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川江》诗刊2018年7月号‖名家近作︱潘洗尘/何小竹

原标题:《川江》诗刊2018年7月号‖名家近作︱潘洗尘/何小竹

潘洗尘的诗(6首)

潘洗尘(云南大理)

潘洗尘,现为天问文化传播机构董事长,《读诗》主编。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有诗作入选普通高中语文课本和大学语文教材,作品曾被译为英、法、俄等多种文字,先后出版诗集、随笔集12部。曾主编《中国当代大学生诗选》《读诗库》等书系。先后创办《读诗》《译诗》《评诗》等多种诗歌刊物。曾获《绿风》奔马奖、《上海文学》奖、《诗潮》最受读者喜爱的诗歌年度金奖等多种诗歌奖项。

昨晚 再次梦见母亲

昨晚 再次梦见母亲

在一片巨大的黑暗里

母亲跟我说

儿子 你的病瞒不住妈

所以我要先走一步

来和阎罗王谈判

阎罗王要是不答应

妈也会一个人把你拦在

鬼门关外

2018.04.06

怀念一个人

今天 我们怀念一个人

就像怀念一个老邻居

或一个老朋友那样

这种怀念 甚至具体到了

一张生动的脸 或某个生动的表情

我们怀念他用自己的通透

所感染的那些岁月与山河

当然 我们也怀念他指点江山时

那从不僵硬的手势

但说到底 我们的内心深处

还是在怀念一种

慈悲的品格

2018.04.15

没有对错

做过很多错事

不能忘 但也不想说了

但有两件

是做对的

23岁辞去公职

44岁再辞私职

尽管那时

我对地球离开谁都会转的

这句话

还不甚了了

但现在

似乎只剩下一件事了

等那么一天

再向生命请辞

没有对错

2018.04.25

回到苍山

苍山 像一部

巨大的自然圣经

每一棵树

每一块石头

都值得用一生去读

对 我就是那个

满身松嫩平原的

黑色泥土味

心里却长满了

云南山水的人

2018.04.14

矛盾

这辈子

我最讨厌的

是医院

最感激的

是医生

这就像我

一生挚爱诗歌

却不喜欢绝大部分

写诗的人一样

尤其是那些

只会写诗 或只热衷于

混诗歌圈的人

2018.04.13

有哪一个春天不是绝处逢生

酝酿了几个季节的雪

终于下了

雪 覆盖了我的母亲

以及整个

广大的北方

此刻 即便是置身另一个

看似阳光明媚的国度

远隔50度的温差

我也能感受到

来势汹汹的

彻骨寒意

只有懒惰的人

这时才会说

冬天已经到了

春天还会远吗

但寒冬是自己离开的吗?

谁能告诉我

有哪一个春天

没经历过生与死的搏斗

有哪一个春天

不是绝处逢生!

诗六首

何小竹(四川成都)

何小竹,生于1963年,诗人,小说家,现居成都。

火车经过的地方

火车经过的地方

幅员如此辽阔

有碧空万里

也有晦暗和潮湿

作为一个旅途中人

一个思绪连着一个思绪

但往往一闪而过

断裂之处,穿插

太多的忧伤和焦虑

以及少许的雷鸣

偶尔跑出一只羚羊或者野马

视线为之模糊

当然不是因为泪水

也不是火车太快

几十年的旅途

已经没有太多悬念

但仍然相信

穿过这片旷野

奇迹会如期而至

放下

放下茶杯,茶水已经淡了

放下香烟,烟抽太多,累

看一看四周,还能放下什么

四周空寂,天近晚,狗不叫

春节过后就心生厌倦

决定着应该放下很多东西

但真要放下的时候,却发现

除了一杯茶,一支烟

其实并没有多少放不下的

自己把自己想多了

给小学生上诗歌课

我先介绍,我叫何小竹

我是一个诗人

我17岁开始写诗,今年50了

我还在写诗。然后我提出一个问题:

为什么写诗?

我说,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理由

我的理由是,为了表达

为此,我准备了柏桦的一首诗

这首诗就叫表达

“我要表达一种情绪

一种白色的情绪”

这首诗对他们来说可能深奥了一点

但我朗读它的目的

是想让这些小耳朵

据说有四百只小耳朵

来听我的诗歌讲座

我要让这四百只小耳朵

听一听,感受一下,一首好诗

应该是什么声音,什么节奏

也让他们知道

一种情绪,哪怕说不清楚的情绪

也可以表达,用诗歌来表达

为了离他们更近一点

我又读了李白的送汪伦

杜甫的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

以及薛涛的一首诗

我也读了自己的诗

一首隧道,一首指路

最后,我又提出一个问题

什么是诗

关于这个问题

我没有正面回答

而是引用了孔子的名言

不读诗,无以言

相比于

喝茶的时候,聊天的时候

无所事事或手足无措的时候

写诗、打游戏、看影碟的时候

相比于喝酒,我更喜欢抽烟

相比于成群结队,我更喜欢

幽暗之中的独处

马和马栅

马回来了

进了马栅

骑马的人也回来了

进了厨房

这时马在马栅里吃草

骑马的人在厨房里点火

他要烧一锅汤

喝了去睡觉

马在马栅里睡觉

月光照着马栅

睡觉的马

像一匹斑马

冬天

这个冬天是我喜欢的

或者说,我从这个冬天

开始喜欢上了冬天

我不是喜欢它的景色

比如雪景,冰雕

这些在我的生活中都没有

有的只是日常的琐屑和言语的缠绵

你一句我一句,把漫长的冬天

拉得更长

这就是我喜欢的

那个始于秋天的激情

经过漫长冬天的消磨

依然如一盆暗火

保持着持久的温度

(《川江》诗刊2018年7月号入选作品以实际出刊为准)

相关链接:

责编 汤颂 编辑 罗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