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正文

一个中通网点和一窝燕子的故事,竟然上了《钱江晚报》的头条

原标题:一个中通网点和一窝燕子的故事,竟然上了《钱江晚报》的头条

中通网点的新闻上了《钱江晚报》的头条

中通快递集团杭州下沙金沙学府网点的快递员们每年都要和一双老燕子、一群小燕子生活好几个月,这样的和谐共处已持续了约4年。今年,网点负责人余利平慷慨地为曾住同一屋檐下的燕子朋友付上了一笔昂贵的房费”,他说,“这可能是和他们相处的最后一年。”

金沙学府网点的原地址是清涟巷68号商铺,月租金约5000元。两只燕子每年都要来这间商铺的燕巢里孵化出一窝燕宝宝,等它们羽翼丰满时,便追随燕子妈妈飞走了。

今年有点特殊。由于涨租,年初网点负责人余利平决定搬家,新地址是清涟巷65号商铺。

在原商铺里,除了停着两辆快递车,剩下的就是一窝燕子。4只雏燕翅膀处刚长出黑色羽毛,脖子和胸部露出红色皮肤,长着绒毛,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燕子妈妈衔虫归来时,它们便齐齐发出“吱吱”叫声,张着鹅黄色的嘴巴等候喂食。

原商铺早已搬空,5月底房租到期,如果不续租,卷闸门势必要关闭,里面的雏燕也将难以存活。余利平得知情况后决定与原房东续租一个月。“燕子是益鸟,能吃害虫,在我的网点筑窝也是个好彩头,等它们都会飞了,我再把原店铺退掉,也算是做一件好事。”

这几年,燕子给网点的员工和来往的客户带来不少欢乐。

2013年,余利平租下了清涟巷68号商铺,门口的街上熙熙攘攘,从商铺步行20分钟,便能欣赏钱塘江的日落余霞和被清风吹动的水波涟漪。

工作中的余小萍

余小萍受雇帮忙打理网点的快递生意,日子在快递的进进出出中慢慢流淌。她依稀记得是2015年的春天,一双燕子意外地闯入了网点,接连几天在房顶上飞来飞去,“我一眼就认出是燕子,是我小时候在农村见到的燕子。”余小萍不敢相信,在这喧闹的城市中还能见到儿时的燕子。

燕子是天生的建筑家。半个月后,4米高的房顶上多出个六七厘米高的倒三角燕子窝。从下往上看,燕子窝像半个碗紧贴着墙体,“我知道,那是燕子用自己的唾液把衔来的泥和草牢牢地粘合筑成的。”

每天早上一开门,燕子抖抖翅膀,哧溜一声飞了出去;傍晚关门前,它们又飞回筑好的巢里,扑扑一天的风尘,不再闹腾了。

每年春夏之际,房顶上又响起了叽叽喳喳声,抬头一看,窝里多出了几只嗷嗷待哺的“小家伙”,这群“不速之客”着实令人喜爱,“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愿意看燕子。”余小萍说。

浙江野鸟协会会员魏先生平时对野鸟格外关注,自从发现金沙学府网点的燕子窝,他经常跑去网点,看看燕子的生活状况。

燕子前来筑巢是件好事,但也带来了一些麻烦。

有时,房顶会滴下一坨软软的、湿湿的东西,落到快件上、客户身上,燕子的粪便掉落是个大问题

还有一年,雏燕从窝里不小心掉了下来。为了养活它,余小萍每天给它喂食,“我给它喂的苍蝇都不吃,最后它还是死去了。听人说,小燕子只吃燕子妈妈喂的食。”

▲燕子窝和人造屏障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余小萍剪下了一块帆布,用绳子系在两端,快递员站在梯子上,用竹竿把绳子固定在墙体的钉子上,一道人造屏障就筑成了,小燕子的安全问题也得到了解决,还能让衔食回来的老燕子歇歇脚。

2016年,杭州召开G20峰会期间,市内快递网点基本都停业休假,金沙学府网点每天依旧安排员工值班开门,“网点没业务也要开门,如果网点关门,员工放假回家,一窝小燕子就会饿死。”余小萍说。

▲飞来新网点做客的燕子

如今网点搬家了,原商铺大门紧闭,老燕子和一窝会飞的小燕子临时在原商铺的屋檐下歇脚,老燕子除了外出觅食外,也经常飞来新店铺,徘徊许久不肯离开,像是老朋友的见面,也像是作最后的告别,“每年都能和它们如约见面,失去了燕巢的它们不知道明年还来不来了。”余小萍说。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