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币安CEO专访:努力不当第一!

原标题:币安CEO专访:努力不当第一!

这位41岁的首席执行官讲述了币安的急速上升所带来的挑战,以及ICO是如何启动的。他还讨论了最近对交易所过于夸大的交易量数据的批评,介绍了区块链可能带来的一些创新想法,并且详细解析了币安团队当前正在进行的项目。

前言

在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币安已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随着人们开始热衷于加密货币,在这个由全球最顶级智者驱动的行业中,竞争非常激烈。老牌交易所拥有着忠诚的用户群,新入行者必须面临追赶前辈的艰难战斗。

币安在短时间内超越了竞争对手,知名度也随之迅速提升。

币安的掌舵人赵长鹏积累了知识经验,并快速推进该交易所的发展。然而,即使是赵长鹏本人,也对币安交易所的成长速度感到惊讶。

2017年7月,赵长鹏推出了ICO,为币安募集到1500万美元——开启了基于以太坊的BNB ERC20代币作为支持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尽管用户不能使用传统法币进行交易,但他们可以将各种加密货币存入币安账户,并使用比特币、以太坊和其它加密货币进行交易。

2018年6月,币安正在为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发展铺平道路。根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交易所(交易额为15亿美元),币安正在采取重大举措巩固其行业领先者的地位。

在接受Cointelegraph专访时,赵长鹏透露,币安已经在马耳他正式开设了一个银行账户,为支持法币在该交易所的存款和提款铺平了道路。

这位41岁的首席执行官讲述了币安的急速上升所带来的挑战,以及ICO是如何启动的。他还讨论了最近对交易所过于夸大的交易量数据的批评,介绍了区块链可能带来的一些创新想法,并且详细解析了币安团队当前正在进行的项目。

背景故事

赵长鹏是如何进入加密货币世界的:

赵长鹏:我一直在金融和IT行业工作。我曾经是一位企业家,是比特币中国(BTC China)的投资者之一。比特币中国是最古老的网站之一。其中的一位投资者是我的好朋友,他向我介绍了比特币和瑞波币。那时候是2013年,不算太早,也不迟。他的名字是曹大容(RonCao),他是光速创业投资中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2013年,他说,“嘿,你为什么不看看比特币,它很有趣。”我看了一眼,发现真的很喜欢。

生于中国,曾在加拿大居住,混合文化塑造了赵长鹏的身份以及币安的运作方式:

赵长鹏:这两种体验对我的思维和币安的运营方式影响重大。币安继承了我很多的个性。从国人的角度来看,中国人工作真的辛苦,而且永不停止。如果确定了业务关系,你可以在晚上11点打电话给供应商。任何一天晚上,他们都会回应你——这在中国文化中已经被完全接受。中国人一直在不停地工作。币安团队保留了这一特点。

从国际角度来看,在加拿大的经历对我非常有帮助。加拿大是一个移民国家,融合了不同种族、不同地区的文化。加拿大是个非常友好的国家。早些年的时候,我住过好几个地方,所以我一直觉得地球是一个整体。我从来没有真正持有强烈的单个国家概念。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币安团队是真正国际化的。我们的用户是国际化的。

而且,在我了解比特币的第一天,我就想,“哇,从国际角度来看,这非常好。”因为我亲自经历了跨国转移资金的麻烦。例如,如果我搬到香港,得把钱从加拿大转到香港——这是一种痛苦。我明白这种影响。中国、加拿大、美国、香港和日本——我在所有这些地方居住过,这些经历对我帮助很大。

在加密货币交易所OKCoin的经历对创立币安帮助极大:

赵长鹏:在OKcoin的经历对我意义重大。第一手经验对我很有帮助。我加入OKcoin时,大约有20到30人,当时公司刚刚开始几个月,规模不是很大。我们使OKcoin从默默无闻的小公司成长为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之一(尽管其中一些交易量是有问题的)。

我是OKcoin的3位共同创始人之一兼首席技术官(CTO),因此拥有帮助交易所成长的第一手经验。给我带来的直接价值是,币安避免了OKcoin当初通过反复试验才找出的许多错误。还有一个重要因素。这样的经验也让我知道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这就是交易所行业,即使在今天,币安也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在我创立币安时,很多人说,“看,世界上已经有成千上万的交易所。这是一个竞争极其激烈的行业。你为什么想重新创立一个交易所?这不会成功的。”这些评论并没有阻止我前进,这得益于我的经验和知识,我了解这个行业。

关于批评

如何处理负面新闻?

