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甫:卫星影像揭示洞庭湖“夏氏矮围”的前世今生

原标题:陈甫:卫星影像揭示洞庭湖“夏氏矮围”的前世今生

私企老板圈占洞庭湖3万亩被拘:曾多次整治仍岿然不动

  最近弄的沸沸扬扬的“夏氏矮围”的新闻因为主要是文字加上一些现场图片,读者并不清楚这个区域究竟在什么地方,为啥对洞庭的防洪、生态造成重大的隐患。通过卫星视角可以比较清楚地了解整个事件发展的始末,以及其对周边区域的影响。

2018年4月18日没有被督办之前的围堰全貌

围堰所在的位置

这个围堰主要位于湖南益阳的沅江市内,面积约有30000亩,大概45个天安门广场那么大。

在枯水期还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因为洞庭湖这时候也就和一条江河差不多。

但是如果把时间切回到2016年夏的长江洪水期,我们就能看到不寻常之处,这时候湖水迅猛上涨,已经逐渐有了传说中八百里洞庭的气势。

2016年8月1日长江洪水期间

洞庭湖可以分成东洞庭湖、南洞庭湖、西洞庭湖三大块。此处围堰处于东洞庭湖和南洞庭湖之间的通道上,原来就已经是一个窄口,如果一旦夏大户要把围堰完全扎紧,那么这个口子的宽度还要再减少一半,这对于防汛当然是一个威胁,周边已建堤垸现有的堤坝就显得不安全了,夏大户此种行为某种意义上就是“以邻为壑”。

夏大户告诉记者,到2014年才有政府部门表示其矮围不合法。“我长达13年违法,陆续投入了近2亿元,你们怎么才发现?”据此,他认为历史责任不应由自己背负,如果要清除矮围,政府必须进行补贴。

这个没有道理,本来政府承包给你的是芦苇场,你的业务就只能是经营芦苇获取收入,国家湿地是不可以转变用途的。

“根据我国湿地保护管理规定,开垦、填埋或者排干湿地,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和迁徙通道、鱼类洄游通道,擅自放牧、捕捞、取土、取水、排污都是被禁止的。夏某某可谓条条都犯,如果证实有挖沙、采矿等活动,问题就更严重了。”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沅江市管理局副局长万献军说。

更何况夏大户从承包以来从来就没有上缴过承包费,这个承包合同早就失效了。

卫星上看2010年该区域还没有目前的大规模围堰,夏大户实际是2011年开始开工的,而湖南省2014年发现了这个情况,充其量也就是3年,并没有他说的13年之久(估计是从他承包开始说的)。

2010年5月2日还没有明显的堤坝的痕迹

2012年4月3日筑坝施工还在开展

究竟多久发现你的违法行为是一个业务能力的问题。但是政府并没有必须通知的义务,也不存在不通知就是合法的说法,更没有道理要政府补偿。

在2014之后地方政府还是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减轻围堰导致的防洪风险。

首先在2016年,在长江洪水到来之前拆毁了西北边的一段堤坝

2016年6月22日

2016年7月12日,及时起到了泄洪的作用

接着在2017年,又拆除了南边的一段堤坝

2017年6月7日

2017年7月12日,再次迎接了洪水

虽然通过开了南北两个口,能够恢复一定的泄洪作用,但是在河道中的堤坝依然起到影响水流的作用,而且一个违章建筑的长期存在是对依法治国的挑战。

这次洞庭湖的治理要恢复历史上的八百里洞庭任重而道远,历史遗留的问题涉及到利益纠结,需要强大的推动力才能完成。

最后,为我们的卫星地表变化监测业务打个广告,以目前的技术水平,通过卫星在一两个月内发现相关地表变化是完全可能的,比如6月17日的卫星图像表明,该围堰已经被推平了不少。

2018年6月3日开始拆除,6月17日已经推的差不多了。

违法行为如果能及时发现制止是最好,等木已成舟了就比较麻烦了,这次拆这个矮围的几千万元拆除费还不知道是地方政府怎么凑出来的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