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胡志强的祖宅探秘!

原标题:胡志强的祖宅探秘!

关注

文 / 秦直道

价值2亿的翡翠观音

胡志强的履历中,最耀眼的是他榆林市委书记的职务,他父亲胡富国更是声名在外的原山西省委书记。但胡志强6月12日被查后,那尊高2米、价值据说2亿元的翡翠观音成了媒体与坊间讨论的焦点

那尊翡翠观音所处的安乐寺,就在胡志强的老家山西长子的下霍村。

地处晋东南腹地的下霍村,依漳水河畔,靠灵山之侧,当地妇孺皆知“这是前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的老家”。

很多年来,这个村子保持着胡家祖宅这个清贫的名分,不过近年来在胡家主妇常根秀的统筹下,巨资倾覆,破败的村子与安乐寺焕然一新。

2009年,安乐寺开始重建,常根秀以居士名义筹款,兴建寺庙,胡家没忘记修葺自己祖屋。

胡富国离开下霍村就很少回家,祖屋也一直没大规模修缮。不过寺庙重新亮相时,胡家祖屋也修缮完毕。

据说在“高人”指点下,两座修缮的院子一座癸山丁向,一座丁山癸向——癸山丁向预示着前方有贵人。祖屋后墙立着一块巨石,摆放位置符合风水布局,或是贵人石,寓意背后有贵人扶持。两座老屋错开相对,当运二五八。设计的极具特点,与领袖韶山祖屋极其相似。

修缮后的院子气势恢宏,当地人说,胡家院子装修极其讲究,以仿古材料建成,院内有阁楼花园,家具高档,都是从地买来的红木家具。

一位村民说,胡家老屋和寺庙是同步开工,重修耗费时间也有一年多。胡家老宅大门牌匾都是胡富国亲写,一块书“民富国强”,另一块书“钟灵毓秀”。

家里都安装监控探头,平时一直就没人住,只是胡家族亲负责照看。不管谁来,没胡家人打招呼,根本无法迈进大门。

烧锅炉的副部长夫人

这里不得不提胡家主妇常根秀。

1990年春天,《人民日报》头版一篇特写:《副部长夫人烧锅炉》,报道了副部长夫人常根秀在能源部家属院澡堂烧锅炉,当时常根秀的丈夫胡富国任能源部副部长。当晚,高层打电话给胡富国:“老胡啊,我今天看了报纸才知道你的夫人还在烧锅炉。”胡富国说:“党已经对我够好的了,不能所有的官都让我一家人当了。”

胡富国当上省委书记,穿着妻子做的棉袄,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范敬宜又写《省委书记的黑棉袄》,刊登在《人民日报》上。

