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中美专家联合讲解:乳腺癌的预防和筛查

原标题:中美专家联合讲解:乳腺癌的预防和筛查

嘉宾:康静波

职务:海军总医院肿瘤诊疗中心主任

擅长疾病:各系统恶性肿瘤的综合治疗、射波刀治疗、伽马刀治疗、头颈部肿瘤及中枢神经系统肿瘤的放化疗,对复发性肿瘤的治疗有丰富经验。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近年来乳腺癌的发病率是越来越高,已经成为危害全球女性的第一大恶性肿瘤。那么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了两位嘉宾做客节目。坐在我旁边的这位是海军总医院肿瘤诊疗中心的主任康静波教授,康主任您好,欢迎您。

康静波: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也非常荣幸的邀请到美国亚利桑那癌症治疗中心的Robert Caskey教授,您好,欢迎。

Caskey:您好。

主持人:康主任,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关于乳腺癌这方面大家都非常的关注,认为它的发病率越来越高。康主任在国内乳腺癌的一个发病排名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康静波:在国内乳腺癌排名是第六位,它发病情况在女性当中仅次于子宫颈癌,排在第二位。就是在女性当中它的发病是比较高的。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在美国乳腺癌的一个发病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Caskey:在美国的发病率每年有28.5万的新发的病例,大多数的女性她是在发现的时候是早期的一个状态,是因为在美国有一个非常完善的筛查系统。比如用钼靶、用超声,可以检查出比较小的肿瘤。总体来讲,对于一个美国的女性来说,在她整个的生命中有8个的女性里面其中有1个就会得乳腺癌。

主持人:美国的发病率真的很高,8个女性中有1个就会得乳腺癌,对比美国的情况,国内有这么高吗,它跟经济、跟地域有没有一些关系呢?

康静波:有关系的,在国内来说比如在经济发达的城市,医疗条件比较好的城市,比如像北京、上海这一类的,它做体检的人比较多,检出率也比较好,所以早期发现的病人还是比较多的。但在边远地区其实都是到了晚期她才去治疗,她才发现。介于这种情况,在城市里头的发病情况早期的检出率是比较高的,在边远城市就不一样,边远城市基本上发病率其实没有那么高,但是一发现就是晚期,是这样的情况。

主持人:所以我们早期的发现率是比美国要低很多?

康静波:对,是这种情况。

主持人:源于我们这个早期可能医疗系统的一个筛查还没有做得那么好、那么完善?

康静波:对,说实在每年体检就是在一些中等发达的城市它也没有做到每年都体检,所以只有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头,大家的体检的意识还是比较好一些。

主持人:这个体检就是我们每年的公司的这种日常的体检是不是能够检测出乳腺癌呢?

康静波:多数情况下是可以的,乳腺癌其实就像刚才Caskey教授说的,我们用钼靶或者用乳腺超声,我们都可以初步的判断它是不是乳腺癌。如果通过钼靶或者超声判断它可能是,我们还要进一步的检查,再进一步的明确,这样检出率就高一些了。

康静波:问一下在美国来讲乳腺癌的发病率是不是也是逐步上升的趋势?还是它的发病率已经比较稳定了,还有它的发病的地区有没有一些什么特点?

Caskey:在美国乳腺癌的发病率现在还是比较稳定的,属于保持的状态。但是我们发现有早龄化的这种现象,早龄化指的是50岁以下的女性更容易患癌症。特别指出的是我们有一个非常大的担心,这些早龄化的女性患的乳腺癌是更加有侵袭性的,恶性程度更高。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美国的乳腺癌的早期检测率会比较高一点,有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值就是早期的癌症患者的发现率有多高?

Caskey:在美国大多数检查出来的是早期的乳腺癌,早期就是代表是零期、一期和二期。这些早期乳腺癌的检出是因为她们都会接受很好的筛查。对于三期或者四期的乳腺癌的患者来说,她检查出来的时机比较晚,是因为她没有按照指南来接受筛查和体检。

主持人:我听说在美国大家防范乳腺癌的意识也特别强,比如用基因检测的方法可以预知到自己是不是以后会得乳腺癌。比如说前两年安吉丽娜·朱莉就是做了切乳手术,防止自己得乳腺癌。是不是在美国这种方式也很会被大家所提倡?

