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深夜产房:妻子怀孕两个月,丈夫却私下寻找坠胎药

原标题:深夜产房:妻子怀孕两个月,丈夫却私下寻找坠胎药

在我们医院的妇产科,夜班从晚上5点钟开始,到第二天早上8点结束。每一天的深夜,在产房,都发生着不同的故事……

“小红,我是胖洪,有件事要麻烦你,你们医院有没有坠胎的药,最好是无色无味的。”

“咋着,胖洪,你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呀。”

“怎么会呢,我只不过想——”

那边胖洪还没有说完,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你不是说洗澡吗,怎么躲到这里打起电话了,是哪位女粉丝吧?”

“没有,没有,是一个剧场想请我演出。”

“哎,演出的事儿,明天再说吧。”电话里,胖洪跟我说了这么一句后,电话就挂断了。

放下了电话,我哭笑不得。胖洪是一个相声演员,去年,我们妇产科搞年会,作为工会小组长的我,为了提高年会气氛,通过熟人找到了他,他在年会上助演了几段相声,说得虽然没有郭德纲好,但毕竟是专业的,也让我们大家不断的哈哈大笑。

胖洪人很大方,演出完了,我们科里想给他一点辛苦费,他拒绝了:“得了,以后我老婆生孩子,我可找你呀。”

没想到,生孩子没找我,却想找我要坠胎药了。我在心里骂着胖洪。

过了一个星期,胖洪来了。

“别骂我,我跟你好好讲讲,砂锅不打不漏,事儿不说不透,这件事儿,是这样的。”

摆开了说书人的架势,胖洪解开了我的疑惑。

“上个月,我妻子小严,因为下面有些出血,到社区医院做检查,结果,医生对我妻子说,有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好消息呗,我妻子说。医生说,好消息是你怀孕了,坏消息是检查出你有宫颈癌。”

“啊,医生真的跟你妻子这么说的?”听胖洪这么说,我都愣住了。

胖洪苦笑着说:“当然不是了,医生那能这么说呢,是我编的一段词儿,不过,我妻子小严的病倒是真的。”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最保险的就是先做掉胎儿,然后治病”,胖洪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说,媳妇,咱们治病要紧,孩子以后再要,先治病吧。

可我媳妇说,如果先治病,切除了子宫,孩子就不能要了,她死活不同意流,想把胎儿生出来再治疗,可医生说,风险太大,很可能是那头都顾不上。”

“所以——”我有点明白了。

“所以,我想找你搞些坠胎药,给我媳妇吃,怎么也得减负,不能怀孕了,眼珠子都没了,要眼眶子干什么。”

想了想,我说:“你也别太极端了,盲目的坠胎,也不好,我带你一起找找马主任,看看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马主任说:“这不是简单的事儿,需要看很多的具体情况,胖洪,明天你带爱人来,做一个详细检查再说。”

第二天,胖洪就带着妻子小严来了,接下来是一整天的化验,分析各种指标。发现小严宫颈后唇有菜花样赘生物1.5乘1.0厘米,阴道镜下活检,宫颈赘生物高分化绒毛状腺癌。最后诊断为宫颈腺癌1期,宫内孕14周。

一个星期后,最终的诊断出来了,在医生办公室,马主任询问胖洪和小严。

“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我们倾向于保留胎儿,同时治疗。”

在我的建议下,胖洪和小严经过一整夜的沟通,夫妻终于有了一致的意见。

马主任摇摇头:“你们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

“谁说了算?”

“淋巴”。

“淋巴结的状态是宫颈癌的重要预后因素之一,早期的宫颈癌患者,淋巴结的转移与否直接决定治疗方式的选择。如果淋巴结阳性,必须终止妊娠,如果是阴性呢,就可以保留胎儿。”

“我明白了,那怎么知道淋巴结状况呢?”胖洪问。

“用仪器检查。”

“我不同意,”小严说:“要是做CT检查的话,会影响肚子的胎儿的。”

“我们可以进行盆腔MRI检查,MRI 有助于评估肿瘤大小、间质浸润、阴道及宫旁受侵程度,以及淋巴结转移情况。对胎儿也没有损害。”

检查结果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淋巴阴性,未见盆腔转移。经过和肿瘤科、儿科、麻醉科等相关科室的专家、教授会诊,马主任再结合胖洪和小严的意见,决定保留胎儿,同时治疗的方案。

小严住院了,马主任制定的方案第一步,就是要进行一项宫颈锥切手术。

“什么,还要进行宫颈锥切手术?”

