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新西兰反间谍行动档案:比尔·萨奇间谍案

原标题:新西兰反间谍行动档案:比尔·萨奇间谍案

新西兰的反间谍机构安全情报局成立于1956年,在其历史上,影响最广的间谍案当属1975年的比尔·萨奇间谍案,萨奇曾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主席、新西兰工业和商业部部长,他被安全情报局逮捕并公开审判,是当时新西兰社会上最为轰动的话题,最后由于证据不足,比尔·萨奇被无罪释放,时隔四十年,随着一批被克格勃叛谍带出的绝密档案曝光,此案却又在掀波澜,本篇档案将还原比尔·萨奇间谍案的台前幕后。

【作者简介】:杨旭,现供职于国纪万象信息情报研究院,长期关注全球情报机构及国际情报局势。

比尔·萨奇在办公室

威廉·比尔·萨奇,1907年6月27日出生于英国绍斯波特(英国一座滨海城市),他的父母在其八个月大时,选择了移居新西兰。

1926年,比尔·萨奇从惠灵顿师范学院毕业,随后开始了在尼尔森男子中学(新西兰最古老的男子公立中学)的两年教师生涯,在这期间,比尔·萨奇获得了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的硕士和商业学士学位,他的父亲是木匠,母亲是裁缝,并且还有五个兄弟姐妹要养活,家庭并不富裕,这一时期,他当过邮递员、农场工人、建筑工人和理货员,有着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以及对底层民众诉求有着深刻了解。

1932,比尔·萨奇获得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为“新西兰价格垄断研究”,此后,比尔·萨奇游历了多个国家,与其他人走马观花不同的是,比尔·萨奇每到一地,都是去当地最贫穷的地方观察穷人们是如何生活。

1933年,比尔·萨奇回到了新西兰,此时的新西兰受第十七次世界经济危机影响,失业率屡创新高,萨奇的家庭也成了这其中的一份子,他的父母都失业了,萨奇不得不再次回到学校任教,在大萧条时期的亲身经历,彻底改变了他对新西兰和世界经济的看法。

得益于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萨奇被新任财政部长戈登·科茨(新西兰革新党,曾任新西兰总理,时任财政部部长、失业救济部部长)看中,任命其担任自己的私人秘书,1935年,当迈克尔·约瑟夫·萨维奇领导的工党赢得选举后,沃尔·特纳什被任命为新一任财政部长,萨奇留任成为了沃尔·特纳什的私人秘书,接连被两任财政部长看重,使萨奇的经济学知识得以学以致用,他密切参与了该时期国内外的经济辩论,包括了银行改革、价格保护以及进出口管制等措施的施行。

比尔·萨奇与家人

萨奇是新西兰文化界和经济界的活跃人士,由于自身的经历及各国见闻,他的政治观念比较偏左翼,他本人常参与左翼的书友会、俱乐部,更是新西兰费边社(主张通过渐进温和的改良主义方式来走向社会主义)的引入者之一,1939年还参与出版了约翰·李极富争议的《政治心理学》,这本书用了很长篇幅批判工党领导人、时任总理的迈克尔·约瑟夫·萨维奇。

这一时期的各大学术期刊上经常能看到萨奇(通常使用假名)发表的对当前政治、经济看法的文章,作为特刊出版的《新西兰的贫穷与进步》(1941)、《在新西兰探索安全》(1942),这两本书的销量达到了10万册,让萨奇一时名震新西兰,但这也他饱受新西兰高层的非议,比如内政部副部长约瑟夫·赫南等人就认为这两本书应该被锁起来,时任总理的彼得·弗雷泽更是亲自下令让萨奇离开本届政府,最后,萨奇选择应征入伍,在军队期间,萨奇成为了一名枪械教官,1944年,萨奇以经济顾问的身份重返新西兰政府,担任供应和国内贸易部顾问,处理诸如对外贸易、价格调节等政策问题。

1945年,萨奇被调到联合国,担任善后救济总署副署长,负责南太平洋地区署(驻地悉尼)的工作,从1947年直到1951年,萨奇作为新西兰常驻联合国(驻地纽约)代表一直在此工作,1948年担任了联合国社会委员会主席,1950年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主席,在联合国工作期间,他为阻止种族歧视及建立独立的国际公共服务作出了极大贡献,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去留问题中,萨奇发挥了关键作用,成功的抵挡住美国要求关闭这一基金会的要求,可能正是因为在基金会时期,目睹了美国无理、霸道的活动,让萨奇深深对冷战两大巨头的美国深感失望。