Caskey:我非常高兴你提到了这位明星的例子,因为她是一个非常值得谈的一个特例。她是有基因上面的突变,她的基因导致了她虽然没有任何患癌的迹象,但是因为她的基因的状况,她有85%的易感变成乳腺癌的患者。她也有40%易感的基因,变成卵巢癌的患者。她为了预防自己得致死性的乳腺癌和卵巢癌,她切除了她的乳房,并且摘除了她的卵巢。我们要区分的是治疗和预防的区别,对于治疗来说,我们把肿块是摘除掉的,对于预防来说,她是把整个乳腺都摘除掉了。

主持人:刚才Caskey教授也提到了关于乳腺癌的分级,乳腺癌是如何分级的呢?

康静波:乳腺癌分成零期、一期、二期、三期。

主持人:分三期吗,Caskey教授刚才讲到了是四还是五来的?和咱们国内不一样是吗?咱们国内分三级?

康静波:对,和咱们国内不一样,国内一般分三期,比如一期的、二期的、三期的,还有这么来分的。基本上如果是一期的话,我们是看看能不能保乳,保乳手术。保乳手术之后再配合一个放疗。根据我们手术的淋巴结的活检,比如前哨淋巴结是阴性还是阳性,来断定放疗的大小,就是范围的大小,是这样一个情况。一般来说,如果不能做保乳手术,比如二期和三期,不能做保乳术的,我们就是给她改良根治术,或者根据她手术的情况,术后决定放疗还是不放疗,或者化疗不化疗。

主持人:所以保乳的情况是一期的患者才可以保乳,二期跟三期的患者一般都不建议去做保乳手术了?

康静波:对的。

主持人:现在在我们国家发现这个乳腺癌一般是在哪个期会发现得比较多,它的一个比例情况有没有一个数据统计?

康静波:在这些医疗比较发达的城市来说,一期的发现还是相对比较多的,人们有这种意识。就是大家平常注意有一个结节就赶紧去医院检查。刚才我说的那个在基层的一些地方,没有这样的条件或者不愿意花这个钱,所以一般发现的比较晚,所以做保乳术做得比较少。具体的比例还没有具体发现了多少适合保乳,多少不适合保乳,没有这样的数据。

主持人:如果二、三期的患者非要保乳,那可以吗?

康静波:基本上不建议这样做,也没有人这样去做。

主持人:想问一下刚才您也提到了治疗和预防的区别,在美国乳腺癌的一个治疗标准是什么样的?

Caskey:刚刚提到了乳腺癌的治疗方法,在美国乳腺癌的治疗方法是有一个演变的过程。之前美国也是做全乳切除术,后来到1980年左右,上个世纪的八十代就有研究发现,局部肿块的切除和全乳的切除在生存率上没有任何区别,人们就开始讨论如果生存率没有区别的话,为什么我们不能保留我们的乳房呢?这样逐渐兴起了保乳术,就是肿块切除术。对于肿块切除术来说的话,你的问题是叫做标准的治疗方法,在美国的标准的治疗方法就是保乳术或者叫肿块切除术加术后放疗。 刚才也提到了安吉丽娜·朱莉,她是因为有乳腺癌的易感的基因,就是BRCA1或者BRCA2。拥有这种肿瘤易感基因的这些女性来说,她们确实是适合做全乳切除术的。但拥有这样基因的女性的比例很小,只有5%。另外一种就是适合做全乳切除术的女性的患者是肿瘤比较大的患者,她受累的部分比较大,她不单单需要做全乳的切除,她还需要做术后的放化疗。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是不是在美国对于早期的这种乳腺癌患者,我们才会推荐她用这种保乳的手术,中晚期的患者会用这种保乳的手术吗?

Caskey:我们提到晚期的乳腺癌患者来说,通常在美国首先使用化疗或者叙事治疗,它的目的是把肿瘤的大小缩小。在缩小之后呢,再使用根治术,就是全乳切除术,加术后的放疗。术后放疗的作用就是把切缘周围以及受累的淋巴结肌肉和其他的相关组织进行一个清理和根治。我要强调对于乳腺癌的患者来说,乳腺癌的治疗期是一个综合治疗,这是非常关键的。它需要多个治疗手段的综合搭配来使用。

主持人:康主任您是不是同意这个观点呢?

康静波:对,是这样的。

主持人:我们之间是不是在治疗的理念上有没有一些相同和不同的地方?

