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正文

【VG ARTIST】虚荣同人文---第十一幕:格温(八)

原标题:【VG ARTIST】虚荣同人文---第十一幕:格温(八)

第十一幕:格温(八)

VaingloryKR

高潮后是无聊的文戏。

卡斯提尔省附近的泰坦海比翡伊的更加碧蓝动人,海浪层层叠叠,软云自天际线升起。没有城镇喧嚣,没有枪吼弹啸,连海鸥欢鸣都听不见。海岸警卫队只追了几海里便放弃了,成本太高,就算逮住了他们折换的奖金还不够补偿追捕过程中损失的物品。警卫与士兵也只是为了讨生活罢了,就像可怜的老拉宾斯基。那大胡子还从未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情,眼下正塞在前甲板独自灌忒烈卡。托斯坦人酒量大得离谱,荷包的容量更是超乎想象。

伊德瑞谈起了他。“那托斯坦人是你的司机?”

“是啊,史上最倒霉的司机,大概。”格温与沙漠之鹰一同伏在船尾栏杆上眺望海景。战士脱掉了头盔,性感的小辫子搭在肩头,山羊胡使其看上去老了好几岁。牛仔则再也不用为难与生俱来的兔耳朵,让它们自由自在地迎风舒展。“话说回来,伊德瑞,你怎么认出我来的?靠声音?”

“也许你该看看这个。”他从战裙裙摆底下掏出一枚视讯,唤醒屏幕,浮出网页界面。格温凑近了看,是某个发布在Ourtube上的视频。趁数据缓冲时她读了标题,忍不住笑了。「牛仔格温闯关而逃!」看来那帮士兵的阻拦最终没奏效,还是让人拍了下来。

视频很短,一开头便是剧烈的晃动和喊叫声,镜头勉强对准窗户外转弯的老雪诺,将格温连同惹眼的兔耳朵全部载入框中,跟随车子奔驰直至其撞飞护栏消失不见。视屏结束,探出一堆相关链接,像什么「福彻斯神秘失踪,消失前曾公开反对星乐斯」、「风暴竞技场被迫关闭的真相?」、「海西安之井频繁喷发的真正原因?」其中一行文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其写着「卡斯提尔小镇被不明身份者袭击!」缩略图模糊不清,但能看出来是从岸边向海域拍的。

“ZF没把它们删掉可真让人吃惊。”格温评价道。

“因为你是吉提亚人,让民众看见你的丑闻ZF巴不得。”

“奔向自由也叫做丑闻。我第一次听说。还有,我的耳朵就这么明显吗?从视屏上看足有俩巴掌长。”她说着,捋了捋双耳。

伊德瑞盯着看。“你天生就不能从事间谍行业,除非把耳朵做手术去掉。”

“才不。我喜欢它们。”她说:“福彻斯失踪……最近不见音讯的竞技场选手越来越多,先是黑羽,然后是莱拉、费恩、丝凯伊,现在魔狼也上榜。像有神秘的诅咒似的。”

“格温,你还是老样子。”

“哦,对了,你欠我的钱打算什么时候还啊?”

他回头看向船舱,摇了摇头。“就从你答应付给阿兰的钱里扣吧。噢,他。”

格温也向后看去,但见一条瘦精精的黑木杆顶着灰绿色披风站在门边,手里还握着暗红色的魔杖。

“傻妞儿?”

黑暗法师苍白的嘴角微微抽动。“你对我说有客人。”他盯向伊德瑞。“但来的却是一只兔子。”

“都要去吉提亚,有何不行?”沙漠之鹰显得很放松,也许因为刚才的打斗太过激烈。萨缪尔没多理睬,转身回屋,橙猫公爵刚好从旁边经过,嘶嘶地叫,尾巴竖得老高。他与之对视,不甘示弱地低吟咒语。

“可别欺负它,黑法。阿兰知道了会把你丢下去的。”伊德瑞笑着警告道。萨缪尔狠狠瞪了他一眼,高傲地抖动绿袍消失在黑暗的舱室中。

“萨缪尔?伊德瑞,王后号究竟有多少名乘客啊?”

“还有奥达基和他的宝贝小火龙,没别人了。”

“奥达基?”