赵长鹏:有两种不同类型的负面评论。首先,第一种负面评论是用户提出的建设性反馈,比如,币安该如何改进,币安做错了什么,或者没做错什么,但使用的方式不是最好的。我们会阅读这些内容,反思并改进。我们对此非常重视。第二类负面评论是诽谤活动或竞争对手不专注于自己的核心业务,而是花时间散布关于币安的负面新闻。

此外,不同类型的传统媒体对加密货币存在误解。某些国家、政府或人民正在传播关于交易所存在可疑活动的质疑。在我们看到的新闻里,我认为恐惧、不确定性和怀疑(FUD)占大约90%。对于此类新闻,我们选择忽视,继续做该做的事情。在一天结束时,你给用户带来了什么——这是我们最看重的事情。

我们专注于帮助人们实现价值、创造价值。许多人告诉我,他们通过币安获得了财务自由,无论是通过ICO还是投资币安上的一些币种。这些事情非常可靠,币安正在做正确的事情、在帮助人们的生活。这是我们继续前进的强大动力。

我们可以很轻松地忽视任何负面的东西。说实话,许多负面新闻实际上对我们有帮助,因为它引发了争论,对很多观察者来说,争论是更有趣的故事。

如果所有人都说“币安很棒”,这会让人很厌倦,而且从市场营销的角度来看,这会削弱我们的意识。所以,很多负面新闻实际上对我们有帮助,因为故事必须有起伏。说实话,即使在早期,我们也意识到一些竞争对手在故意传播币安的负面消息。当时币安并不是第一,规模还非常小,但这些确实对成长很有帮助。

对夸大交易量的回应

最近有多家媒体报道称,一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正在通过夸大交易量数据来提升排名。

赵长鹏:当价格变化非常显著时,如果你去看各家交易所的烛台图表,你就会发现它们是有问题的。基本上,在前10名的交易所里面,你不会看到币安的交易量存在问题,我们非常诚实。实际上,币安希望报告较低的交易量,这样就可以不总是处在第一位。这是我们面临的实际问题。

有一种做法可以使交易量重复报告两次。很多交易所都这么做,但是币安只报一次。当你买入和卖出时,一笔交易有买方和卖方。基本上,如果我从你那里购买1个比特币,有些交易所将这个交易量计为2个比特币,因为有一个卖出,一个买入。币安始终将其计为1个。因此,按这个标准,我们实际上只报告了50%的交易量。

最近,一些交易所变得更加诚实了。但是,还有其它的问题,比如让加密货币团队刷交易量,这非常明显。如果你看烛台图表,当价格变化显著时,交易量很低。而当价格稳定的时候,交易量很高这就是典型的刷量。必须保证一定的交易量,这是许多交易所对加密货币项目团队的上币要求。因此,上币团队会聘请一些他们称之为“market maker”的人,负责保证刷出大额交易量。他们会创建两个互相进行交易的账户。这种方式下,交易所并没有参与刷量,而是上币的项目团队在做这件事。有些交易所要求项目团队保证交易量,以此作为上币要求的一部分,币安从不这么做。

为了不总是排在第一位,我们一直在努力。因为头把交椅不是那么好坐的,它会带来其它问题,特别是在监管方面。监管机构喜欢与行业领头羊谈话。我们非常努力,不始终排在第一名,而其他交易所却在努力提高交易量,想成为第一名。

另外,如果你看看流量分析,看看单一流量的不同网站规模,它会给你非常清晰的答案。如果你查看前10的交易所,其中很多家交易量跟我们是相似的,有时甚至更高,但网站流量却只有我们的10%。

一年之内建立帝国

赵长鹏承认币安成为世界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的速度让他感到意外,同时,也深入探讨了币安用户数爆炸带来的挑战:

赵长鹏:说实话,没想到它发生得这么快。之前,我认为需要2到3年的时间才能爬到这个位置。我们有许多不同的计划来做这件事,但事情发生得很快。实际上,我自己也很惊讶。

币安的系统比竞争对手的系统更快。当你建立一个高速的系统和现代化的道路时,速度就会飞起。这促成了币安的高交易量。而且因为我们可以保持高交易量,所以人们都转向我们。这就像一个被动的良性循环。币安的系统非常好,因为从底层结构上建立了一个高速和高容量的系统,而且有许多其它部门来帮助公司的成长。特别是在客户支持方面。

当用户数从零增长到几百万时,有几百万人会提出问题并需要帮助。从客户支持的角度来看,我们没有AI系统,所以都是人工服务。我们快速雇用客服,最初的确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但现在我们终于迎头赶上了。现在,我非常确定,币安可以提供行业内最好的客户服务,但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仍然在努力变得更好。