康静波:这个治疗方式基本上是相同的。对于早期病人我们肯定是可以做保乳术加术后的放疗或者配合化疗。因为有的时候做的是保乳手术,但是在手术当中发现有区域淋巴结的转移,或者是有脉管癌栓,或者是开瘤指数比较高,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是保乳手术,我们也喜欢给她配合化疗,加上放疗,这样认为效果会更好。因为开瘤指数比较高的话,就认为它的分裂指数比较高,就认为它远处转移的可能性比较大。再加上如果有脉管癌栓也是要配合化疗。如果没有这些高危因素,我们肯定是保乳手术加术后的放疗。如果有些高危因素,肯定再加上化疗。那么对于中晚期的病人其实远处转移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乳腺的区域淋巴结还是比较丰富的,这样只要检测到区域淋巴结有这个问题,我们肯定再采取保乳术就不太合适了。这样我们就根治术再配合术后的放化疗,这是可以的。术前的化疗这种方式我们有时候也会采取的。其实这种中晚期的病人,术前的化疗能够缩小病灶,为我们后续给她根治性手术打好基础。并不是为了单纯的是保乳的,只要是发现了有区域里有转移或者比较晚,我们基本上保乳手术就不采取了,化疗后就是为了能够做手术。是这样一个情况。

主持人:我们跟美国的保乳手术多少的差距主要是因为我们发现患者主要是已经在中晚期了,而他们的患者多数都是在早期?

康静波:对。

主持人:如果我们发现早期的患者,也会采取保乳术的方式。

康静波:对。其实我们采取保乳术的治疗也是不少的,但是我们从下面的医院转上来的病人多数都是中晚期,都没法做保乳手术了。

主持人:康主任乳腺癌的一个分期的情况,刚才Caskey教授也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也请您再给我们详细的介绍一下好吗?

康静波:好。乳腺癌一般分为四期,TNM分期也分成四期。一期它适合做保乳术加术后的放疗或者配合化疗,尤其对于前哨淋巴结阳性或者有区域淋巴结有问题的,或者有脉管癌栓的,或者是什么情况,这些有高危因素的可能要配合化疗。那么放疗是主要的,保乳术以后,其实配合大放疗是很关键的。有的时候可能要配合化疗。对于二期的话是可以采取手术的,但是她可能做根治还是比较好。三、四期可能就是做放化疗比较好。三期如果是经过术前的化疗,如果转化了,达到了二期,降级了我们也可以采取根治术手术,这样也是可以的。四期就是远处有转移,基本上就采取放化疗的办法来解决问题了。

主持人:您也讲到我们乳腺癌的患者不管是早期、中期还是晚期,都要用放疗的治疗方式对吧?

康静波:对,如果是做根治术,比如能适合保乳术的病人,如果做了根治术,根治术又没有发现区域里面有转移,也没有发现什么脉管癌栓,这个病人甚至放疗就不用做了。

主持人:也可以不用做放疗?

康静波:是的。是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发生变化。但是一期的病人能做保乳术的病人,保乳术毕竟没有把乳腺都拿掉,所以它有风险。即使没有区域淋巴结转移,没有脉管癌,我们不做化疗也得做放疗。我们叫小手术大放疗,这个放疗是必须得给的,只要做了保乳术的病人,术后放疗必须得给。如果我们做了根治术的病人,有一部分病人不做放疗的。

主持人:康主任我知道您是咱们全国放疗界最牛的专家。

康静波:不能这么说。

主持人:这个是名副其实的,在乳腺癌放疗的治疗方式上跟其他的癌症有什么不同或者应该注意什么吗?还有一些现在比较更好的放射治疗的一些手段吗?

康静波:乳腺癌的放疗怎么说呢,如果初治的保乳,其实它的放疗基本上沿用目前常见的直线加速器治疗,就是现在指我们的调强或者是图象引导调强,比如说现在的治疗,都是没有问题的,都可以应用。其实多数还是做一个术后的照射。其实乳腺癌基本上是能手术的就手术,手术以后其实放疗也是作为一个预防性的照射,除非远处的其他哪个地方转移,我们再进行根治性的治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放疗用我们现在目前常规的手段就完全可以了。

主持人:OK。Caskey教授我想您有没有治疗过中国人,中国人的体质和白种人的体质,和美国人的体质有什么区别?在治疗上有一些差异化吗?

