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病要吃药:姥姥的澎湖湾和狼姥姥的故事?

原标题:有病要吃药:姥姥的澎湖湾和狼姥姥的故事?

这两天被一则消息刷屏了:有网友称,上海小学二年级语文课文《打碗碗花》、《马鸣家的新书包》原文中“外婆”全被改成了“姥姥”。

为什么要做这个显然是多此一举的改动?有人找出了去年上海市教委的答复:“姥姥”是普通话语词汇,“外婆”属于方言。

看到这则令人哭笑不得的消息,借用字正腔圆的京片子常用的鄙视语就是:“瞎几把改,姥姥!”

书面语固然要统一,尤其对这么大体量、这么多方言俚语的你国,不同方言区的人之间说话,如果不通晓对方的方言,往往会鸡同鸭讲,有碍交流是一定的。

但是,统一是不是就一定要泯灭特点,是不是就一定要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尤其对受众早已接受又没有交流障碍的东西。

魔都管文字纯洁的老爷们,这回在文字上的蠢蠢出手,显然是哭错了坟头。

语言有地域性、约定俗成的事,又没有交流障碍、公理不需要证明,不知道?有病没事,别忘记吃药就好。

到底谁是方言,谁是普通话词汇,很明显,“姥姥”才是不折不扣的方言,而且是里巷俚语;“外婆”则是起源于民间俗称的通用词。

虽然礼乐崩坏的时期,文化早已不堪,但是,我们还是愿意相信,管文化的老爷们是纯洁的,可是,你一个管文化的官员,难道不知道:你以为语言是个纯洁贞妇,语言其实更是个嫌贫爱富的小娼妇,是最活泛的耶。

苦心孤诣要保持语言纯洁的文教干部,这回估计是歇斯底里了。

嘿嘿,这句话至少两个词不正宗,有碍你族语言的纯洁血统:“干部”、“歇斯底里”,那么,要不要“歇斯底里”的干掉“干部”?

语言其实是最活泛的,先贤们为保持语言的活力做了多少努力,要抱残守缺,估计大家现在都不得不“之乎者也”的说着半通不通的鸟语、沾沾自喜的记着茴香豆的四种写法。

可是,这样故步自封的所谓纯洁文字,其实是酱缸文化,不但于纯洁一途南其辕北其辙,而且酱缸因为没有活水注入,久而久之会沉淀的臭不可闻。

犹记得几年前,管理部门出台规定,媒体不准语言中夹带外来字母,于是,央妈转播NBA,主播不得不将原本念起来畅达的“NBA”改成拗口的“美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

可是,粉丝们不买账,照样张口闭口“NBA”,谁尼玛会说:李哥,你今天看没看美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总决赛?有病吧。

伟人说,“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这种自嗨的导向性和大家的脑回路不是一个系统耶,你还以为自己多高端,其实你就是个二傻子。

也许老爷们自己也感到乱作为的失败和无趣,“NBA”最终悄悄的被收入权威的《现代汉语词典》了,主播们也可以堂而皇之的念着“NBA了,不用在念拗口的那个词了。

悄悄改回来,不用大张旗鼓的认错,文过饰非的能力还是很“给力”的。

“给力”这个90后硬造出来的词,最后也悄悄进入权威词典了,这回干部们倒是很“给力”。可是,为什么方便群众的事,你偏要不给群众方便呢?

“外婆”和“姥姥”之争,更加不周延的是,“姥姥”从训诂角度来看,还有泛指老年女性的含义。

“姥姥”这个称谓,最出名的当是《红楼梦》里的“刘姥姥”。

但这里的“姥姥”,显然都是泛指老年女性,而非特指外祖母。大观园的一众姐妹都叫刘姥姥为“姥姥”,难道她们全都是刘姥姥的外孙女?

这回,导向性已经出来了,“外婆”要改“姥姥”,那么,是不是外婆的澎湖湾要改成“姥姥”的澎湖湾?你国孩子从小听到大的狼外婆的故事是不是要改成狼“姥姥”的故事?杭州的“外婆家”是不是要改成“姥姥家”?

其实,外婆和姥姥的称呼,各地各有各的叫法及渊源,本来也没有歧义与冲突,就随其存在,万紫千红总比一枝独秀来的养眼吧,硬要代替,除了权力的傲慢,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需要。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有病要吃药。

你姥姥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