当诺贝尔委员会在1965年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时,大家都认为这一奖项有一部分应该属于萨奇和新西兰。

比尔·萨奇

1951年,萨奇返回新西兰,担任工业和商业部部长助理,并于1958年升任工业和商业部部长。

在工商部部长任上,由于萨奇热衷于推动新西兰工业化及多元化发展,批评新西兰过于依赖农牧产品,使得农业界人士对其深恶痛绝,虽然萨奇在此时通过价格保护、价格补贴及进口控制,让新西兰制造业、服务业等行业蓬勃发展,但还是于1965年被迫退休。

政治上失意的萨奇,受到了新西兰文艺界的强烈拥戴,他同时兼任了惠灵顿建筑协会及惠灵顿艺术委员会主席,作为一名极具个人魅力的领导者,他极大的推动了新西兰文艺发展。

比尔·萨奇与新西兰总理诺曼·柯克

1973年,萨奇被任命为新西兰伊丽莎白二世艺术委员会(现名创意新西兰,是新西兰文艺界最高指导单位)主席,此时的萨奇除了为之前出版的书做修订,还热衷于运用自己的经济学知识为各行各业提供解决办法。

对萨奇来说,退休后的生活并不乏味,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1974年,萨奇与苏联驻新西兰(驻地惠灵顿)大使馆的一等秘书迪米特里·拉兹戈维诺夫进行了几次会面,根据萨奇的日记及安全情报局的监控档案,两人会面的地点有卡洛里区的一家邮局门口的公众场所、距离安全情报局100米外的公众场所以及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一家公园,此时萨奇已经处于新西兰安全情报局(SIS)的监控之下,当萨奇与拉兹戈维诺夫分别后,安全情报局突然出现并逮捕了萨奇。

逮捕现场

安全情报局等到两人分别后才进行逮捕,而不选择情报机关惯常的人赃俱获,是根据安全情报局的监听显示,在被监控期间,并没有监听到能证明萨奇出卖任何情报的信息,是以只得期盼萨奇被捕后会跟他们合作,交待出其充当克格勃间谍的一切。

苏联大使馆一等秘书拉兹戈维诺夫

但萨奇声称他跟拉兹戈维诺夫结识,是通过新西兰以色列之友协会介绍,两人讨论的是以色列问题,完全不涉及到其他。

此时,萨奇被新西兰安全情报局逮捕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新西兰的各大圈子,安全情报局骑虎难下,最后只得以1951年颁布的《官方保密法》(1983年废止)中的相关间谍条款为依据,向萨奇提起公诉,而罪名是向苏联传递未指明信息,这个罪名很奇怪,简单来说就是萨奇获得了政府的敏感情报,并将其卖给了克格勃,但具体出卖的是什么情报以及相关证据,安全情报局一样也没有,萨奇是唯一一名被《官方保密法》(1951年颁布,1983年废止)中的间谍条款起诉的新西兰人。

比尔·萨奇与妻子、律师前往法庭途中

1975年2月,这场备受瞩目的审判占据了新西兰的各大媒体,尽管在审判一开始,法官就暗示陪审团“官方(既新西兰政府及新西兰安全情报局)......不必提供直接证据,证明被告获得了什么信息”。即使法院已经向检方做了最大的倾斜,五天后,陪审团宣告比尔·萨奇无罪。

1975年9月,在萨奇的第一个外孙出生后不久,萨奇感到身体不适,并最终于9月28日去世。

在比尔·萨奇去世后,人们纷纷向他致敬,称他是“新西兰的骄傲”、“新西兰最有远见的经济学家”。

《新西兰人物词典》、《国家建造者》、《新西兰通史》中,都有着关于他的独立篇章。

尽管萨奇最终被判无罪,社会上也给予了他很高的评价,但他的被捕和审判,还是让他的一生蒙上了阴影。

参与萨奇间谍案的安全情报局官员贝内特

对于萨奇到底是不是克格勃间谍,新西兰各界存在着各种猜想,争论也从未停歇,当时参与对萨奇进行监控的安全情报局官员基特·贝内特,在其出版于2006年的回忆录中坚称萨奇是克格勃间谍,但并未透露举报萨奇的消息来源或者安全情报局是如何发现萨奇是克格勃间谍的。