Caskey:这个问题非常有趣,但是刚好在我所在的凤凰城,亚洲的人口还是非常多的。我也在一直密切的关注着亚洲女性的病人,我发现其实亚洲女性的乳腺癌在使用同样的治疗方法之后,是跟美国的乳腺癌患者拥有一样的治愈率的。

主持人:是没有什么差别的是吧?

Caskey:没有任何的差别。

主持人:Caskey教授,我之前在一些新闻报道上看到大家都称赞您是美国女性乳腺癌治疗方面的先驱,说明您做了很多大量的工作。有一个APBI的治疗方式,我不太清楚这个治疗方式,您能给大家介绍一下吗?

Caskey:我非常愿意给您介绍一下APBI的治疗方法。当我是受训医生时期的时候,我被教育是说需要进行全乳照射的。无论这个肿瘤的位置在哪,都要进行整个乳房的照射。我就有这样的疑问,我的肿瘤在一个部分,我为什么还要照其他的部分呢?当时我的老师是说教科书就是这样写的,我们就要这样做。我怀着这个疑问,我要证明其实在诊断为肿瘤以外的组织是不用接受照射的。我也想证明它的治疗时间或者时长更加短,它的治疗方法更加的安全。使用了APBI就是这样的一个治疗方法,目前它可以把整个放疗的疗程缩短到4到5天。最近我又可以把整个放疗疗程缩短到2天,而且这个APBI的治疗方法已经被北美或者欧洲广为接受,已经成为一个乳腺癌的标准的治疗方法之一了。

主持人:就是在北美和欧洲已经成为标准化的一个治疗方式了。现在您用这种方式治疗的乳腺癌患者有多少例?治疗的一个效果能达到什么样?

Caskey:早在1991年的时候,在开展APBI这项治疗方式的时候,大家是非常小心的,每个患者都需要进入到临床实验当中去。原因就是我们需要向全世界证明这是一个安全有效的方法。随着疗效被逐渐的证实,更多的患者开始自己主动的要求进行APBI这个方法了。因为这样的治疗的方法它的时间短,并且更加的安全。在2002年的时候,美国FDA批准了APBI作为美国的乳腺癌的标准治疗方法,那么病人数就激增了。我希望对于早期乳腺癌的患者,最终能有40%的早期乳腺癌患者能够使用APBI这种治疗方法。

主持人:康主任不知道在我们国内有没有开展APBI的一个治疗方式呢?您有没有听说?

康静波:这个方式其实听说得很少,基本上还没有广泛的被采用。

主持人:在国内还没有这个?

康静波:是的。因为现在咱们国内用常规的方式,基本上大家通用的模式取得的效果还是比较好的。我们医保付费方式跟美国还不是特别一样,我们国内其实这种付费基本都是医保可以负担的,就是无论时间多长都可以负担。在美国付费有一个比如时间越短付费越少,保险公司越接受,有这么一个问题。国内其实我们觉得目前的方式基本上完全能达到比较好的效果,所以基本上没有采用这种特别短的疗程的方式。

主持人:我们听起来我们的患者跟他们的患者在患病的阶段也是不太一样的……

康静波:是的,我们的晚期病人比较多,我们还是利用这种传统的方式来治疗。

主持人:我之前跟您一直在谈,您也一直在提精准治疗、个性化治疗,不知道在这个方面我们科室开展的一个情况是怎么样的?

康静波:我们科室精准放疗开展还是比较多的,我们在全国来说起到一个引领作用。这种精准的放疗涵盖内容还是比较多,其实最初来提出,主要我们把立体定向放疗来作为精准放疗的一个部分。有了这个立体影像的引导,就认为它是精准。刚开始比如塞博纳或者伽玛刀之类的东西。之后直线加速器装了图象引导,其实它也可以说是个精准治疗。所以说现在的精准治疗涵盖面比较大。我们科室主要以刀的这种治疗方式为引导的,而且是比较主要的。它主要治疗一些实体性的肿瘤。在乳腺这一块因为毕竟它是一个先手术,大量病人要手术,手术之后需要术后的一个照射,所以精准来说也就是图象引导调强来精准治疗,就不用那种刀的方式来治疗,是这样一种情况。

主持人:现在我们科室的患者每年要接受多少这样的乳腺癌患者的一个治疗?

康静波:乳腺癌的患者不像肺癌、肝癌、胰腺癌那么多,但是每年大概也得差不多一二百例差不多。

主持人:现在在国内乳腺癌的五年生存率有多高?

康静波:五年的生存率总的能达到50%。

主持人:也是很高的?