“他在舱室里睡觉。昨晚弄了个通宵,就是天使也会累的。”

格温笑了。“咱们脱逃的响动早把他吵醒了吧。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该怎么越过封锁线?”

“没有封锁线,至少现在还没有。海西安舰队刚结束对蒙特利尔的访问,还在返回途中。我们会先到吉提亚的。”

“那为什么停在小镇?”

“有点事。都办完了。我们打算趁着夜色走的,不过既然你提出这么高的价格,当然可以更改计划。”

“我们是同事,可要打折。”

“约定可不是这样的。你变得像阿兰一样了。”

“开个玩笑啦,伊德瑞。”

他们吹着海风。

“话说你们怎么会组队回去的?”格温问:“那天晚上萨缪尔上的就是你的船吧?”

“他自己跑上来的。”

“你们就载他走了?你们恰好那时候出发么?”

“无巧不成书,格温。”

“走得很急嘛,还能腾出时间在小镇停留半天。”

“不算急。”伊德瑞看起来不想谈这个问题。格温接着聊萨缪尔的事。“正好他也能回家待一会。不知道那帮吉提亚人会怎么看他,在敌国生活了那么多年。”

“你也是。”

“他要回的法师协会,我回的不过是小村子,区别很大。村子里的人只知道老加西亚有个出名的丫头,才不管海西安还是吉提亚。他们自己就不喜欢金甲骑士和大法师。”

“我们不去吉提亚环城。”

格温侧头看他。“丹吉尔?”

“不。我们也要去红色荒原,去我的家乡。黑法在大城市待不下去,和我们一道。”

“噢,那正好,我们可以一块走。我受够包车了,那个托斯坦人的车实在可怕。”

“你把人家的车弄坏了,是不是?”

“迫不得已啊。我才不想被风暴守卫关起来。”

“说到风暴守卫。你知道海西安城发生的事吗?”

“听说了。星乐斯也许死了也许没有,你休想从官方那儿得到准确消息。我甚至怀疑这是她自导自演的苦肉计,想抢先一步对吉提亚宣战。但结果还是让法师们领了先。我敢说她正躲在哪间庄园里拿自个的双马尾发脾气呢。”格温说着,掏出自己藏在白袍里的齐膝长辫。“我们永远也弄不明白他们在搞什么鬼,还是专注于手头的任务吧。”

伊德瑞不吭声。船舱那儿传来嘎吱开门的声响,天使奥达基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出,来到开阔的甲板,蓝色双翼展开,好似孔雀开屏。“下午安,我亲爱的牛仔女士。”他秀气的手指摆出天使们特有的祝福手势,就像兰花指一样。

“下午好。”

“是什么将你送到我们船上?”

“奥达基,别神神叨叨的了。你连黑暗法师都愿意载,就别多问我了。”格温回身直视天使深邃的双眸。“竞技场一关就回家乡?感觉你巴不得快点远离星乐斯诶。”

“你也是。”天使翅膀扇动,浮在地面上空几英寸的位置。

“红色荒原的玻璃屋。”

伊德瑞侧首看着她。天使微微点头,说:“卡斯提尔的海西安之井最近喷发多次,我们担心红色荒原的也不例外。如果黑雾与虫群再次出现,那儿的村庄将遭受灭顶之灾。”

“海西安之井。吉提亚军队会在你们之前占领那儿,毋庸置疑。”

“那就让他们试试吧。”伊德瑞说:“红色荒原不归法师协会管,他们胆敢入侵便是挑起战争,我会让他们为之付出代价。”

格温装作很吃惊的样子。“为什么要这样?吉提亚人也会帮着击退虫群啊。”

天使飘来,拍了拍伊德瑞的肩膀。“那儿是圣地,你知道的,格温。伊德瑞的部落不喜欢法师在附近晃悠。环城的人不懂得他们的生活方式,总是妄加阻挠干涉。海西安之井还是交给当地人解决比较好。”

“你们不会寻求外界帮助吗?”格温问。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奥达基慵懒地说。

“噢,那么我猜老女王也是自己人咯?”

此言一出,四下寂静。文戏也能有高潮,可别忘了编进剧本。格温一边欣赏两人惊讶的表情一边想。

------Slcoclk(夜雾厅炉话)

上一篇:第十一幕:格温(七)

格纹篇完结!散花!老婆再见!

虚荣手册

选择背景故事

回复1/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