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中美欧三院士AI大讨论:美国一马当先,中国万马奔腾

原标题:中美欧三院士AI大讨论:美国一马当先,中国万马奔腾

1、中国、美国、欧洲都在发力人工智能,但各国需要互相学习,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将其垄断;2、新技术往往会带来新的更多不同的工作,而不是让大量人失业;3、智能社会将会来临,我们要鼓励新一代学生参与其中。

演讲/Jordan/de Rijke/吴志强

2018年6月13日,由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上海市商务委员会、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政府指导,上海市长宁区青年联合会、亿欧公司联合主办,拼多多协办的“2018全球智能+新商业峰会”在上海长宁世贸展馆举办。(回复“613”可查看大会现场盛况)

在全球AI领袖峰会上,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Michael I. Jordan、荷兰皇家艺术与科学院 院士Maarten de Rijke、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志强、亿欧公司创始人黄渊普(主持人)就人工智能展开了中美欧之间的对话。其中提到:

1、中国、美国、欧洲都在发力人工智能,但各国需要互相学习,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将其垄断;

2、新技术往往会带来新的更多不同的工作,而不是让大量人失业;

3、智能社会将会来临,这包括了人对生产、生态的态度,包括了人的生活方式,我们要鼓励新一代学生参与其中。

以下为现场圆桌讨论全文(有删减):

黄渊普:我们有幸邀请到了三位院士,分别是来自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Michael I. Jordan教授,来自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的Maarten de Rijke教授以及来自中国同济大学的吴教授。

我们知道中国、美国、欧洲都在发力人工智能,不知道几位教授如何看待几方的优势?考虑到现在很多外界因素,有人担心中国、美国、欧盟相互竞争有可能会陷入恶性循环。几位认为有没有机会?或者怎么规避可能发生的恶性循环?

Michael I. Jordan:竞争并不是坏事,不会导致恶性循环,竞争可以让我们把事情做的更好。人工智能是应用非常广泛的领域,我不认为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把所有领域都垄断下来。最好是各国之间有贸易往来、能够互相学习。

在中国,人工智能在支付方面做的很好。我们试想,这难道是因为中国在金融层面做得比别人更好吗?不是,这只是由于信用卡在中国的发展非常缓慢,所以中国在移动支付方面能够取得领先。我们知道人工智能并不仅仅局限在移动支付上,还在其他很多方面有所体现,所以人工智能不应只中国有、美国有,同样还要有欧洲、南美等很多国家参与进来。

黄渊普:Michael I. Jordan博士,我们知道中国很多人担心硅谷(的发展),你认为美国会不会影响AI智能?

Michael I. Jordan:我们认为AI不是一件事情,而是很多事情整合在一起的。事实上,美国不只是在移动支付方面领先,在其他方面也都相对领先。比如说并不仅仅是软件、硬件,很多公司还有几百人的研究团队。我们并不仅仅做硬件,还有很多数据问题可以解决。当然,中国有很多技术非常好的优秀企业和企业家也集中在这个领域。我们认为在这一点上,并不是中国领先或者美国领先,而是必须要有合作,所以我们可以有很多更好的合作。我们理想的状态并不是说只有一个国家做到领先,而是所有人都能够融入其中。

黄渊普:欧盟在这方面是落后于美国和中国,你怎么看这一点?

Maarten de Rijke:这是文化差异,我们需要考虑按照什么样的规则来展开工作。对我们来说,要花些时间找到规则再开始着手,过去在这个行业也是这样。

黄渊普:Maarten de Rijke教授你是人工智能应用中心的主任,应用中心是用来做什么的?

Maarten de Rijke:人工智能应用中心主要用于创新新的领域,其中关键是人才和工程建设的培养。工智能应用中心项目是一个开放式的合作,当然其中还包含学术性的人才。后续,我们会建立更多合作性的实验室。

黄渊普:吴院士,从您的角度来说,作为中国研究者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吴志强:我个人觉得到今天为止可以用几句话来概括这个问题:美国的人工智能叫“一马当先”,在很多基础领域都是美国铺垫后先走起来了;中国的人工智能研究现在是“万马奔腾”;欧洲也有非常强的点,特别讲技术聚焦性。

黄渊普:刚刚王坚教授提到了智慧城市概念不是那么好,吴教授您是这方面的专家,您怎么回应刚刚王坚教授的看法?

