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七八十年代——保定足球场上吹过的风

原标题:七八十年代——保定足球场上吹过的风

看到纪强老师的这篇回忆保定足球的文章,让我想起有一篇文章这样经典的描述踢过球的中年人:当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走过街上踢球的小孩身旁,回望的眼神里满含深情,我们猜不透是期许,还是闪过曾经叱咤球场的身影。当一个头发稀疏的中年人在饭桌上三杯酒下肚,忆往昔峥嵘岁月,从小时候艰苦的踢球环境讲起,絮絮叨叨到刚结束的比赛那记漂亮的过顶长传没人接到。朝鲜战场战败的麦克阿瑟说:老兵不死,只会慢慢凋零

纪强老师回忆:我踢足球是小学五年级时开始的。 1972年的6月份,全国五项球类运动会在保定召开。运动会开幕式上,我参加了全市两千名小学生的广播体操表演。表演结束后,我们坐在巿体育场田径跑道上,观看陕西和辽宁队的开幕式足球比赛。印象最深的是运动员带鞋钉的足球鞋,跑起来脚后扬起小土块,地上留下一串带钉眼的鞋印。

▲保定体育场。

运动会后,保定市刮起踢球风。我也随势而动,,加入了踢球的队伍行列。起期,踢的足球是橡胶皮的,暗红色。在我们街的空地上,几个孩子把足球踢来踢去,不分拨,不设球门,用球搋(字音chuai)人是主要的玩法。当时,经常把足球踢到有一墙之隔的法院大院里。大声向院里喊话,沒有回应,选出个头高大的孩子,大家把他高举过头,让他攀扒到墙头上,尓后翻墙而下。不一会儿足球从大院里便扔了回来,大家继续踢。

▲荷兰的三剑客。

橡胶皮球不禁踢,经常被有棱带角的硬物扎破。破了小口用胶水粘一块自行车内胎,继续踢;破口大片裂开,球会彻底报废。这时球的主人往往表现的佷痛苦,有的还会大哭一场。

后来把球带到学校里踢。沒有踢几天,我们就转移到市体育场了。原因是西大街小学没有踢足球的操场。

▲六十年代,河北农大水利系学生足球场前的青春活力,珍贵的镜头。

市体育场在裕华西路的南侧,东临淮军公所和省中医门诊部,西边是护城河,南边一二百米是南关公园。北面是体育场的大门,隔裕华路正对着河北电影院。这个体育场是保定市唯一的一家综合性体育运动场,它1933年建成,后来几经扩建改建,到了建国的初期已经是一个标准化的体育场。场中是足球场地,周边是径赛跑道,围着体育场是观众的看台。体育场的主席台设在东则,西看台建在城墙的墙根处。

▲1959年,保定中小学体育培养,黄花馆小学篮球足球运动独树一帜,有着优良的传统,小学队打败中学无敌手,当年孩子们参加体育运动,成了黄花馆附近居民的传统,智育德育体育从来不分家。

50年代初,政府拆除城墙,对观众看台进行了改建。西看台的坐位从城墙的顶部开始,自上而下成三十度的斜度建造,每行每阶的坐位由城墙上的城砖铺砌而成。青灰色的大城砖,半尺来宽一尺来长,是明朝年间烧制的。当时我只是感觉,这些大城砖挺适合做看台坐席的,不怕风不怕雨。如今看来,这些有着六百余年的历史遗物被当作坐席实在是为免太奢侈了。

▲马拉多纳是当年的偶像。

自1948年保定解放以后,这里不仅是人们体育活动的主要场地,更是全市重大政治活动的场所,人们开会、集会,公审、公判犯罪分子都会在这里进行。解放初,新中国共产党的高级干部中,第一个最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就是在这个体育场被公判后执行枪决的。

▲体育运动,篮球也是城建的强项,这个我们有传统,58级水利的同学是农大校队的主力。

当时,体育场附近有五六所中学和小学,下午一到放学的时间,踢球的孩子们撒腿就往体育场跑,去晩了占不到场地。孩子们把标准的足球场瓜分成若干个小足球场地,用砖头或书包在场地两头各摆一个球门,然后人员分两拨,便开始踢球。一直踢到天色暗下来。人站在体育场周围几百米之外,不仅能听到孩子们的喊叫声,还能看到飞扬的尘土。喊叫声犹如一个吵蛤蟆坑,沸腾的尘土在天空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圈。