ICO的力量

币安通过ICO迅速发展,并为使用BNB 代币的用户提供50%的手续费折扣优惠。赵长鹏表示,对于公司筹集资金来说,ICO是一种非常强大的方式:

赵长鹏:当用户在账户中拥有BNB并用它们来支付费用时,可以享受50%的折扣。 ICO肯定对我们帮助很大。这种助力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它可能为币安的发展提速了10到200倍。首先,通过ICO募集资金实际上比通过传统风险投资(VC)容易100倍。我们能够更快、更容易地筹集资金。

我总是在想象平行宇宙中另一个版本的自己,或者具有完全相同的背景、能力的另一个自己通过VC轮来融资,我觉得他将比我慢两年。或者说,不仅仅只是慢两年,他根本不会存在。

ICO以很多方式帮助我们;它给了币安最初的用户群。即使在推出平台之前,币安在ICO阶段的注册用户也有约25000人。它给我们注入了人气,这是非常有价值的。另外,那些懂得代币经济学的、参与我们ICO的人,现在同时是投资者、持币者和用户。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经济。在此之前,有用户通过付费来增加系统价值。以前,实现价值通常是单独的一群人。现在,投资者意识到,他们拥有共同的利益。

我完成了ICO并见证了很多ICO的进行。个人认为ICO是一个非常棒的工具,它不会消失。有很多人将它用于恶意目的,但它并不是一个糟糕的工具。我们在这里推广ICO的更多采用。我非常赞成ICO。币安也正在帮助其它好的ICO项目。

马耳他新基地

币安最近在马耳他建立了一个新的基地,并在马耳他注册了银行账户。

赵长鹏:我们在马耳他已经注册了银行账户,这非常重要。我们还与马耳他证券交易所进行了谈判,准备与之合作。现在我还不能公布详细信息,但某些合作将由此产生。事情进展得很顺利。

赵长鹏还认为,马耳他正迅速成为加密货币采用和区块链开发中心:

赵长鹏:自从3月23日起,也就是我宣布币安要转到马耳他的那一天起,马耳他已经成为区块链之岛。它已成为工作地点优先之选,至少是区块链公司向往的主要地点之一。几乎有数十家公司已经在那里建立。政府和监管机构非常欢迎,所以马耳他已经是最适合区块链公司的几个地方之一。

以区块链为动力创建国度的梦想

以区块链为动力创建国度——这个想法听起来很诱人,但赵长鹏表示,这种努力的后勤工作远比听起来复杂得多:

赵长鹏:我认为这绝对有可能,但并不容易。建立一个国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创立一个新的国家,涉及到所有的外交事务,非常复杂。建立法律制度、社区服务、公共服务体系、教育、医院和道路,需要做很多事情。我认为大多数人在思考这个概念时,倾向于印象化、理想化。当传言说币安或我已经买下了一个岛屿时,甚至连波场的孙宇晨都来问我,“嘿,这是真的吗?”还有很多非常名人都来问我这个问题。这也表明人们对此非常感兴趣和并且在思考这种可能性。但目前我没有这样的计划,这个太复杂了。

币安的下一步怎么走?

币安创始人兼CEO透露了公司的下一步计划:

赵长鹏:现在,我们正在为去中心化交易所而努力,也就是币安链。这是优先级最高的事务之一。这是一个大项目,工作正在推进。我们正在马耳他、乌干达、以及可能在亚洲建立一个提供法币入口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我们正在建立法币交易所。现在正在进行中。我不知道它何时能够正式开启,我希望是今年。

除此之外,我们专注于服务,改进了服务支持平台,改善系统并上线更多代币。之前我们故意放慢代币的上币速度,主要是为了让其他交易所赶上。但现在我们会再次推进该进程。

2018年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的思考

赵长鹏虽然不对此做出任何价格预测,但他认为,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内,加密货币市场会开始变得更加稳定:

赵长鹏:我通常不会做出预测,因为我做出的任何预测都可能是错误的。从历史上看,比特币有99%的时间低于历史最高点。迄今为止,比特币的峰值接近2万美元。但是两三年前,它的价格仅仅1000美元。比特币价格飙升后又下降,然后停留在现在的水平。

达到高峰后下降,这是完全正常的市场行为。对此,市场总是反应过度。我们不应该过分刻意使其回到巅峰水平。我们得这么看,比特币现在稳定下来的价格仍然比一年前的价格高出一倍,对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