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主网即将开通,融资千万美金的区块链社交ONO将和千亿级巨头开战

原标题:主网即将开通,融资千万美金的区块链社交ONO将和千亿级巨头开战

「创业最前线」特约记者|龙老师

本文系作者原创,转载请申请授权

ONO是国内近期备受关注的一个区块链明星项目,被《财经》杂志誉为“将超越Facebook的全球下一个超级DAPP”。

6月8日,雄岸基金和韩国最大的风投机构KIP以总额千万美金股权投资ONO。这之前,ONO先后被猎豹移动CEO傅盛、松禾暴风、逐鹿资本、华创资本、硬币资本等顶级机构或投资人数千万人民币投资。

对于一个去年11月成立,产品上线2个月,内测用户超过30万的区块链项目来说,ONO奔跑的速度可以说非常快了。

通过对ONO创始人徐可的采访,我们进一步了解,ONO并不只是一款区块链社交软件,更是整个ONO-去中心化价值网络生态的入口。

我们所关注的是,ONO主网和生态从一开始就规划的非常完整。对于创业者和希望涉足区块链领域的新人来说,这里到底有什么样的机会?

95后徐可,在区块间跳跃

结识徐可,是从阅读由她和团队拟定的一份长达95页的ONO白皮书开始,是一份非常充满文字张力的文本,对于区块链的信仰和价值流淌在每一个字符里。

白皮书里的每个字都经过徐可仔细斟酌,有很多表达堪称金句。

比如,她说:“ONO推崇平等,认为人格于每个人而言都是平等的,在社交网络上获得收益、使用收益的方式也应当平等。”

又比如,她指出,ONO要前进的方向,是“建立更完善、合理的社交网络制度,增进平等、正义、多元的社交网络文化,维护每一位社交网络成员的合法权益及社交网络利益。”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95后的思维。但一位互联网大咖告诉我:不要去质疑95后对于区块链的信仰,他们眼里的区块链,就跟20多年前我们这代人看互联网一样,代表着未来的一切希望。

见到徐可本人之后,笔者才明白为什么她非常不乐意媒体聚焦她95后的身份,理智、冷静,言谈犀利。媒体很容易关注这些通俗的爆点,而忽视了ONO本身的价值。

(ONO创始人徐可)

19岁从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本科毕业的徐可,区块链年龄(Blockchain Age)已经不短了。

2013年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徐可曾与同学一起挖矿,挖到了2万个比特币;但在2014年比特币低位时清仓,与亿万女富豪的身份成功错位。她从中获取的经验是,每个团队要有价值观和底线,否则遇到压力就会崩溃。

2015年,徐可成功开发并运营基于认知盈余的价值社交APP ERA,登上Apple Store社交版第6位,月流水超过800万,估值1.2亿。

2017年,徐可带领团队花7天时间打造了基于图形学算法的区块链游戏Cryptodogs(加密狗),这个项目与著名的以太坊猫很像,却又解决了以太坊猫会出现通胀的问题。

Cryptodogs线上交易量非常好,第一天上线就炒到一只30万元人民币,现在一只最高900多万元。

但徐可并没有继续深度操作这个项目,她认为从长远来讲,这个项目对整个市场和普通用户来说并没有太大价值。

从18岁到23岁,徐可不停在区块之间跳跃。

与很多最初怀揣着改变社会的梦想的创业者一样,徐可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够更深、更持续、更有价值追求的切入点,这成为了ONO诞生的背景。

起初,这是一个以社交为切入的DAPP。但徐可发现,要做好这件事,在目前还很不成熟的区块链世界里,她必须打造一整套生态体系,这成为了她努力的方向,也成了ONO生态之地诞生的背景。

主链即将上线 生态框架完成

今年3月底,徐可决定竞选EOS全球21个超级节点。5月初,ONO与硬币资本共同发起并上线了EOS.host 测试网络,得到全球多个节点⽀持。

徐可曾表态,ONO将为EOS生态繁荣提供最大⽀持,包括为海量的社交⽹络⽤户提供支持,为全球网络⽤户提供计算和带宽支持,以及为基于EOS DAPP的生态发展提供建议、帮助和支持等。

6月1日,就在EOS主网启动的前一天。徐可突然宣布ONO将在6月启动基于EOS.IO的ONO主网,受到行业广泛关注。

通俗的来说,ONO主网是ONO生态之地的物理基石或者底层公链,为所有将存在于ONO的区块链DAPP提供强有力的基础设施。包括DAPP 开发环境、智能合约开发工具、DAPP Store 及其众筹系统、通证流通和转换体系等。

徐可认为,比特币更多的是具有示范意义,以太坊则展示了技术的演进,但如果要搭建一个完全可以支撑真实的海量应用的公链,前两者的效率都不足以支撑。而EOS.IO则不同,它不仅有望支持每秒百万级交易,并可以快速且容易的部署区块链应用。

