社会人士一样的培训技能,而对于小学生乃至四五岁的孩子,那么就要做到记住爸爸妈妈的手机号,要知道出了问题要拨打120急救电话。

AED应当在城市中“触手可及”

陈志介绍,欧美国家、日本、新加坡等国家心肺复苏成功率比中国高得多,除了急救技能普及率,还有就是AED的大量配置。美国的标准也被称为PAD计划,为了保证AED治疗,在医院的任何一个位置,都要保证AED三分钟到达现场,而社会其他地区是五分钟,不管是道路或是建筑中,这就保证了“钻石四分钟”的标准。

北京急救立法明确了在大型的公共场所要配备急救物品,如AED和急救包,包括上海、深圳、杭州都由政府牵头做这项保证,把配置急救物品作为大型公共场所的一项责任。

礼让急救车也是“急救”

陈志补充,心搏骤停的成功施救,一方面取决于“第一目击者”的公共急救,另一方面专业人员的及时救治也是不可或缺的,也就是我们的急救车多久才能到达现场。我们的司机朋友在开车的时候,如果看到后方有急救车开着警笛驶来,说明就有一条生命正在等待急救,晚一分钟可能就失去一条生命。你把方向盘打一下,为救护车让出生命通道,这也是一种急救措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