不知常根秀后来有没有再做棉袄,但摆在其主导的安乐寺、祖宅与祖坟三个项目,据说耗资数亿。

高龄的胡富国近年鲜见诸媒体报道,两年前,他的一张照片被大肆传播,名《山西原省委书记胡富国坐水泥地喝几十块的白酒》。

风水学中,升官靠阴宅。“高人”对胡家的祖宅重新谋划,多年后,胡家祖坟已成规模。

距下霍村1公里外的云山,四周都是柏油路,两边建起砖墙,里内被松柏环抱,胡家祖坟就在一棵大树下。也许是为了掩人耳目,祖坟并没立碑,但一点也不显荒凉。

祖坟的云山为凤凰脉,庚山甲向,向山有笔架山,案山为上天梯。一位高人说,胡家祖坟确实是卧虎藏龙,气宇轩昂,中心揽月。

为能持续出贵人,胡家特建了一座文昌塔,为天乙大贵人能更上一层楼,以示此地千里来龙,官员亨通。“高人”说,若不修此塔定会祸及后人。

大门到山顶都是石头所砌,山顶还建了一座魁星塔,意味着胡家祖坟锦上添花。这座魁星塔让胡家祖坟和安乐寺连成一条线,按照风水大师说法,此布局很像韶山领袖祖宅布局。

为了掩人耳目,山上建清风园,牌匾由胡富国亲自题写。

功德碑上的榆林捐助者

祖坟风水,抑或丈夫的关系,常根秀两个儿子都官至厅级:长子胡志强曾任榆林市委书记,次子任山西几家煤炭公司老总。

胡家两位公子走了不同的道路,但两位主政的地方都与煤炭相关,1996年到2001年,胡志强在中国最大的煤炭公司神华集团任职,之后才进入仕途。

安乐寺与其他两个项目修建的时间,与中国煤炭“黄金十年”基本吻合,当时胡家也正如日中天,这不得不让人做出合理的联想。

安乐寺内有一块功德碑,“功德者”人数虽少,但都鼎鼎大名。其中就有当年卷入刘志军案最终被判20年、罚金25亿的山西籍女商人丁书苗,丁书苗曾是中国扶贫协会的副会长,而胡富国就是中国扶贫协会会长。

当功德碑上出现几位千里之外榆林国企老板的名字时,多少让人有点吃惊——原榆林市能源集团董事长王荣泽已经被判刑11年,原榆林市市空港生态区管委会主任王永胜也被查,还有榆林两家煤炭公司的老板,和多位横山、神木等地的私企老板。

当地人说,如果这些老板捐的少,寺庙和胡家祖屋根本建不起来。比如观音殿里一尊2米多高翡翠玉观音的花费何巨。何况寺庙整体工程耗资,也不在少数。据说其中一人前后共捐2000多万元。

榆林国企老总无利不起早,跑到千里之外的外省小村捐巨款,除却升官发财所为何?只能问时任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

十八大后,山西省成立腐败重灾区,以令为首山西籍官员成立了西山会,据说胡氏也有人在其中。

跑官文化

下霍村里人说,胡富国夫妇以前很少回来,近几年每逢快过年就回来,过完正月十五回北京。

这几年,每当胡富国和他两个儿子回来时,到胡家拜年的人络绎不绝,而且轿车多数挂着“陕K”(榆林市车牌代码)牌照,这些人暂住当地县城宾馆,联系好胡家人,才逐个登门拜访。

胡家迷信菩萨保佑,下面人迷信权力,榆林的跑官文化当时盛行不已,延及今日。

毋庸置疑,“跑官”之风盛行,在当前干部人事工作中极不正常。“跑官”与组织原则格格不入,“跑官”与“要官”、“买官”往往连为一体,滋生腐败,危害极大,影响甚坏。

“卖官鬻爵”和“跑官要官”本就是符合市场经济要素的一对孪生姐妹。且极易形成恶性的生态。比如,原黑龙江省绥化市市委书记马德,在任职期间大肆卖官,将绥化政坛改造成一个庞大复杂的“官市”,呈现出一派“官帽市场”繁荣之景象。

“一个矿区的所长,会找到北京高层,通过高层打招呼提拔;一个副县长,会跑到北京高层,通过跑官高层,曲线提拔。”榆林当地知情人说。

煤老板金主与“求提拔者”结成一体,金主输送利益,提拔后,再通过其他渠道让金主收益。据说,在胡志强主导下的官场生态,经常有人很意外地被提拔,而期间的案例,往往在榆林坊间不胜枚举。

据一位西北资深媒体人总结,大凡热衷“跑官”者,不外乎三种人:

一心虚:平时碌碌无为政绩平平或劣迹加身,生怕一朝“黑云压城”而掉帽子。

二没底:苦心经营,志在必“升”,心中无数,“跑跑”有底。

三从众:张三“跑”了,李四“跑”了,咱也跟着“跑”,落得个心理平衡,过后不后悔。

胡志强被查之后,财经一篇报道写得极为克制,但浓缩了极广的信息量:

“胡志强主政榆林10年,一大争议是干部任免问题。近几年,榆林市提拔的县处级干部,多数来自经济发达区县,而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干部极少被重用,引来怨言。”

大秦直道自媒体矩阵原创

逆子胡志强落马:清官胡富国之痛

党员领导干部当自省——

腐败是对父母的最大不孝

文 | 《大国策》董 强

子:逆子落马诚可叹

1.老领导“家门不幸”

2018年6月12日晚,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胡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人们知道,胡志强系山西省老领导、原省委书记、曾任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会长胡富国的长子。对胡志强落马,山西不少群众叹息之余,大都有一个共同感受:老领导“家门不幸”,竟然出了这么个逆子。

