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不计后果的热爱,大概每个人都只有一次 | ONE能音乐

原标题:不计后果的热爱,大概每个人都只有一次 | ONE能音乐

我们直接跳过了热恋这一环节过渡到了平稳期。我们的恋爱简单得如同一杯一眼见底的白开水,约着一起出门上班和晚上一起跑步,与过往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会牵手和偶尔接吻。

我是从阳台上枯萎的葡萄藤蔓上看见康子离开的,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将翠绿色从枝蔓上慢慢地剥离开,等我意识到时,已经只剩一截干柴插在龟裂的土壤里。葡萄藤只是小小的一棵,从吊兰一旁的土壤里细细地长出来,又顺着防盗网往上长了20多厘米。没有刻意栽种,应该是哪一天吃葡萄时吐了葡萄籽在花盆里面,康子却如获珍宝一样细心地养着,一度想要买个花盆回来移植出来。只是还没来得及实施,人就走了。

我以为他会回来的,在一起的这些年,我无数次地朝他吼你滚。他每次都是下楼转一圈,再回来,手里会提着利记的烤鸭,我喜欢吃那一家的烤鸭,潮州味道,要配两包酸梅酱。可这次没有。我心里开始着急,又不死心地认为他是在赌气,侥幸地认为他气消了就会回来。等我看到阳台上枯死的葡萄藤时,他来搬走了他所有的物品。

我该留下他的,撕掉自尊低下头求他不要走,可我没有,我只是站在阳台上看着他的背影抹了一把眼泪。后来我还给葡萄藤浇了水,足足泼了三大碗上去。我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分手带来的苦痛的呢?是一个周末的早晨,我起床给自己煮一碗泡面,里面打了一个鸡蛋,盛出来时样子好看而诱人地窝在面上,我突然就征愣住,然后眼泪一颗一颗地从眼睛里掉出来,拦都拦不住。

荷包蛋是康子喜欢的吃法。从前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把鸡蛋搅碎在面里,面汤也挂着细碎的蛋花喝起来很舒服。康子是不喜欢喝面汤的人,我慢慢迁就他的习惯学会了窝好看的荷包蛋,以至于我都忘记了我是那个喜欢喝面汤的人。我坐在桌子边一口一口地吃掉荷包蛋,脑子里全是我和康子互相磨合的三年。

我们其实认识的时间更久,五年七年那么久,而在这之前我们不过是两个玩得比较好的朋友,随着日积月累的相处渐渐对彼此生了感情。感情也并不是纯粹的,里面有着冷酷世事在推波助澜。每次吵架我都会觉得,从来就没有什么日久生情,日久生的都是对生活及感情的无奈和退而求其次的妥协。

康子最开始是公司负责技术的同事,平日里做一些系统维护的琐杂事情,日常里见到他总是抱着一部电脑进进出出,打招呼的方式无非是抬头一笑,笑容里是程序员们礼貌分明的羞涩。熟悉是年底的公司尾牙,我们碰巧凑在了一张桌子上,他在隔壁安静地用手机玩一款消消乐的游戏,聚精会神地埋在一个关卡里很久,我实在看不下去,伸手拿过手机帮他通了关。他不说感激我,只说,看来你玩这个游戏很久了。言下之意,熟能生巧而已,谈不上聪明。

后来微信流通之后我们是第一批好友,QQ微博也都关注着对方。但平时也没有什么好聊的,偶尔聚在一起吃一餐饭也不过是蹭了公司同事的光。真正相识是一年之后机缘巧合在同一个小区租房,还是赶公交时意外遇到才发现的,但两个人的关系确实因此而走近了一步。

那时候康子是有女朋友的,漂亮而时髦,连晚上在小区里散步都化着精致的妆容,她喜欢挂在康子身上,无论何时何地都一副撒娇卖萌的小女人状。我在小区里遇见过他们一两次,但之后好长时间都是康子一个人,有一次在上班路上遇到,问起,你女朋友呢?康子低着头玩手机,眉眼里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分了。

那时候康子已经准备换工作,我是在他离职之后才知道的。他离职之后我们的接触反而热络起来,原来电脑有了故障都是公对公地在公司解决了,如今微信里咨询一下他,我们下班后约在小区的凉亭里解决。那段时间生活与工作明显的不协调导致我的身材有明显的变化,于是我每晚8点准时下楼跑步,偶尔几次遇到康子也在跑步,后来我们干脆就约了每晚8点一起跑。

生活是一口大井,我们像蜗牛一样每天都忙着努力往上爬,身边的人与事也在这样忙忙碌碌中更换了一批又一批,不是自己爬得快甩掉了别人,就是别人跑得快抛弃了自己,携手同行的不过是其中一小段路而已。我和康子在那段时间就像是两只并肩的蜗牛,因有着同样的步伐和追求而惺惺相惜。

我们都想在这座城市里留下来,就像那只看过更广阔天地的蜗牛一样,见识了宏伟壮观的蓝天,哪里还甘心回到井底过一成不变的日子等老。

我们在一起是一个匆忙的早上,在公交车站遇到,挤上同一部公交车,一路聊着遥不可及的房价和枯燥无味的工作。我要比康子早一个站下车,我刚通过拥挤的人群挤下车,微信便响起来,康子在微信里问我,能做我女朋友么?

我抬头透过密集的人群和脏兮兮的玻璃去看他,他也看着我,直到公交车启动驶离。我记不起他的具体表情,大概就是那么平静地等着我的答复,期待或者忐忑是不存在的,就像一汪不起波澜的湖水。后来我在微信里回复他,好。

人不计后果的热爱是不是只能有一次呢?总之后来我们直接跳过了热恋这一环节过渡到了平稳期。我们的恋爱简单得如同一杯一眼见底的白开水,约着一起出门上班和晚上一起跑步,与过往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会牵手和偶尔接吻。而生活是一地鸡毛,总能搅乱我们看似平静的生活,我们住到一起之后,会为了一点点小事争执,为今天的垃圾没有倒,为衣服放在洗衣机里没有晾晒,为无望的深圳房价和上涨缓慢的工资等,落到实处的恋爱总是给人一种鸡毛蒜皮的无力感。

我们努力地抵抗这个社会的残酷不被改变,也在努力地改变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就是这样矛盾着依附在彼此的生活里。靠得太近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对彼此还有没有爱,我们已经鲜少对彼此说爱了。

直到康子离开后半个月,我站在阳台上晒衣服,花盆里那棵枯萎的葡萄藤上竟然冒出了新芽,我很惊讶,忙拿出手机拍摄下来,然后在微信里传给康子。我那时候心里是怀有期待的,在没有他的这段日子里,我渐渐明白,尽管我们不曾轰轰烈烈地爱过对方,可爱从来不曾缺席过我们的生活,他从利记带回来的烤鸭是爱,我学会的荷包蛋也是爱,唯有这样厚重的有味道的感情才会久伴。尽管我们也吵架。

康子发微信给我,我现在出差,先帮我养好它,明年我就摘葡萄给你吃。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我开始认认真真的给葡萄藤浇水。

我边浇水边想,或许我们不是对方最初认知的坚定选择,但我们渐渐变成了彼此生命里最不可或缺的那个,这才是爱情和岁月给予我们存在在彼此生活中的意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