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养老金“劫富济贫”只能救急 增强保障要多靠市场

原标题:养老金“劫富济贫”只能救急 增强保障要多靠市场

文丨朱海就

昨日《国务院关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通知》出台,“通知”决定从今年7月1日起实施基金中央调剂制度。

这一政策的初衷是随着老龄化等原因,地区间抚养比差距扩大,省际之间养老保险基金负担不平衡的问题越来越突出,有的省份有结余,而有的省份面临入不敷出的问题,通过建立省际统筹,让养老金有结余,负担轻的省份去支援养老金支付有困难的省份,在全国范围对基金进行适度调剂。

这一做法的好处是可以暂时性地解决一些养老金支付压力大的省份的燃眉之急,使这些省份能够继续发放养老金,保持社会的稳定性。我们认为这一政策作为救急之策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把它常态化、制度化,可能需要考虑这么几个问题:

一是公平性的问题。有结余省份的养老金被拿去接济困难省份之后,后者的保障能力是增强了,但前者的保障能力削弱了。这些被拿去接济的养老金终归是来自有结余省份的个人,是属于他们的财富,现在未经他们的允许就被拿去给他人用,这对有结余省份的职工来说是不公平的。对这些有结余的省份来说,如真有结余,他们的养老金本来可以给职工多发放一些,现在被拿去接济后就不能多发了。

这一养老金省际统筹的政策,其初衷之一是“促进公平”,但在什么水平上才是公平?是大家都差不多,还是有一定合理差距是公平?假如有差距,那么多大的差距是公平?差距根据什么标准建立?这些问题不可能有答案。“分配”或“结果”意义上的公平是没有的。公平只有一种,就是法律面前的公平。当然这里的法律是指自发演化形成的规则,不是政府人为制订的规则。

二是从长久看,省际统筹可能会使养老金“窟窿”变大。养老金省际统筹的一个目的是填补养老金缺口,但从长远看,这一目标较难实现。因为统筹之后,对原来有结余的省份来说,职工上交养老金的积极性下降,这些省份结余的金额将减少,统筹的能力会下降。而对被照顾的省份来说,因为可以从富裕省份获得养老金,职工上交养老金的积极性也下降了,他们产生了“等靠拿”的问题,越来越多诉求富裕省份给予接济。这样,一方面能够被拿去统筹的养老金减少,另一方面“讨要”的胃口却没有下降,甚至还在加大,这就导致省际之间的统筹难以实现。

另外,省际统筹是建立在一些特定前提条件之上的,其中包括有结余省份的经济保持良好,老龄化速度没有超出预期,职工有缴纳意愿等等,但是,一旦这些条件不再具备,那么结余的养老金就少了,甚至自身难保,这样也就不可能有多余养老金可以拿去省际统筹。

三是不利于国企改革。养老保障最终要依靠一个社会生产效率的提升,“羊毛出在羊身上”,良好的经济才是保障的基础,这就需要企业改善经验绩效。但统筹的做法会抑制企业改革的动力,对被照顾省份的企业来说,既然职工可以从其他省份获得养老金,衣食无忧,那么何必再去改革呢?企业改革会产生职工分流甚至下岗等问题,这对改革来说是必须付出的代价,但也往往只有这样才能改善企业的绩效,但现在有了养老保障,企业改革的动力就没有了,对管理层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维持现状成为他们的优先选择。

养老保障最终在于一个社会能不能生产出丰富多样的产品,使货币保持购买力,比如委内瑞拉,发了很多货币,但有保障吗?所以,假如只在“养老金”这个“货币”层面做文章,那是不能解决保障问题的。货币提供的只是虚假的保障。当省际统筹难以维系时,我们也可以想象政府可能会通过多发货币的方式提供“保障”。这时职工拿到手的货币的购买力将下降,也就是说这时的保障水平实际上是下降的。

从经济学上说,保障本来就应该是个人的事,政府怎么知道每个人所需要什么样的保障水平?政府往往就是制定一个规则,一刀切,这样既满足不了需求,也不能做到公平。显然,不同的人对保障的需求差别很大,这种信息只有他自己知道。从这点说,应该建立个人自我负责的保障体系。社会保障的改革方向应该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而不是进一步的“父爱化”。

统筹,无论在哪个层面都不是解决养老问题的好办法。只有建立市场化、个人自我负责的保障体系,比如允许建立各种民间的互助的保障,大力发展商业保险等,才可以避免上述问题,才能让人拥有公正合理且有尊严的保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