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鲁商”东莱银行在上海的故事

原标题:“鲁商”东莱银行在上海的故事

民国时期的上海银行林立,其中比较知名的有“四大”(中央、中国、交通、农民)、“四小”(中国通商、四明、中国实业、中国国货)、“北四”(盐业、金城、大陆、中南)、“南三”(上海商业储蓄、浙江兴业、浙江实业)。这些银行大多具有“江浙财阀”色彩,但有一家银行与众不同,它创办于青岛,发展于天津,最后以“鲁商之姿”盛开于上海,它的名字叫“东莱”,我们今天就来讲讲东莱银行的故事。

刘子山

1877-1948,名云碧,字子山,出生于山东掖县(现山东省莱州市)沙河镇湾头村。

东莱银行是由“青岛首富”刘子山于1918年在青岛创办的一家私营银行。刘子山(1877-1948),名云碧,字子山,出生于山东掖县(现山东省莱州市)沙河镇湾头村,幼年时家境贫寒。1891年,年仅14岁的刘子山只身一人来到位于胶州湾的一处渔村谋生,原本只想就此维持生计的他不曾想到8年后此处被德国人辟为租借地,德皇威廉二世用“青岛”命名这片新城区,刘子山的人生也从此迎来了转机。

(青岛的东莱银行大楼)

与上海租界时期的许多富商巨贾一样,刘子山的发家同样也源自于学习外语。青岛开埠后,许多德国人纷至沓来,刘子山为应对客观环境的变化开始学习德语,学成后的刘子山曾先后在胶济铁路与晚清名臣张之洞等处担任翻译,由此开拓了眼界并开始学会了如何站在一个更高的起点上利用机遇来改变自己的人生。我们从刘子山早期在青岛的各项经营来看,他所涉足的很多生意都很能体现出其把握机遇的能力,比如他经营美国松木和开办砖窑厂是着眼于青岛对于城市建设需求的增长,投资美国公债是预料到由“一战”所必然引发的“金价波动”等,每一项投资都给他带来了颇为可观的收入,刘子山也就此开始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鸦片生意”是刘子山在“一战”日本占领青岛后的一个污点,后来的刘子山一直对此报以深深的忏悔之情。

(天津的东莱银行大楼)

逐步积累起庞大财富的刘子山开始筹划起如何更好的保管并运作好自己的这些家底,于是一个大胆又前卫的计划——“成立银行”逐步被刘摆上了议事日程。计划被很快的付之于实践,银行于1918年在青岛创办并取名为“东莱”,在此后的两年间东莱银行先后在济南、烟台、天津、大连、上海等地开设分行或办事处,银行规模初显。

(位于静安区南京西路刘子山住宅)

东莱银行的经营理念在当时的华资银行中是属于较为领先的,它所采取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模式”在客观上更有助于银行自身各项业务的发展。纵观民国金融界的那些大鳄们,无论是中国银行的张嘉璈、交通银行的钱永铭、金城银行的周作民,还是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的陈光甫、浙江实业银行的李馥荪、盐业银行的吴鼎昌,几乎清一色都有海外求学或是在金融领域从业的经历,这些得天独厚的优势显然是“泥腿子”出身的刘子山所万万不能匹及的,如何使得自己的东莱银行也能朝着专业高效的轨道上良性发展呢?为此刘子山在东莱创办初便果断采取将银行经营权全权委托给总经理的运作模式,让更有银行管理经验的成兰圃、吴蔚如、吕月塘等人管理并适当给予他们部分东莱股份以起到激励作用,这种在当时世界发达国家企业被普遍利用的管理模式为东莱银行后来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这种模式日后被中南银行借鉴。除此,刘子山还积极引进外援,德商德华银行的一位高管曾被其高薪聘请为顾问,东莱银行由此平添了几分国际视野。

(南京西路刘子山住宅内部)