康静波:还是很高的。早期的病人达到90%的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早期的生存率还是比较高的。即便复发了,她再治疗的五年生存率据说有的人还能达到30%、40%。但是总得五年的复发率还是有一定的比例,据说能到30%。

主持人:所以乳腺癌的这个复发率还是很高的?

康静波:是的,还是很高的。

主持人:Caskey教授,刚才我们听您介绍了很多关于APBI的一个治疗方式,我们都大概有一个了解,但是很多网友朋友们跟我一样都有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样的患者适合做APBI手术治疗?什么样的患者不适合做这种治疗方式呢?

Caskey:对于APBI来说有四大影响因素,当然也会考虑到一些小的因素。我们在这里着重的提出四大因素:首先是年龄,接受APBI的乳腺癌患者是需要年龄在40岁以上的;第二个,病灶的大小。病灶大小是需要小于3公分的;第三,是手术切缘。也就是说切缘必须是阴性的,手术切的切口是没有癌症细胞的;第四,乳腺癌患者在手术结束之后是没有淋巴结转移的。是这四大因素。

主持人:所以早期的乳腺癌患者更适合用这种治疗方式?

Caskey:你说得非常对,对于早期的患者来说,APBI是一个非常好的治疗选择。对于晚期的患者来说,只能使用六周的这种传统治疗方式。这也是为什么我反复强调要进行早期的检查,因为早期检查带来的益处不单单是治疗病程的缩短,也是生活质量极大的提高。

主持人:Caskey教授,在美国乳腺癌的一个五年的生存率有多高?您的治疗方式以后,您觉得她们的生存率和生活质量方面有没有提高?

Caskey:非常好的问题,在我行医的27年当中,我一直在关注这方面的问题。我发现使用APBI的病人,她的五年生存率跟手术切除的病人和跟接受全乳照射的病人是没有区别的,都是一样的。重点体现在哪呢?体现生活质量的改善上。因为我发现乳腺癌患者大家其实都是正常人,生活非常的繁忙,在生活中不单单包括肿瘤,还包括她的家庭以及其他需要处理的事情。那么由于APBI可以把整个的治疗时间缩短到了2到5天,那么这样短的时间她就可以从容的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以及从容的接受其他需要的治疗比如说化疗。

主持人:刚才康主任也讲到了乳腺癌复发率的情况,我们在这个治疗方式下复发率的情况怎么样?

Caskey:近距离照射也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APBI,它的一个重要的意义就是来防止复发的。使用APBI它的复发率要小于5%。对于接受完手术,没有经过任何的放疗的病人来说,它的复发率要接近在30%。那么从30%降到5%这样的一个数字上的改变,对于女性的生活质量来说是具有非常大的重要意义。

主持人:康主任其实我们刚才也提到了Caskey教授的很多介绍,我觉得美国的国情,还有一些特点,他们有他们的治疗方式,我们也有我们一些的治疗理念,大家有互相学习、互相融合的地方。我不知道除了乳腺癌这个治疗方面,我们放射这方面在哪些肿瘤上也有一些特色和优势能给介绍一下吗?

康静波:近些年来我们搞精准放疗搞得比较多,尤其我们在少分科大剂量这种模式下,我们比如说肺癌、肝癌、胰腺癌这些病灶我们单次给的剂量,我觉得在国际上应该算是比较先进的。虽然国内搞了一些剂量爬坡,但是我认为从我们放射生物学从这些道理来说,我们给的模式我觉得还是比较适合病人、符合放射生物学的一些道理。因为国内的病人是非常多的,所以我们是可以积累很多的经验,这样的话,尤其对那些比如说比较晚的病人或者是有些比较晚,但是我们也达到一个比较好的效果。像好多病人在国外都不去治疗了,我们用这些放疗方式解决了很多的问题,当然配合一些综合治疗。所以我们说国内的经验来说还是比较多的。当然国外作为科研方面可能工作得更细一些,国内的医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做,所以纳入科研病例的纳入得并不太多,但是国内的医生临床经验更丰富一些。因为我给国外介绍过我做的一些病例,他们说国内好多病人都是不做的,我们来做,有的病人效果还是不错。就肺癌脑转移来说,我们有的病人都活了15、16年都没有问题。比如说有的肺癌骨转移都5、6年的都很多的这样情况。

主持人:各有优势,Caskey教授,您觉得在治疗这个疾病上还有什么样的缺陷和不足?未来需要怎么样去发展?