一位区块链行业人士这样写到:

“下一代区块链不是ICO,肯定是大规模各个领域DAPP崛起,就像当年互联网革了传统行业的命一样。所以,能够做到承载大量应用的公链就是未来区块链的宠儿。目前,呼喊着百万级TPS,零手续费,快速部署DAPP的EOS无疑切中了所有的要点。”

徐可赞同这个观点,她同时特别提出,由于EOS.IO提供了账户、认证、数据库、异步通信以及跨平台跨集群的定时应用,对于未来构建ONO的整体生态将有特别的、可持续发展的意义。

ONO在公链的建设上耗费非常大的时间及精力,原因之一是徐可希望搭建的ONO生态是一个共荣的ONO价值网络生态。

在过去的很多次访谈里,徐可的讲述重点都是围绕ONO社交网络来的。但这次她的重点转向了生态。

她的核心观点是,不理性的炒币时代一定会过去,就像1998-2000年间的互联网泡沫一样。而泡沫过去之后,大家就会拼应用,这时候各个公链之间的竞争就取决于其应用生态的竞争力和吸引力,此刻的区块链领域将进入战国时代,群雄逐鹿。最终,具有最好的应用生态和用户基础的公链才会一统天下。

所以,ONO的争点不在于上哪个币交所,而在于如何创造繁荣的ONO生态。

(ONO价值生态网络示意图)

ONO生态具有非常宏大的想象空间,以ONO DAPP作为整个生态的入口,这和互联网时代里依赖某个强应用先形成流量入口很类似。所不同的是,ONO DAPP并不仅仅是一款IM工具或者IM+社区,而是自身已经形成了一个社交生态圈,它本身就涵盖多币种钱包、自由社交社区、即时通讯、全民投票、ONO公民KYC认证等基本功能,这些从目前正在内测的DAPP已经可以看出来。

可以预见,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ONO DAPP会成为ONO生态里杀手级DAPP,但更宏大的在于它展示的未来。

ONO的未来的两翼,是通过孵化应用和引入应用两个角度来展开的,笔者认为,这对于ONO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区块链之所以到现在为止都毁誉参半,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还没有推出多少有分量、有现实应用价值的DAPP,更多的还只是停留在理论和概念展示阶段。

而ONO主网上线后能够凭借其强大性能,再通过ONO生态系统孵化、打造和聚拢大量实用性很强DAPP,不但可以平息人们对于区块链发展的焦虑,更能体现出良好的示范效应——

正如徐可所说的,我从来都不是为了炒币,我是想让区块链怎样真正为人类所用。

引入应用方面,ONO的机制是生态孵化器。简单说,ONO欢迎优秀的开发者通过ONO主网进行DAPP开发,他们可以获得孵化资金(一部分现金,一部分通证)、DAPP分发、项目上新交易所等一套完整的服务。

而另一方面,ONO没有特定的“围墙”,它的应用簇以开源的ONO主网底层技术,非常欢迎满足条件的外部DAPP入驻ONO价值网络生态,这和传统的中心化组织也有很大的区别。无论从效率还是从安全性的角度,传统的机构对于接纳外部应用总有许多禁忌,但ONO的态度则显然更加开放。

徐可提出ONO价值观,是致力于打造自由平等、社会共治与多样性的注意力价值网络生态,为全球范围内的用户提供自由、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

而具体落到实处,即到底由谁来推广和治理ONO。徐可认为,与传统公司制不一样,ONO开发团队固然会发挥一定的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引入ONO DAC机制运营管理社区。

ONO DAC 为ONO生态贯彻了分布式、自治的组织运行形态,个人、组织、机构抑或是ONO生态中的建设者。

目前的ONO DAC,是由208位全球志愿者/社群合伙人和51位全球超级合伙人共同组成。他们来自不同国家与不同行业,但拥有伟大的ONO共同信仰,共建繁荣自治ONO生态。

选择的意义

说到ONO的重要现实意义之一,可能还是要回到它的社交属性。毕竟,这个重量级DAPP将决定ONO生态的流量入口。

在经过邀请之后,笔者开始尝试ONO内测版,它有点像一个社交网络+IM通讯工具的混合体,可以添加好友聊天,也可以在各个栏目下查看大家分享的内容。有所不同的是,品质较好的文章可以进入热门内容,获取更多ONOT通证作为激励。

但它在底层上的价值是,用户既然创造了注意力价值(我们可以粗浅的理解为流量价值),那就能够共享收益。

我们可以举个例子——Facebook由于有数亿人使用,产生了数千亿美元的商业价值。但是它用来回馈用户的,是基础功能和使用权;除此之外,Facebook取得的商业收益,基础用户无法分享。

而ONO的价值在于,只要你在持续使用,贡献了注意力价值,那么ONO就会回馈给你ONOT价值通证,相当于持有股票。

可以假想一下,如果现在有两个微信类的工具,一个让你免费使用,另一个你用一天就给你一定股票激励,大多数的人会选择哪一个?