2008年,安全情报局依据法规,解密了47份涉及萨奇间谍案的相关档案,笔者在研究这些档案时,发现安全情报局在1974年的一份名为“目标评估”的档案中,清楚的写明:“我们已积累了6份关于目标人物(比尔·萨奇)的档案,这些文件涵盖了其出生至现在66年的时间,通过这些档案,我们无法证明他有间谍嫌疑”

在执行任务的新西兰安全情报局特工

值得注意的还有当时作为司法部首席调查官的盖伊·鲍威尔爵士,在1976年一份向政府汇报的绝密档案,其内容指出安全情报局曾对萨奇的办公室进行过窃听,并指使特工对办公室进行了盗窃活动,而这属于非法的,这份报告后来在新西兰引起了关于安全情报局程序违法的新讨论。

最新的一份证据发布于2014年,来源是英国剑桥大学克里斯托弗·安德鲁教授(安德鲁是叛逃英国的前克格勃档案馆馆长米特罗欣的合作者,两人共同对被米特罗欣偷走的数十万份克格勃档案进行研究),在一份来自苏联驻新西兰大使馆的档案,这份档案是关于一名代号“毛利人”的克格勃间谍,档案记载,这名间谍出生于1907年,拥有博士学位,并于1965年退休,这名间谍是在1950年被克格勃招募,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细节上清楚表明了这个人就是比尔·萨奇。

海伦·萨奇

比尔·萨奇的女儿海伦·萨奇对此不以为然,她说“众所周知,因为受到上级压力的原因,克格勃的特工会将跟他们有过任何接触的人写进档案,并宣称这个人被我招募了”

听上去似乎也有道理,毕竟间谍给上级的报告,跟公司职员的报告,本质上一样的:它们的目的都是为了给老板留下深刻的印象,证明下属工作的效率和价值。

有时候间谍在压力之下,确实会虚构自己的战果,以维持自己在老板眼中的形象。

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官员基特·贝内特

安全情报局官员基特·贝内特如此评价这份档案的,他说“比尔·萨奇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永远不会向克格勃传递类似军事计划、武器装备这样的情报,他会认为他所提供的是最符合我们(新西兰)的利益的,我们不必谴责他,但我们应该承认发生了什么。”

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局长瑞贝卡·基特里奇

萨奇是一个复杂的人,由于萨奇早年的经历及见闻,他的思想确实更倾向于左翼,但他是个很开放的人,他的朋友遍布各个党派,政治观点各不相同,他包容并蓄,萨奇是个民族主义者,他的一生都希望看到一个经济强大和社会公平的新西兰,并且在经济和政治上不受殖民地关系(英国)影响的新西兰。

笔者在对比尔··萨奇间谍案进行研究期间,曾与几位新西兰的朋友联系,以探寻今日新西兰对比尔··萨奇的看法,这几位朋友分属新西兰各阶层,有的人认为,萨奇是克格勃间谍,有的则正相反,但他们对比尔··萨奇惊人一致的一点看法是,即便萨奇是一名克格勃间谍,他也从未对新西兰的政治和经济生态进行过破坏,相反,正式由于他的远见卓识,才为今日的新西兰奠定良好的经济基础。

或许正如前新西兰总理华莱士··罗林对萨奇的评价“他经常引起争议,但更多的时候,他对新西兰社会的发展做出了真正的贡献”

【作者简介】:杨旭,现供职于国纪万象信息情报研究院,长期关注全球情报机构及国际情报局势。

参考文献:

新西兰国家档案馆(Archives NZ)解密档案

新西兰安全情报局(SIS)解密档案

国际万象信息情报研究院资料中心

《Bill Sutch Biography》,New Zealand history

《Spy》,Kit Bennetts, Random House,2006

《Spies and Revolutionaries》,Graeme Hunt,Reed,2007

《KGB used passports from NZ》,Phil Kitchin,stuff,2014

《Soviet documents》,Joseph Fitsanakis,Intelnews,201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