Caskey:我认为现在是一个知识爆炸的一个年代,乳腺癌的治疗非常有它的科学前景在。人们正在探讨是说对于乳腺癌来说是用手术还是用放疗还是用化疗还是用免疫治疗。我觉得在希望五年后的今天,可能会有更多的治疗上面的突破。在美国对于五年生存率来说,现在的五年生存率是比十年前要高30%。对于乳腺癌的女性患者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消息。不但她们的生存期提高了,她们的生活质量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主持人:康主任,我听说您一直在做一些肿瘤方面的专家的联盟、共识,共同推动我们国家在治疗乳腺癌上的一些金标准的问题,您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方面吗?

康静波:其实肿瘤治疗经常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外科不让别的科去处理,或者把在自己的手里头,这样治疗有时候相脱节,有些问题。尤其在基层医院可能问题更多一点。我们近期成立了一个肿瘤多学科诊疗专业委员会,这是在全国范围内成立的。这个组织就是要把肿瘤治疗的多学科能够搞起来,这样能推动肿瘤病人治疗更好的一种模式,让病人获得更大的益处。其实这种专家委员会做的工作还是很多的,一个就是在全国巡讲,来普及我们多学科的这种理念。还有我们还要搞一些多重性的课题,就是多学科的这么一些课题。我们还要进行培训,尤其是把这种理念贯彻到基层医院,因为基层医院这个更薄弱,这是国内的层面。我们今天上午成立这个组织,我们还要向国外,尤其“一带一路”进行扩展,让沿线一带的专家们也获得我们的经验。同时我们也对沿线“一带一路”国家的专家进行培训,或者提高他们的水平,锻炼我们的队伍。另外一方面,美国的Caskey这个教授,他们的经验非常丰富,他们有APBI的这种治疗模式,国内现在并没有开展特别多。我想将来这些都是我们能够吸取经验的,之后我们可以相互促进、相互学习,会把肿瘤病人,当然也可以说乳腺癌的病人治疗达到一个比较好的高度,这样为我们国内的患者做出更大的贡献。

主持人:肿瘤多学科诊疗专家委员会,我觉得您这个委员会成立的时间是刚刚好,咱们的业务做得又特别落地,又符合中国国情,还能又开放包容,并且能够引进国外的像Caskey这样优秀的教授一起来参与进来,共同建设把这块做得更好。最后,Caskey教授也请您再给我们的中国网友朋友们关于本期节目关于乳腺癌这个治疗方面再给大家一些意见和建议好吗?

Caskey:首先需要强调的就是早检查,别害怕去见你的医生。你越早的检查出乳腺癌的迹象,那么你的治疗选择就会越多。我已经从医27年了,我们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包括APBI的经验。我已经治疗了2500多例的患者,使用APBI这种治疗的方法,把治疗的时间从传统的6周减少到了4到5天,甚至到了现在的2天。在短短的2天当中,你的生活质量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另外,除了生活质量上的改变,除了病程治疗时间上面的缩短,APBI这个治疗方法对于保护肺部、皮肤、肋骨这些都有很好的保护作用。另外相比于传统6周的传统放疗来说,它的心脏毒性更小,对于心脏的损害也更少。所以我特别想要对中国的乳腺癌患者来说,来美国吧,让我来照顾你。也想对中国的医生来说,来找我吧,让我来教你使用APBI。我希望把这种先进的方法广泛的传达给全世界的医生和患者。

主持人:OK,谢谢Caskey教授。

康静波:得肿瘤来说不可怕,首先对于正常人来说,我们要经常的体检,及时的发现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对于得了肿瘤来说,目前的科技也日新月异,变化是非常大的,而且许多的高新技术,还有一些药品都出现了。这样的话我们只要有信心,相信这个肿瘤一定能治疗好。我们现在有这个多学科治疗的模式,要积极的寻找多学科的诊疗,不要单一的让某一个医生抓到手里头,要及时的和多位医生进行沟通,或者专门找多学科的诊疗平台,或者多学科的有会诊中心的来评估一下这种病应该怎么治。找到一个比较好的治疗方式,我想对肿瘤的治疗的方法很有作用的,这样会把肿瘤治疗达到一个比较好的高度。谢谢。

主持人:再次感谢康主任、感谢Caskey教授作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其实乳腺癌并不可怕,找到适合自己的治疗方式是最重要的。本期节目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