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志愿军地空协同粉碎“绞杀战”

原标题:志愿军地空协同粉碎“绞杀战”

1951年7月,朝鲜停战谈判开始。美方为配合谈判,从8月起,集中其远东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大部兵力,发动大规模空中“绞杀战”,企图切断中朝人民军队运输补给线,破坏我防御体系,以便在谈判中占据优势。我志愿军地面防空部队和空军在力量薄弱、物资器材匮乏的条件下,以顽强的战斗精神,赢得了反“绞杀战”的胜利。

在反“绞杀战”中,待命出击的志愿军航空兵某飞行大队机群

“绞杀”与“反绞杀”

1951年8月中旬,美军集中70%的航空力量,每个战斗轰炸机大队每天都以大编队出动两次(32架~64架),对朝鲜北部道路反复轰炸。

白天,美军以战斗轰炸机扫射车辆和物资集结地,夜间则在公路上空投照明弹,用轻型轰炸机搜索目标,轰炸扫射通行人员和车辆。

为阻止美军的空袭,抗击敌人的轰炸,志愿军在防空作战上采取两条措施:一是增加防空哨,及时预警。在2100多公里的运输线上,志愿军防空哨达到8000多人,严密监视敌机活动,使司机有了“耳目”,从而减少车辆事故和损失。二是加强对空火力。在敌人发动“绞杀战”后,志愿军司令部又调15个高射炮营归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指挥。由于志愿军及时调整防空兵力,并采取相应防护措施,敌方未能达成作战目的。

从9月起,美国空军将轰炸、封锁的重点转向位于清川江以南、平壤以北之新安州、价川、西浦铁路“三角地区”。该地区是朝鲜北部铁路运输的咽喉。美军每天平均出动5批100多架次飞机轰炸这一地区,企图彻底摧毁和切断志愿军铁路交通。

志愿军在加强地面防空力量的基础上,开始以大规模空战掩护平壤以北主要交通线。志愿军空军从9月下旬开始陆续投入作战。到12月底,先后出动5个师进行轮战,击落敌机70架,击伤25架。

至12月初,空战规模越来越大,有时一次空战,双方投入的战机多达300余架。年轻的志愿军空军部队以小的代价取得较大战果,很快迫使敌将战斗轰炸机的活动空域撤到清川江以南,迫使敌B-29轰炸机从10月份起转入夜间活动。其间,航空兵部队还组织2个轰炸师的部分兵力突击敌人地面目标,配合地面部队的作战行动。

至1951年底,美空军实施“绞杀战”已超过其原计划时间一个月,但并未达到预期目的。为了防止我方发动地面攻势,敌方于1951年12月下旬决定继续进行“绞杀战”。

1952年1月至3月,美空军为了避开我军日益增强的防空炮火,被迫放弃了对“三角地区”的昼夜轰炸,转而采取重点空袭和对铁路线两端展开轰炸,即封锁我方物资的来路和去路,并对铁路运输线实施疯狂破坏。美军这一阶段的空袭,给志愿军造成了极大损失,仅1月至4月,志愿军后勤第3分部所属4个兵站就先后遭到360次空袭。1952年3月下旬,敌人为彻底破坏铁路运输,开始“饱和轰炸”。

美军在“朝鲜战争”中使用运输直升机

为挫败敌人对铁路交通线“两头”的空袭和破坏,我军积极组织兵力反击封锁和偷袭,并派出小编队打击敌方的小机群,以分散其正面兵力。志愿军高炮部队也及时采取了重点掩护、机动作战的方针。

在4月至5月,由于部队换防,新部队增多,加之战术改变较慢等原因,一度出现不利的作战形势——2个月只击落敌机12架,击伤5架;被敌击落21架,击伤3架。虽然这个阶段受到了挫折,但从总体上看,我方成功将空中战线保持在清川江以南地区,有效地掩护了铁路运输线。

战役后期,敌方战斗轰炸机遭到重创(有两个大队几乎减员一半),无力对我方的铁路两头同时进行“饱和轰炸”,只能轰炸清川江以北的一头。6月下旬,敌方空军被迫放弃“绞杀战”,将轰炸重点转移到电站、工厂、矿山、重要城镇和我军防御正面80公里纵深内的目标。至此,敌人的“绞杀战”被彻底粉碎。

部队得到了锻炼

行动自由是军队的命脉,如何组织有效的对空防御,是关系到战场形势能否向有利于我方发展的战略问题。志愿军防空部队和空军的反“绞杀战”,是我军大规模防空作战的典型战例。

在美空军发动“绞杀战”之前,双方空军力量对比悬殊。我方是仅成立不到一年、飞行员只有十几小时至几十小时的飞行时数,没有任何空战经验的年轻空军。美方是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实战经验丰富的王牌空军。面对强大的对手,我方空军采取“边打边建、边打边训、轮番作战”的方针,既避免了大的损失,又较好地完成了任务,锻炼了部队。在此战中,我方10个歼击航空兵师共21个团、672名飞行员,2个轰炸航空兵师的3个大队、28个机组,以及大批地勤人员得到了锻炼,在战斗中成长了起来。(新民晚报)

抗美援朝之志愿军某集团军坦克部队在战前宣誓

【订阅关注“国防时报排头兵”,纵览军情,聚焦热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