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女性缺席《中国新歌声》导师阵容并非偶然

原标题:女性缺席《中国新歌声》导师阵容并非偶然

新仔

昨天看到那姐的微博,觉得挺有意思的,让我乱有想法。

一个月之后,《中国新歌声》(以下简称《新歌声》)第三季要开播了。今年《新歌声》最大的看点是,第一次全部都是男导师。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历史上第一次没有女性导师参与。

从电视选秀史上看,尤其是《The Voice》系列,全男性或全女性导师的情况比较少见。从节目的观赏性上说,男女导师搭配肯定是最好的,从歌手属性上看,男女歌手特质不同,男女性导师搭配更有助于因材施教。

女性缺席《新歌声》导师,个中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分析近年来的华语乐坛现状,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比如,这是一个不产天后的年代。

我们可以帮《新歌声》简单做一个分析,在那英退出之后,还有哪些选择。

首先可以排除王菲,个人认为就算砸天价出场费都很难请动她,她的性格毕竟不太适合选秀节目。

从实力上说,张惠妹是最配得上导师的人选,她也曾经出任过《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的导师。不过,当时她曾经有过不太愉快的经历(被网友封为“最差导师”),所以后来没再出任导师也在情理之中。

除了张惠妹,目前李玟、萧亚轩、张靓颖、莫文蔚、孙燕姿、蔡健雅、蔡依林、林忆莲、彭佳慧、戴佩妮、黄丽玲、徐佳莹、韩红、田馥甄张韶涵和梁静茹等女性歌手可供选择。

但……这并没能掩盖这样一个现实:过去十年来,华语乐坛涌现出来重量级的女新人寥寥无几。

林忆莲出道超过30年了,莫文蔚和李玟出道25年了,张惠妹、萧亚轩、蔡依林、蔡健雅、戴佩妮、彭佳慧、孙燕姿、韩红、张韶涵、田馥甄(从团体出道算起)出道15-20年+,稍微年轻一点的,张靓颖、徐佳莹和黄丽玲也都出道10年或10年+了。徐佳莹34岁,黄龄31岁了,张碧晨也快30了,才刚刚出头。

可还没有谁的乐坛地位能够超越20年前出道的林忆莲、张惠妹、王菲、李玟。

前一阵我整理过一些90后歌手的作品,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近年来比较火的90后女歌手只有邓紫棋、窦靖童和陈粒。其中,窦靖童的情况比较特殊。

再往前算点,85后女歌手里,真正火的也不多,也就是张碧晨等屈指可数的几个——在国外,跟张碧晨同龄的Taylor Swfit都已经做了十年天后了。在华语乐坛,女歌手要唱出来,好像有点难。

20年前好像没那么难。

从1989年陈淑桦创造了台湾市场第一张百万销量专辑开始,1990年代-2000年代前五年,女歌手们的唱片销量真的可以顶半边天。

照例提醒一下:该列表所用数据也许与实际数据有出入。比如根据台湾官方的《100 年流行音乐产业调查报告》,张学友《吻别》是台湾唱片史的最畅销专辑。此处数据仅供参考

1990年代中后期的畅销女歌手还有王菲、那英、范晓萱、徐怀钰、莫文蔚、苏慧伦和陈绮贞等,曾宝仪和陶晶莹在那个年代都曾卖出过惊人的销量。

那个年代,女性歌手的无论造星还是作品,看起来明显比较成功。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各位华语乐坛DIVA基本上都来自这个时间段,我们现在所传唱的女歌手歌曲也基本来自那个年代——前两天去逛超市(一个三线省城的连锁超市),听到超市里反复循环陶晶莹和陈绮贞在2000年发行的歌曲《太委屈》和《还是会寂寞》。

2000年代中后期开始,市场就不灵了。虽然,不只是女歌手的问题,华语乐坛的男歌手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但女歌手的情况似乎比较突出一点。其中有一个市场转变是,唱作歌手兴起。

根据我之前做的一点小研究,1990年代末开始,越来越多的女性创作歌手开始涌现,比如陈珊妮、陈绮贞、戴佩妮、王若琳、卢巧音、徐佳莹、范晓萱、张悬、王菀之等。

但是,与男性创作歌手(比如周杰伦、陶喆、王力宏、林俊杰)在乐坛的地位相比,女性唱作歌手无论名气还是销量,都要略逊一筹。21世纪至今,在维基百科给出的历年台湾唱片销量前十排行上,只有两张专辑来自女性唱作歌手,分别是陈绮贞的《太阳》(2009)和邓紫棋的《新的心跳》(2015)。

看起来,由男性主导的唱片企划、创作和制作,效果要好于女性唱作。

这是不是可以部分说明,市场对于女性的自我表达的接受度并不太高?或者说华语流行音乐是一个典型的男性市场?男性听众更愿意消费像《阴天》这种由男性创作人假借女性视角创作给男性受众听的歌,而不是女性真实的自我表达?

从上文中的1990-2000年代初的畅销专辑数据看可以看出,女性歌手的畅销专辑,都是由男性主导创作的专辑。你看,当年的天后,背后都有男性相助:林忆莲背后是伦永亮,莫文蔚背后是李宗盛,王菲背后是张亚东、张惠妹背后是张雨生、孙燕姿背后是李偲菘和李伟菘、陈慧琳背后是雷颂德……

当然,全球范围内都是男性主导,只不过,在欧美市场,女性自我表达所获得的接受度要大得多,最典型例子就是Adele、Taylor Swift和Lorde,而华语乐坛的男性话语权无疑要强大得多。

近年来,随着市场越来越偏向男性唱作歌手,华语乐坛男性职业音乐人创作能力停滞甚至下降,男性职业创作人后继无人,加上女性的自我表达也无法获得足够的市场认同,于是女性歌手便成为直接受害者。

我并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当然,我信奉男女平等),只不过,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课题,值得感兴趣的朋友去做研究,因为精力有限,我只能充当一个引子。

- 完 -

本文仅在新音乐产业观察发布,不授权转载,任何非新观渠道发布均为侵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