小学毕业的前夕,11月份,河北省青年足球赛在保定举行,吸引了全市青少年足球爱好者。十几天的赛事,市体育场一下子热闹起来。尤其有保定队的比赛,整个体育场会座无虚席。我和小伙伴们站在看台上,跟着场上的观众大呼小叫,呐喊助威。保定队的五号,个头不高,圆脸圆眼,红色的运动衫衬托着他黝黑的肤色。

▲一九八六年保定市人民政府足球队,后排左起第三为作者本人。

他踢中场位置,特点是奔跑速度快,爆发力强,在18码禁区外接球、转身、带球过人,转眼就把对方的后卫抛在身后,直扑禁区内,不是直接射门就是传出有威胁的球。每当保定队在后场得球往前场踢时,观众就往场内大喊:“五号!五号!红五号!”球一到他的脚下,不但喊声加大、齐整,而且有节奏,响彻整个体育场的上空……

现在上了中学,知道了保定队的那个五号叫宋荣生,早我两年毕业西大街小学,是我们五中三年级的学生,百米跑12·4秒。多年以后,我还知道了宋荣生的爷爷是北方早期革命运动,著名高蠡农民暴动的主要组织者之一,梁斌小说《红旗谱》朱老忠的原型宋洛曙。宋荣生的父亲叫宋保安,是我父亲在汽车修理厂做木工时的师弟。宋洛曙就义时,宋保安还没出生,他是烈士的遗腹子。河北省青少年足球比赛把保定市的足球运动推向了高潮。

中学一年级是我踢足球热情最高涨的一年。一开学,民间就组织了训练队,队员主要是我们一年级各班的学生,有二十几个,未经挑选考试,实属爱好自愿。负责训练的是我们学校三年级一个姓何的学字,他在市青少年足球队踢后卫。有时宋荣生也来光临指导我们。

▲黄花馆小学男子足球队。

每天早六点半,我们到学校的操场集合。先是跑圈、压腿、高抬腿;而后是练习倒跑、急转身、高跳甩头;最后练传球和带球过人。没几天,我对自己有了彻底的认识:不是踢足球的料,没有大的发展。一是跑起来沒速度;二是带球过人,一对一总是过不去。唯有传球意识和脚法还不错。

这时踢的球是真皮足球,禁踢。球的缝线处脱线,自己动手缝好;球皮破了口,用胶水在破口处粘盖上一块牛、羊皮子。

当时好像每条街道、每个胡同的孩子们都有足球队;学校里各班同样有自已的足球队,还有校足球队。课下和礼拜天,只要有时间我就和小伙伴们去踢足球。

▲1988年,三好杯赛第一名合影留念。

我们班球踢得好,年级各班都俯首称臣;二年级组织的联队和我们班踢,他们也占不到便宜。这主要是班上有几个同学来自皇华馆小学原足球队的主力。60年代初,皇华馆小学足球队的比赛名次曾在全省的前茅,学校普及足球运动。

我们法院西街的足球队是徒有其名,十一个人往往很难凑齐,每次出征就得四处借人,邻街胡同的、街道的,同学的同学,都曾借过。二五二医院是我们经常征战的地方。临时组成的杂巴凑队对阵二五二医院军人子弟队。医院后院操场上,摆上两个砖头当球门,踢起来不计时,天要黑时才结束。刚开始还计输赢,到后来球相互进多了,谁也不再计算了。渴了,跑到操场外自来水管处,喝上几口。水是来自一亩泉的泉水,有点甜。喝完水回到操场继续踢……

保定城区的孩子们在互相称呼上有个习惯,不管是姓还是名子,都喜欢在前面加一个“老”字,像老军、老建国。街上保生有个同学,经常到我们街上来玩,我们叫他老修。老修是姓不是名,住双彩街。他脑袋长得扁平,没有后脑巴子,经常穿白球鞋和白祙子,走路时双脚和双手往上一纵一纵的,显得很像蛋。