关于胡志强“要出事儿”的坊间传言,一年多前就有了。2017年4月19日,他调离榆林市委书记岗位。

胡志强究竟出了什么事儿?官方目前尚未公布具体案情。

大国策追踪相关举报,发现指出胡志强存在的问题主要有3条:

1、为了升官发财,听信大师建议,让家人皈依佛教,并大肆修庙,借佛敛财,收受巨额贿赂。

2、大搞封建迷信修祖坟,违背了一个共产党员基本的信仰和底线。

3、在榆林买官卖官、明码标价,在中央正风反腐的过程中,干涉阻扰纪委调查其下属国企老总,对抗组织审查。

父:最好书记“美誉”

2.山西父老乡亲的心声

不仅山西,也不仅胡富国任职过的部门、机构,放眼政界、各界,不论过去、现在,几乎无一例外地公认:老胡是个好人,老胡是个清官,老胡是个干事的官。至今,许多山西人仍然把他尊为“最好的省委书记”。

大国策对胡富国的熟悉,源于几篇新闻稿:

1990年春天,《人民日报》在头版发了一篇新华社特写《副部长夫人烧锅炉》,报道了时任能源部副部长的胡富国执掌行业“大权”,妻子却在能源部家属院负责给澡堂烧锅炉的事。当天晚上,李鹏总理打电话给胡富国:“老胡啊,我今天看了报纸才知道你的夫人还在烧锅炉。”胡富国说:“谢谢总理关心,我是个农民的孩子,共产党已经对我够好的了,不能所有的官都让我一家人当了。”

与胡富国有关的新闻,还有人民日报原总编辑范敬宜所写《省委书记的黑棉袄》。担任山西省煤炭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并兼任山西省西山矿务局局长时的胡富国,常常到矿上去,冬天天寒地冻的,一直穿着妻子做的棉袄。后来,胡富国当了省委书记,还穿着妻子做的棉袄。一年冬天在北京上中央党校,他仍是一身黑棉袄。党校同学、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范敬宜,听了胡富国历数妻子做的棉袄有几大好处后,不禁啧啧称奇,遂写一文,刊登在《人民日报》上。

另有一篇获奖新闻作品,也与胡富国有关,题为《父亲代省长 儿子下矿井》。写的是当山西代省长的父亲胡富国和在井下当采煤工的二儿子、大学毕业生胡文强。父子俩的高尚情怀,成为当时端正党风和社会风气的典型,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反响。

家风还须再反思

3.并非一成不变,更要久久为功

“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对领导干部来说,家风关系的不仅是一身之进退、一家之荣辱,更关系到党风、政风、国风。

“一心可以丧邦,一心可以兴邦,只在公私之间尔。”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家风,说的是“小家”,着眼的是“大家”。

而今,胡志强落马,不忍猜想老领导胡富国会是何等心情。

对这位口碑极佳,被群众誉为“毛主席培育的好干部”的老领导来说,料定不啻晴天霹雳。想必他一定很痛心,不仅仅是为人之父的常情常理,也一定有老一辈共产党员对今天党员领导干部因违规违纪而频频落马的痛苦与揪心。

由此反思家风问题,大国策有了另外一番思考。

能说胡富国家风不好吗?他以身作则,处处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公私分明、光明磊落。

能说胡志强家教不严吗?父母对他要求一直很严格呀!

由此可见,一方面,家风问题不能看小了,不能看低了:

家风好,出问题的概率小;家风差,出问题的概率大。

另一方面,家风问题也不能看绝对了,不能过高估计,也不能看作一成不变:

对成年人来说,家风不能跟你一辈子,更不能负责你的一辈子。做人做鬼,是清是浊,是廉是贪,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个人的修为与选择。

如此说来,家风问题同样需要久久为功:上一辈人家风好,不意味着下一辈人家风一定好;过去家风好,不意味着现在家风一定好。

胡志强落马,纯属咎由自取。

联想其父,我们的老领导老书记,又不由得一声叹息,万般无奈。

谨以此文,向胡富国书记问好致敬!为官不易,且行且珍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