民国时期的大鳄们为进一步扩大自身财富自然不会放弃进军上海这个当时国内最大的市场,东莱银行也是如此。1920年,东莱银行上海分行设立,吴蔚如被任命为东莱银行上海分行经理的同时又身兼总行副总经理,王季堃(王子厚)被任命上海分行副经理。1933年东莱银行总行从天津迁往上海后其在沪上的业务更显活跃,其设在河南路天津路东南角的行址及在敏体尼荫路84号(现西藏南路西侧)的八仙桥支行门前曾一度门庭若市(该两处建筑现都已被拆除),此间吴王二人同心协力,为东莱银行在上海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后来东莱银行还出资组建过太平船务公司,其中有两条船“太吴号”和“太堃号”就是分别以吴王二人姓名而命名的,其中亦可见吴王二人在东莱银行中的地位及影响。

(南京西路刘子山住宅外景)

东莱银行来沪后很快加入上海银行同业公会并在其间表现出众。其曾与沪上其他银行一起参与过 交通部铁路借款与上海造币厂借款等当时几个政府重点关注的项目,展现出私营银行同样也能“为国效力”的责任担当,可以这么说,上海金融界一旦有事其中必有东莱银行参与其中的身影。除此东莱银行还广泛涉足当时沪上的保险业,“北四行”之一的金城银行曾在1929资创办太平保险公司,该保险公司后在交通、中南、大陆、国华、东莱等银行加入联营后迅速壮大,成为当时我国保险业中的翘楚。太平保险公司名义上为金城银行周作民主事,实则具体事宜多由丁雪农主持操办,而丁雪农正是上文中吴蔚如的女婿,看到此处不觉太平保险又多了几分“东莱”的色彩。

(1923年,刘子山将东莱银行改组为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设立分行)

目前在上海各区中与东莱银行最有缘分的那无疑还要数静安区,位于南京西路591弄1—3号的花园洋房与紧靠马路的南京西路587号东莱大楼就是东莱银行当年在上海的最好见证。花园洋房和东莱大楼于1925—1927年被先后建造,先有洋房后有大楼,洋房原为刘子山家族的住宅,大楼原为东莱银行投资建造的“酒店式公寓”,它的底楼曾是在老上海闻名一时的“高士满舞厅”。《风雨半城山——刘子山传奇》一书中披露了一些有关于这两处建筑一些鲜为人知的往事,该书中写到:“房子(指刘子山住宅)建好后刘家并没有人来住,只有东莱银行上海经理吴蔚如一家住在一侧,其他房屋空置······当时刘子山静安寺路住宅在上海银行家中属宽敞空间,位置又比较隐蔽,所以华商银行业提出借刘家开会,磋商支援北伐之事。经在天津的刘子山同意,吴蔚如便在楼里召集了会议。会议决定为北伐中的蒋介石捐款,由各大华资银行分摊······由于租界建设的拓展,刘家这处独立住宅开始显得有些显眼,住家不太安全,刘子山便决定在它临街的前面再造一处大楼。1927年名为Ascot大楼的商住五层楼开始修建······得知刘子山建造大楼的消息后,美国在华妇女公会的代表来商谈,希望楼主在一楼建造一处跳舞娱乐的地方,刘子山答应了她们的请求…这处内部舞厅歇业后,刘家将此舞厅对外招租,新开业的舞厅起名高士满(COSMO)······在高士满舞厅驻唱的是一支叫作海格的西洋乐队,这支乐队于1941年时曾为著名导演张石川执导的电影《花溅泪》配乐······从舞厅开业起坊间将此楼称为高士满大楼,40年代晚期刘子山幼子刘仪泉担任东莱银行上海分行经理时,大楼被命名为东莱大楼并沿用至今。楼内住户有若干外商和国内各业人士,其中包括上海名医兰锡纯、吕世藩,作家贾植芳、曹聚仁等·······”

(位于青岛的刘子山住宅)

在静安区还有一处已经消失但又不得不提的与东莱银行有关的建筑,这幢花园洋房原位于陕西北路535弄大同里2号,是东莱银行上海分行副经理王季堃于1927年后在上海的住所。《大同里旧事》一书中从此宅出发对于王季堃家族的故事作了口述记录,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阅。

1948年10月15日刘子山在他位于上海南京西路的住宅中去世,享年71岁,数年后他的东莱银行也融入“公私合营”的时代洪流,至此退出历史舞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