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薛蟠和薛宝钗两兄妹,如果要选朋友,你会选谁?

原标题:薛蟠和薛宝钗两兄妹,如果要选朋友,你会选谁?

婉如清扬

初看起来,这问题几乎不用想,保证很多朋友下意识的就会觉得该选宝钗,明摆着嘛,谁愿意和薛蟠做朋友呢?薛宝钗那么优秀,要颜有颜,要钱有钱,豪门小姐,高标准的白富美,必然是选她啊。可是细细想来,发现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回答。难就难在作者写人的真实,他(她)们虽是重要人物,却不是好人就好到连根毛孔都发着善意,而坏蛋,也不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透了。在作者笔下,善良的人也有虚伪的一面,而坏蛋也有着赤诚之心,薛蟠宝钗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难题。

宝钗很容易相处吗?看起来是的。她初进府,就得到了贾府里不少人的认可,说她品格端方,容貌丰美,行为豁达,随分从时——好词一堆不嫌多,贾府的丫头们,都喜欢和宝钗一起顽(玩)。只是,真的有人和宝钗玩过吗?其实是没有的,记得小丫头靛儿因为不见了扇子,和宝钗玩笑说:“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好姑娘,赏我罢。”宝钗指着她说:“你要仔细,我和你顽过,你再疑我。”这话什么意思?别人听不听得懂无所谓,重要的是和她玩笑的靛儿听得明白,我和你顽过,你再疑我,我根本没和你顽过,你疑我干什么?你该问平时就和你嬉皮笑脸的姑娘们才是——我没和你们顽过,不和你们顽!

是啊,主子小姐怎么会和这些个丫头片子,玩到一处儿呢,下人所谓的喜欢和她玩不过是理想而已——倒是“孤高自许”的林黛玉,被紫鹃当作妹妹似的照顾着,什么心里话都会说,甚至用自己的生命来表达忠心。其他的丫头,都当她多心,她可从来没和小丫头们计较过啊。

我们可以理解宝钗当时的心情,她被宝玉比作杨贵妃,很不开心,现在又来个丫头开她玩笑,是挺不开心的。但是以宝钗的涵养,竟然指着丫头说我没和你玩过,言外之意是你不配这样的话,可见宝姑娘也是会随时发脾气骂人的,只是骂人不带脏字。

宝钗是个圆润的,她会做人,她会把惹事精赵姨娘记在心里,有礼物送她一份,她会责罚欺负贾环的莺儿,维持他三爷的体面,她会按时按点去请安,照顾贾母老年人的喜好,吃东西要甜的烂的,看戏要挑热闹的,也会和体弱的林妹妹聊天,送送燕窝啥的,考虑到家贫无助的邢岫烟日子艰难,会暗中接济她一二回,会帮她把当票偷偷地送回来,这些看起来,和她交朋友,似乎挺好,她想得很周全。

可是,真的安全吗?不一定哟。她会送燕窝给林黛玉,也会在必要时候把她推出去当挡箭牌,她会暗中帮邢岫烟,可是也会顾着邢夫人的面子,只给那么点点关怀,帮人帮到底的想法,她是没有的。

如果说她只是客中,只是个少女没有那么经济能力,人们可以理解,毕竟能做到她那样,已经很好了。可是当金钏跳井自杀后,她说的话,就有些让人心寒了。王夫人掉着泪说起往事,薛宝钗劝着,本是人之常情,毕竟人死都死了,再伤心也无济于事,可是她说金钏气量这么小,死了也不可惜,多给几两银子尽主仆之谊就行了,这话听得那些愿意和她玩的丫头们,得多心塞啊,原来宝姐姐这是么看她们丫头的!

当尤三姐和柳湘莲一死一走,薛姨妈薛蟠伤感掉泪时,薛宝钗让他们不必伤感,自己家的生意要紧……

这时候的薛宝钗是冷静到近乎冷漠甚至是极度自私的,有人说他们都是陌生人,犯不着陪伤心。其实要说没关系也的确是没什么要紧的关系,可是金钏是王夫人身边的大丫头,平时常见的,尤三姐名声不佳没什么交情,可柳湘莲是薛家的救命恩人呢,也可以完全不在意吗?

或许是她看淡了世事,看透了人生,所以才说前生命定,只是冷静到这个程度,做朋友,真的不会累吗?谁不希望自己有点什么的时候,能有个知疼知热的,陪着自己的朋友呢?

知疼知热的朋友,肯定不会是薛宝钗,倒可能是薛蟠。

薛蟠是个坏蛋,是个混蛋。

他的手上有人命,他也不太在乎人命。他的眼毒,一下子发现了人贩子手中的香菱是个美人胚子,不顾人家已经被卖了一次的事实,只要人不要钱,为此,还把对手冯渊给打死了,之后扬长而去,留下烂摊子,大有无视洪水滔天之势,为了能得到香菱,他和薛姨妈打了一年的饥荒,这坚韧劲,还真得服他;

在酒馆里,他和蒋玉菡喝着小酒,店里的帮工多看了蒋几眼,薛蟠杀心就起,直接把人给打死了,认为人家不过就是图几个钱,多给点就没事了,反正有好亲戚;

在堂会上,他看到了貌似潘安的柳湘莲,心心念念不忘,一声声小柳儿,叫得那个无耻,柳湘莲被激怒了,把他引到野外,把他打得他亲娘都认不出来,他丝毫不想是自己的错,反而口出狂言,要拆人家房,要打死人家……

这夯货,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实在是个危险分子!

可是,这个危险分子,对自己人,那是真的粗中有细。

他会记得在人仰马翻,乱糟糟的贾府里,护着香菱和妹妹,也会记得出门回来给她们带礼物,记得给妹妹做新衣,给妹妹炸一炸金项圈,还记得自己的生辰要想宝玉参加宴席,为达成目标,假借姨父贾政之名,请宝玉吃这么大一个暹猪,这么粗、这么长粉脆的鲜藕,这么大的大西瓜,这么长一尾新鲜的鲟鱼,好吃的东西,得和朋友们分享才是啊。

柳湘莲救了他和伙计们的命,他和柳就结为异姓兄弟,他知道柳湘莲手头紧,让母亲准备房舍,准备酒席等各项成亲事宜,大把大把的银子花出去,他不心疼,他心疼的是柳湘莲亲事不成,反而失踪,他丢下自己家生意,派伙计们四处寻找,没找到还伤心地大哭,这个汉子,对朋友,真是没的说。

虽然他喊打喊杀挺危险,但是有的时候,他还是粗中有细,他花天酒地的时候,还不忘提醒蒋玉菡,别说到人家家里叫袭人的那个宝贝,因为姑娘的名字,不要随便说……

这个男人,是温暖的,虽然他是个混蛋,但是,谁又是那么十全十美的?放在那个时代,象他这样的纨绔子弟,又有多少是干干净净的呢?

当然,如果可以,两人都不要靠太近,因为一个会冷死人的美人姐姐,一个会杀死人的可爱的混蛋,但是如果非要选,我还是选那个可爱的,至少他的真性情,相处起来不累,可防可守,比较好出对策。(婉如清扬)

黑不黑的,就不多说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您看着就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