但徐可算的并不是简单的这样一笔账。她认为,现有的中心化的社交工具或社交内容平台的弊端,并不仅仅是不能回馈利益给用户这么简单。

比如现在的中心化内容平台,大部分内容创造者和平台用户的流量价值和注意力价值的变现,其实不是由平台方提供的,而是通过场外的方式支付的,这只能让很少一部分商业化写作者获取报酬。

即使挣到钱,也不轻松,这就导致现在的所谓大V并不能真正从内容创造上赚到多少钱,他必须通过参加各种商业活动或者撰写公关稿来变现,才能持续获得较高的收益。

但真正的非商业化但优质的内容,比如一篇详细的攻略,或者一篇深度的英语学习心得,就不会有第三方买单了。而只能靠平台,但平台给予的激励显然不足,这又进一步造成内容输出者缺乏动力,导致优质内容流失、优质用户流失。

那么,是否呼吁中心化平台多分一些利益给创作者就可以呢?也不行,因为一个创作者的流量到底产生了多少价值,是中心化机构的核心机密,双方无法在信息对称的情况下博弈。

而如果长期没有在优质内容输出上得到足够的收益,创作者就会失去原创动力。这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虽然中国有2000万个公众号,但打开率不到5%,且其中大部分只是在转发、换标题和洗稿,因为这样成本最低。

而ONO的机制就在于,去中心化和开放式的结构,让用户不仅可以获得较高收益,而且收益是透明的,可以快速增长的。这就导致优质内容会逐渐向这些机制更健康的平台转移。

必须提及的是,除了原创者,对于大多数更普通的用户来讲,他们还需要一个平等的对待。

从理论上讲,互联网平台也是公平的。但其实,中间有一道透明的墙壁。这是因为,中心化平台依靠中心化算法,完全掌握内容的分发权,它们会优先以流量而不是平等的权益的角度来筛选热门。

这就是徐可说的,事实上,目前普通用户永远无法依靠优质内容进入“热搜”、“热门”,如果不对平台付高昂“推广费”将会被限流。

前不久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公公在婚礼上强吻儿媳”的新闻招到了网友狂风暴雨式的批驳,但当事人无法通过任何主流的平台或者媒体为自己辩护,最后,只好选择在快手平台上来传播——快手相对来说是一个较平等的平台,所以他的发言才有能冒出水面。

徐可对此表态:“作为社交网络,其聚集的大量用户才是社交网络的核心竞争力。用户的喜好与注意力塑造了ONO社交网络的文化,因此平等与被尊重在ONO社交网络绝不会是一纸空文,每一位用户的注意力价值都将被尊重,用户将通过ONOT通证的存在共享社交网络带来的红利。”

哪些人可以在ONO找到机会?

从ONO DAPP的构建来看,多币种钱包、自由社交社区、即时通讯、全民投票、ONO公民KYC认证等基本功能已经有了,它就相当于ONO生态的流量入口,而孵化机制和应用簇则保证了更多的应用愿意进来。

区块链创业已经是时下最热门的话题,创业最前线认为,有三类创业者非常适合快速进入ONO生态:

第一类是希望直接进入ONO DAC的用户及创业者。他们会直接投身于ONO的运作,DAC中的社群合伙人和全球志愿者的主要职能是让ONO的价值观触及到更多人群,并帮助解决那些在使用ONO的过程中遇到的阻碍。而DAC中的超级合伙人则主要负责组建团队,并进行平台的内容审核工作。简单来说,这属于因为认同ONO价值观而直接为ONO生态体系服务的行为。

第二类是DAPP开发者,ONO与这些第三方开发团队是共荣关系。入驻 ONO的开发者将成为ONO生态的一份子,只要这个应用支持使用ONOT支付,并为ONO提供更多的ONOT使用场景与流通性,ONO就将为优质的应用源源不断地提供流量。

第三类则是优秀的内容创造者。他们可以得到ONOT通证支持。

至关重要的是,ONO的声誉机制是将保证真正好的原创内容得到好的回报。也就是说,在内容系统中,用户的内容被喜欢、转发、评论、分享会提升该用户的声誉,内容被厌恶则会降低其声誉,声誉的高低会随着用户产出内容的质量高低而产生波动变化。

因此,声誉值高的用户其发布内容会被优先放入推荐区域;当用户的声誉低至一定程度,其发布的所有内容会被折叠,其它人不可见。当此用户发布优质内容后,声誉值又将重新提升。

在采访的尾声阶段,笔者问徐可,到底需要多久,中心化的社交才会让位于ONO这样的去中心化平台。

她的回答很有意思:

“你还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不用QQ的么?什么时候不再用短信?或者什么时候厌烦了微信?这种代际转换看似要很长的时间,但一个根深叶茂的旧平台在一夜之间就失去市场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去替代,但我知道一定会发生这种替代。”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