胖洪愣住了,摸了摸光头,问:“手术不会影响胎儿吗?”

“不会的,进行锥切手术,可以进一步明确肿瘤的病理和分级,浸润深度和有无脉管转移等。”

马主任给小严做了宫颈锥切+宫颈内口环扎术,术中见直径1.5厘米菜花样凸起位于下唇6--7点处,锥切部分宫颈,术后病理,锥切宫颈高-中分化绒毛状腺癌,浸润度7毫米,好在各切缘没有病变。

“下一步就是化疗了。”

“还要化疗?”胖洪更惊讶了:“马主任,你可别吓唬我们,化疗?胎儿太危险了。”

“我们会选择毒性比较小的,国际公认的化疗药物,tc化疗方法,也就是紫杉醇240mg+卡铂400mg,计划化疗4疗程。”

化疗前,马主任和胖洪、小严沟通着治疗办法。胖洪紧紧的握着小严的手,认真的听着。

停顿了一下,马主任接着说:“尽管这种化疗没有严重副作用,但是,大约有10-20%的新生儿存在主要器官严重畸形的危险。”

胖洪说:“主任,开弓没有回头见箭了。”

化疗开始了,每次化疗后,我们都会用B超监测胎儿情况,定期监测胎心,胎儿的情况还不错,妇科检查呢,小严的宫颈呈现锥切术后改变,未见新生的肿物。

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都以为,小严能够坚持到正常分娩的时候。可是,到了孕7个多月,再一次的母婴整体评估检查出来了,马主任眉头紧缩了。

“不能再耽误了,明天剖吧。”

科室里,小王医生说:“胎儿太小了,肺部还没有完全发育呢。”

“没办法了,总得照顾一个,我担心,再过几天,就耽误大人了。”最新的B超显示,小严的肿瘤已经有了明显的增长。

“准备手术,再通知一下家属。”马主任做了最后的决定。

“明天手术。”我拿过来一大堆手术知情同意书,递给了胖洪。

“胖洪,这些文件你看看,需要签字。”

胖洪很潇洒,拿过这些文件,看都没看,立刻签上了字。

“你都没看?”

“我看什么,我也看不懂,反正都交给你们了。”胖洪既豁达,又睿智。

第二天,对小严和胖洪来说,是个大日子。一连串的手术,马主任亲自上台,持续进行了剖宫取子术+根治性子宫切除术+双卵管切除术+盆腔淋巴清扫术,术中娩出健康活婴,重1500克,未见明显畸形,马上转儿科暖箱保胎,促肺部生长治疗。小严手术后,送监护病房进行最高级别的监护。

“马主任,是不是成功了,没事儿?”手术室外,等候马主任出来后,胖洪问。

“胖洪,这才算成功了一半,今天晚上才是最关键的。还要看明天病理的情况。”

这天晚上,胖洪手足无措的在医院呆了一夜。小严在四楼监护室,新生儿呢,在五楼监护室。

胖洪呢,一会儿,在四楼,一会儿,又爬上五楼。监护室进不去,只能在门口,漫无目的的等待着,手里常握的扇子不见了,变成了随时接听电话的手机。那一夜,肯定是胖洪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夜。

第二天,小严的病理结果出来了,值班室里,胖洪坐在马主任的对面,听马主任宣读着病理报告:“术后病理发现,慢性宫颈及宫颈内膜炎,未见癌残留,阴道壁断端未见癌。淋巴未见转移癌。”

“这么说,手术成功了,没事了?”

“对,没事了。很成功,过段时间,母婴就可以一起出院了。”

“没事了,终于没事了。”胖洪喃喃的说着,慢慢的,他用双手忽然捂住了脸,无声的啜泣着,只见泪水从他粗大的双手流出,他只是低着头,久久的没有抬起来。

1个多月之后,胖洪接上小严还有小宝宝出院了,那天,胖洪买了好多的鲜花,肿瘤科、妇产科、儿科、麻醉科,每个科室都收到了红红火火的鲜花,胖洪也恢复了老样子,和相识的不相识的人开着玩笑,所到之处,留下了笑声不断。

深夜的产房,什么事都可能发生,门铃每一次响起,都是生命在叩门。静静的,听助产士小红姐为你讲述那些生死相依、悲欢离合的产房故事。下一夜又会发生什么呢?关注小红姐的《深夜产房系列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