一天下午,保生组织一个杂巴凑队到市体育场和另一个杂巴凑队踢球比赛。我岁数小,个头小,被列为替䃼队员。守门员仍然是老修,白鞋、白袜、白手套。刚开场,对方几次攻门被老修用漂亮的动作化解。

球在对方半场时,他在门区内甩着胳膊来回走着,显得很自信和自得,不时回头和我们调侃几句。但好景不长。对方加大攻势,不但连进两个球,而且连续射出有威胁的球。害的老修左扑右挡,忙的不停。足球场地是土和煤灰渣合成的,几个回合下来,老修的双腿膝盖和双胳膊肘处被磨擦出道道血印,有的地方还流出鲜血。他鼻涕和眼泪也随之淌下,疼的“哇、哇”直哭。有人大声嚷道:“老修!别哭了,球过来了!”他立刻停止哭泣,冲上前,接球、抛球,等回到球门前,继续哭泣。又有人喊:“老修!球又来了!”他用手背抺把眼泪,再次冲向飞来的足球……

往后就是1975年的秋天,保定市在市体育场组织各工厂足球队联赛。我和小伙伴们常去观看。踢得好的是机床厂、棉纺厂、锻压机械厂、惠阳机械厂、胶片厂几支球队,只要有他们的赛事,体育场的观众就会明显的增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有:机床厂的守门员,身材不高,略瘦,手脚灵活利索,弹跳力好,站位和对球的判断悟性也好。他守门的动作一招一式不但讲究,而且动作优美漂亮。

尤其是扑球,腾空鱼跃,空中抓住球时有停顿,观赏性极強,常常获得满场的喝彩;机床厂的左前锋,穿11号球衣,中等身材,大头白脸,常戴一双白手套,有冲刺速度,跑起来上身左右晃摆。他左脚的脚法好,底线传中,常传有威胁的好球;棉纺厂一个踢前锋的,脸黝黑,梳着大背头,大家叫他“黑管”。 此人奔跑能力超群,在场上大嚷大叫,常做些让人发笑的动作和说些低俗的语言。

记的是一天下午,两支球队在市体育场赛球。我们到的早,便下到足球场内。在足球场的北面有四五个人,他们脚下有一网兜,里面装着三四个足球。他们之中有人不停地往体育场大铁门处张望,显然是等人。时间不长,从体育场大门开进来一辆三轮摩托车,后面紧跟一辆大卡车。两辆车在这四五个人的面前停住,车上的人跳下车。他们围住三轮摩托车,往车上扔脱掉的衣服。

在他们换衣服的时候,我们看到有两三个球员从腰里掏出手抢,递给旁人保管。显然这些球员是工厂里武斗队的队员。赛前的十几分钟,大卡车空着车驶出了体育场。比赛结束以后,大卡车又开来了回来,拉上球员和摩托车一起驶离了体育场……

那几年里,足球比赛场上,我们沒有见到过一起武斗流血事件。全市工人足球联赛结束以后。没几天,“北京人汽”足球队来到保定。“北京人汽”是简称,它的全称应该是北京市人民公共汽车公司。当年他们来保定赛球,记忆中好象有五六次。每次都是开着大轿子车来。只要是他们一来保定市,消息就会传开:“北京人汽来了!”。赛场在市体育场,有警察维持秩序。和“北京人汽”对阵的是市里前三名足球队:机床厂、锻压机械厂、棉纺厂球队。

球场上最出彩的“是北京人汽“的7号。因他身材瘦小,被人们称谓“北京小7号” 。他踢左前锋,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跑得快,跟只小兔子似的,经常把对方的后卫拉下一大截,射门的事,基本上他一个人包圆了。最具观赏性是他和保定机床厂守门员的对手戏,一攻一守,攻的突其不意,守的干净漂亮。他俩常常一同获得观众们的欢呼声和掌声。

保定几支球队接连败北,无一幸免。组成联队和人家踢,还是胜不了。后来锻压机械厂不知用什么方法,把“北京人汽队”的小7号调到了保定,调到了他们的足球队。从此以后,“北京人汽”足球队再也没来过保定。“北京小7号”代表锻压机械厂足球队在市里踢了几场球,发挥的作用和水平大大下降了。

那几年的足球赛事,不论是参赛球队的数量和水平,还是参观者的数量和热情程度,以及所产生的影响,在保定市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