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正文

从老牌友到同城游斗地主,小区门口的早点摊又回来了

原标题:从老牌友到同城游斗地主,小区门口的早点摊又回来了

自我记事起,小区门口的豆腐脑摊就在那里了。

至今,我也不知道摊主大叔和阿姨姓什么,也早已忘记他们是哪里人,只记得他们住在很远的地方,每天不到3点就要起来磨豆子。

“当天现磨,卤水一点,豆腐就成形了”。

做好的豆腐被装在保温桶里,卤汁(我们管这个叫汤)用小煤炉一直煨着,发出咕嘟嘟的响声,几片嫩豆腐一勺汤,再加点韭菜花和辣椒油,撒上小葱、香菜,一碗鲜红翠绿的豆腐脑就上桌了。

“小将”是阿姨对我们这群孩子的称呼,或许在她心中我们以后都会成为人物,又或者仅仅是阿姨喜欢这样叫而已,总之,这个听起来有点怪又很亲切的称谓竟成了我们给这个摊位贴上的标签。

“走,一起去吃小将的豆腐脑去!”

在别的地方,一个煎饼果子,一碗豆腐脑就是早餐的标配了,在小将可不是。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熟客,只需看他吃完是不是再来碗汤。

小将的汤堪称一绝,木耳、黄花菜、香菇、海带,熬成一锅粘稠浓郁的独家风味,外观上有些像河南的胡辣汤,但没有那么麻辣,而多了几分太行山区更喜爱的咸香。

一碗豆腐半碗汤,人们吃着开心,老板也高兴,不会计较什么。小城的时间就在柔和的晨曦中静静地流淌着。

大叔既不抽烟也不喝酒,就是喜欢斗地主,每次收摊之前,都喜欢和逛完早市的人们凑一桌来几局,久而久之,有了固定的牌友。

大叔爱玩牌,阿姨喜欢唐诗,过了9点,食客变得稀少,阿姨就会戴上花镜,左手远远地拿着书,右手指着一字一句地读起来。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阿姨说,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认得字不多,上了年纪,就想多看点东西,人老了,看一点就少一点了。

年幼的我并不懂得岁月的沧桑和无奈,倒是很愿意把老师课上讲的内容说给她听。

十几平米见方的早餐棚,一边热闹,一边闲静,牌声和诗声混杂在一起,就像牛奶和咖啡一样,原本天差地别的两个事物,融合起来的感觉却是如此美好。

大学时,我踏上异乡求学之路,一年才得以回家一次。回家后的第二天,第一件事就是要去吃一碗豆腐脑,每次都不例外。

直到大三那年,兴冲冲跑过去却扑了个空。

用脚步就能度量出来的距离,早已没了熟悉的味道,光秃秃的地面上,没有留下一丝这里曾经“繁华”的痕迹。

听家里人说,阿姨得了不好的病,再加上现在城市管理的严,不允许随便摆摊了,我为此失落了好久,仿佛自己的宝贝凭空消失那般。

一晃又是五年,我已回到家乡娶妻生子,一日正吃着早饭,听老婆说原来卖豆腐脑的阿姨儿子接下了家传手艺,在一个巷子里开了个小店面,有了正式的名字“大帅早餐店”,还卖着油条、煎饼。

记忆中的味道勾起了肚中的馋虫,再多半刻的等待都是煎熬的。

放下碗筷,赶了过去。

不愧是父子,连爱好都是一致的。一进门就看到老板模样的“大帅”坐在椅子上休息,摆动着手机仿佛在打游戏,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在玩我们这边很流行的“同城游斗地主”。

要了一碗豆腐脑,两根油条,郑重其事地拍了照,发了朋友圈。

新店的招牌上写着20年老店,那是一代人的记忆,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要吃一碗老口味还得是这种小店。

嗯……的确还是那个味道。一口一口吃得无比虔诚,没敢问阿姨的近况,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看看身边的人,个个大快朵颐,却没有一个要再盛一碗汤。

毕竟喝汤的习惯只属于小将。

这就是大帅玩的同城游斗地主了,看得出来,里面功能很多,科技对我们生活的影响是很大的

所谓成长,就是不断接受失去的过程,失去身边的人,失去身边的物,失去保留已久的习惯。而传承,则是尽可能多地对冲时间的消逝,让那些本可以留下来的美好温暖更多的人。

小将长大了,成了大帅,有的人变老了,但美好的东西却被一代一代传承了下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