吴志强:我和王坚教授很熟,平时合作很多,我们之前也谈过城市的问题。城市建设在人类历史上有8000年的建设史,到了今天的确很清楚可以看到,城市的好坏与城市治理能力直接相关。大家都在说大城市好、小城市好、中等城市好,但实际上只要资历水平能够管住城市智慧的,一定是好城市,10个人都管不好的城市肯定是乱的。人工智能是可以为大数据、移动互联网、城市未来智慧运行做出重大贡献的。

阿里提出的“城市大脑”的观点没错,但是我们要知道城市决策中人为决策因素是极强的,永远不会把决策权交给独立的人工智能系统,在城市发展总战略上一定是人为和机器的合作结果。我们团队的模拟室不是像AlphaGo那样,人和机器对斗,而是四种不同的人,市长市领导、规划师、资本家、市民共同下一盘棋,涉及居住、服务、医疗、卫生、休闲等方面。这种模拟对城市的决策提供非常好的辅助作用,避免愚蠢的决策。

黄渊普:谢谢吴院士回应王坚博士的问题。Maarten de Rijke院士,你觉得AI会不会让大家大量下岗?如何更好地参与进探索AI的状态中呢?

Maarten de Rijke:回顾历史长河,我们可以看到新技术往往会带来新的更多不同的工作,而不是让大量人失业。当然最开始很多人会失业,但他们会被雇佣到新的领域。我们要一起思考未来新的工作是什么以及我们如何创造岗位。

黄渊普:Michael I. Jordan教授,Maarten de Rijke教授说未来会有新的工作产生,但我们担心未来不会每个人都获得新的工作,你怎么想?

Michael I. Jordan:我对某些方面不太同意,美国、欧洲相比中国要资本主义化很多,所以如何看人工智能和市场之间的问题?我们应该重新设计市场,使得人与市场距离更近,填补物理上的缺陷。但是,这样的趋势并没有受到一部分政治家、科学家的理解。未来解决的就业方案是不是要让所有人都学会编程序呢?不是,未来并不需要更多的编程序人员,未来需要能够解决问题的人。所以这就是我刚刚讲到的音乐,现在音乐在所有地方都能听到,但做音乐是不赚钱的,我们可以利用谁在听音乐的信息数据。

黄渊普:Maarten de Rijke教授刚刚讲过,当我们需要教育,像上周有1000万中国学生参与了他们的大学考试,他们未来应该如何选择他们的方向?

Maarten de Rijke:并不是说所有人都要来学习人工智能,不是每个人都要理解他的原则。我们要知道未来机器需要什么,人工智能有关的教育要根据他的想法选择,并不是所有人都来学习人工智能,他们要理解机器学习是怎么一回事,如何能够应用好机器学习。

吴志强:这个问题被问过很多次,大家都在问,AI进来了会不会工作越来越少。我觉得只要进了峰会会场,所有人都知道AI会创造大量的工作岗位,没有AI这个词今天所有人都不会在这里。2、3年前我是这样回答的,当时蒸汽机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说蒸汽机出来了所有人都要下岗了,但实际上蒸汽机的出现是劳动重新分工,有一部分人不再需要像过去中国纤夫一样拉船了,但有更多的人需要开船,也需要更多的人造船,有大量的AI会创造大量的工作岗位,在这上面我是非常乐观的。

黄渊普:你们有人工智能学院,你建议学生报考和人工智能有关的学院吗?

吴志强:中国大学每一年800万大学生,再加上中专、大专750万,一年是1500万人;中国一年出生的人1500万,我相信只要我们坚持下去,中国所有人都会受到比较良好的教育,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天的。所以总体上来说只要这样下去,我是鼓励更多的孩子学习和AI相关的内容的,今后AI会是巨大的产业链。智能社会将会来临,智能社会包括了生产、包括了对生态的态度,包括了生活的方式,整个变化后这一代学生应该是准备好创造智能社会的人,所以是鼓励的。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